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宋清欢在线阅读 - 第179章 孤幼院听到的秘密(中)

第179章 孤幼院听到的秘密(中)

        “刘将军,上回比箭,我赢了阿顺。”

        “刘将军,俺会爬树了,掏到了鸟蛋,一直藏着呢,婆婆说你今天要来,俺去拿来给你看。”

        “刘将军刘将军,你何时带我去熙州?我给你牵马。”

        “娘子娘子,这个饼皮子为什么绿得像春草儿?为什么这个又红得像婆婆脸上的胭脂呀。”

        “娘子,这是包馉饳的馅儿吗?我帮你包吧,俺爹爹活着的时候,最喜欢吃馉饳,俺会包。”

        孩子们兴高采烈地簇拥着刘锡姚欢等人,叽叽喳喳讲个不停。

        他们年岁不一,有的已变声,有的说话还奶声奶气。

        但眼神都澄澈明亮,看不出失怙失恃的忧郁底色。

        被这些海洋球一样欢快蹦跶的活力生命包围着,姚欢觉得,这一刻,自己比当初得了太后赏的金锭子还开心。

        西军的遗孤里,男娃娃占了一大半,刘锡此番来探院,还带来不少适合孩子练习的小弓矢。

        院子里,倏忽间就立起好几个枯草垛子,刘锡和刘府家丁教小儿郎们拉弓出箭,场面热火朝天。

        姚欢和美团等人,则由女娃娃和孤幼院的看顾婆子们引着,去灶房包馉饳、炸夹子。

        待半成品摆出来,不必姚欢多张罗,那些才五六岁的女娃娃,竟已熟门熟路的开始包馉饳。

        若非身量够不着灶台,只怕炸夹子这种活儿,也是会做的。

        姚欢瞧着瞧着,眼眶子就有些发涩。

        她前一世,也是很早就没了父母,好在亲戚肯养?    只是不可能视如几出?    做到不像哈利波特的叔叔婶婶那样刻薄,就算善待了。

        她想着要给自己争气?    努力不长歪?    凭着七分用功和三分运道,毕业后进了好公司。

        公司大了?    便会担起些社会责任,定期去福利院献爱心?    她因自己的身世?    每次都积极参与,但每次回来眼睛都红得像兔子。

        那些福利院的孩子们,三岁的会给三个月的喂奶,五岁的会抱着五个月的哄睡?    这场景?    孤儿们或许习惯了、不觉得什么,但凡不是铁石心肠的成年人旁观,却哪里忍得住眼泪。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遗弃、战争这样的人祸,更是会不分青红皂白地将你拖入地狱模式。

        很早就晓得要珍惜来自善良的同胞的扶助?    自己积极地挣扎着活下去,此番举动由幼儿做来?    更震撼人心。

        姚欢拭了拭眼睛,面色释然?    正准备撸起袖子炸夹子,忽然觉得裙子被轻轻拉动。

        她低头?    一个瘦小但双眼景芒闪烁的女娃娃?    伸出手?    给她看掌心的馉饳。

        “娘子,可是这样包起来?”

        奶音萌萌,教人心疼。

        姚欢蹲下来,笑眯眯地看着她:“包得比我还好呢,你叫什么?”

        “我叫阿弩,弓弩的弩。”

        阿弩?姚欢一愣,但旋即猜想,这里都是西军阵亡将士的遗孤,她爹爹给她起这个名字,也不奇怪。

        姚欢的目光又落在她身上,见她套着一件显然过大的夹袄,而且是个男娃式样。

        一旁的婆子知晓姚欢是刘将军请来的,生怕她误会娃娃们受委屈,忙过来解释:“冬至节原本要给阿弩做新衣的,是她阿兄劝住了我们,说自己的夹袄还是半新的,可以给妹妹继续穿,莫费了刘将军家里的银钱。”

        “哦,她阿兄也在此处?”

        不待婆子应答,小阿弩已抢着告诉姚欢:“是的,我阿兄叫白桦,娘子可听说过白桦弓?我和阿兄的名字,都是阿父起的。”

        婆子轻声补充道:“他们的阿父,是军里的弓弩手,殁了有三年,去岁春上,娘也病死了。刘将军就把兄妹俩接到这里来。”

        姚欢点点头。

        真是两个懂事的孩子。

        ……

        “姚娘子,这边走。”

        阿弩牵着姚欢,往孤幼院的东墙走。

        方才,姚欢炸了小半个时辰的瓠子羊肉夹后,与美团换了手,正要歇歇,阿弩又来与她说话,悄悄道,要带她去看哥哥白桦做的新鲜玩意儿。

        姚欢也不知这女娃娃怎地初次见面,就那么粘着自己。她前世没有做母亲的经验,但那时候就挺喜欢小孩,今生又与姚汝舟相处了大半年,俨然已是像模像样的当娘的心态,怎会拒绝这萌娃的请求。

        正好也想钻出灶间透透气,姚欢便笑吟吟地由着阿弩引路。

        都说开封地贵,但刘家赁下的这孤幼院在城外,场面倒不小,灶间东面的柴房后头,竟还有一片几十步见方的菜地,隆冬时分自是荒凉,若到夏秋时节,想来也是能够孤幼园供些瓜蔬的。

        绕过菜地就是孤幼院东墙,阿弩指指墙角撅着的两个屁股,对姚欢做个噤声的手势。

        不想蹲着的其中一人忽地站起,回身打望,另一人也随之起身。

        姚欢遥看那身量,应也就是十岁左右的男娃娃。

        阿弩冲他们招招手,到得跟前,其中一个道:“阿弩,这位娘子是谁?”

        这句话乍听很寻常,但姚欢仔细看他,却吃了一惊。

        发问的娃娃,双目紧闭,是个盲童。

        盲童身边那与阿弩五官极像的男孩,才是她阿兄白桦。白桦读出了姚欢眼中的诧异,笑道:“玉明的耳力越发了得,来的的确是阿弩,她身边的,也的确是一位娘子。”

        叫玉明的盲童抬起双手,对着姚欢行礼,竟连方向都是准确的。

        姚欢明白了,盲人听力极好,即使受到不远处童子们比箭的喧沸声干扰,他仍能听到有人来,并且根据脚步声的特点和轻重,判断出熟悉的那个是阿弩,陌生的那个则是成年女子。

        阿弩道:“阿兄,玉明表兄,姚娘子是刘将军请来做冬至饭食的,此刻歇息歇息,我就带她来找你们玩。”

        白桦打量姚欢,大概明白妹妹为何与这娘子这般亲近了。娘子虽年轻,但有几分像他们的母亲,不是五官像,而是眉目间温善又好奇的神态。

        妹妹还只有五岁,越是小的孩子,表达亲昵的方式越是简单,就是拉着对方参观自家的玩具。

        白桦于是指着墙根下刨出的一个洞,彬彬有礼地为姚欢介绍:“姚娘子,我们在试听瓮。”

        姚欢上前,往洞中看去,见里头塞着中药罐子般的容器,区别在于,形体是长椭圆,仿佛巨大得蚕茧,把柄也是中空的,好似一条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