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宋清欢在线阅读 - 第180章 孤幼院听到的秘密(下)

第180章 孤幼院听到的秘密(下)

        “听瓮?就是打仗时候听敌情的?”姚欢饶有兴致地问。

        白桦惊喜:“娘子亦知?“

        姚欢心道,因为我上辈子在博物馆里见过你们北宋人这种窃听工具啊。

        这当然只能是腹中嘀咕,对于眼前的娃娃们,姚欢顺溜地找到了说辞:“我是庆州人,那里和刘将军所在的熙州一样,也常要防范西夏人来袭,我们约略知晓这种听瓮。将它埋在地里,可以听到犯阙者离城池的距离、骑兵的方向,以及他们会不会假意撤军、实际在挖地道。”

        原来姚娘子也来自西军五路的州县。

        听她这么一说,三个孩子于心理上,向姚欢又靠近了些。

        “姚娘子,我表弟玉明生下来就看不见,但是刘将军说,军中反而会特意招募盲卒,因为他们耳朵很灵,用听瓮更得心应手。熙河路都还留着我阿父和姑丈的军籍,过几年我们都是要回熙州打西夏人的,所以玉明表弟现在就开始练习使用听瓮。”

        白桦顿一顿,又补充一句:“不过不想让旁人晓得,问东问西的太烦扰,我们就自己练练。”

        姚欢了然,看了看墙那头露出的屋檐,问:“隔壁是,福田院?”

        白桦道:“对,今日福田院似乎也有人来送冬至节的年礼,这墙后头,是福田院的食窖,方才在清点物品呢。”

        性子看起来有些羞涩的盲童玉明,此时也接了表兄的话补充道:“院里的管事娘子还称赞黏米干净无沙。”

        姚欢讶然,竟能听得那么清楚?真是隔墙有耳啊。

        沈括的《梦溪笔谈》被借给邵清前,姚欢翻过几篇自己能看得懂的。

        她记得其中讲到过一种窃听工具叫“矢服”,是说行军打仗时,兵卒们会把牛皮做的中空箭袋当枕头,这样夜寐时,能听到数里以外敌军的异动。

        但她没想到,听瓮比矢服还厉害。

        “我也来听听。”

        姚欢将右耳贴上那个中空的陶把柄,又用手捂住左耳,避免远处场院里比箭喧嚣声干扰。

        果然,瓮里仿佛一个音量很小的收音机,播放着隔壁福田院仓房的动静。

        踩动地面的脚步声?    粮袋呲啦啦的拖动声?    有人呼喝着“炭怎好运来这里,拉去柴房啊”。

        她直起身子?    盯着高高的院墙再去分辨?    却只能听见福田院那边光秃秃的大榆树上,乌鸦的鸣叫。

        对比好明显呐。

        姚欢觉得甚是有趣。

        她又蹲下去?    继续听。

        一阵攀爬木梯的吱呀声。

        突然之间,一个女子的声音道:“贵妃临产在即?    官家此时不会追废宣仁。最好贵妃顺利生下皇子?    明年吾等来办此事,才说得通。”

        有人回答她:“奴明白,皇后在前,宣仁在后。”

        这又清晰又骇人的两句话?    吓了姚欢一大跳。

        两个女子的话?    简直近在咫尺!

        姚欢的耳朵好像被听瓮的把柄烫到了般,她险些要往后缩。

        方才搬运东西的各种动静,能听个大概,是因为它们本身很响很闹。

        但此际这蓦然响起的人语,并非呼号?    怎地也好像隔着一道帘儿传来般鲜明。

        听瓮再厉害,毕竟不是现代的窃听器啊。

        姚欢回头?    见三个孩子的注意力又被树上衔枝做窝的乌鸦吸引了。

        她努力稳住自己,心思飞转如电。

        仓房?    仓房……她似乎有些明白了,那木梯的吱呀声?    那突然由远及近的话语……

        地窖。

        白桦他们埋听瓮的地方?    与其说隔着福田院的仓房?    不如说,大概率是更接近一个类似地窖的空间。

        姚欢继续伏进洞里,将耳朵贴上陶管。

        “这一阵我常进宫,福庆喜欢我。”

        “喜欢就好,到时候她快不行了,你和她亲娘一般着急,才说得通。出宫一趟不易,我走了。”

        通过听瓮通传后,两位女子的声音,听不出苍老还是年轻,并且仿佛经过了变声处理一般。

        乒……乓……!

        骤然间,几声巨响。

        场院里,刘锡带着娃娃们开始放爆竹了。

        原来宋人的冬至节也是要放爆竹的?

        被爆竹声打断了窃听的姚欢,再凑近听瓮时,已听不到什么动静了。

        “阿兄,表兄,我要看爆仗。”

        小女娃阿弩,抬起头,看着空中炸响的爆竹,又回身去拉玉明。

        玉明虽双目紧闭,面上却分明露了兴奋之色,由着表妹牵引,往菜地那头走。

        姚欢循机起身,对白桦道:“走,咱们去看刘将军放爆仗。”

        与阿弩和玉明不同,白桦的神情却分明怏怏的。

        姚欢觉得,突然降临的爆竹声,仿佛一股炸雷般的外力,令她反倒从方才听到的惊骇而古怪的对话里清醒过来。

        也令她观察到了白桦这个半大孩子面上的异色。

        从他此前兴致勃勃的叙述上,他对于刘锡应该是崇拜的。但除了表弟和亲妹妹,他似乎不愿意加入孤幼院的其他同龄人。

        噼噼啪啪,又一串“连响”,比方才那几个“二踢脚”更热闹。

        白桦蹲下来,迅速用土坷垃埋好听瓮,再堆上碎石头。

        姚欢耐心地等他做完这些,拍拍他的肩膀,附身与他道:“听瓮比爆竹好玩,谢谢你们请我来看。我不说给旁人晓得。”

        白桦仰头,眉眼间复又现了淡淡的天真笑容。

        四人来到场院外围,雪地上还铺着几条蜈蚣似的爆仗。

        姚欢亲眼所见,才明白为啥到了宋朝,爆竹被改称为爆仗。

        由于火药技术的发展,宋人已经能做出用纸卷火药的爆炸物,因而在年节里已不必像唐人那样往火中扔竹片来制造响声,即使王安石写诗依然用“爆竹声中一岁除”这样的句子,但实际上,“竹”已退出了年俗舞台。

        刘锡刘大将军,乐呵呵地将一支香递给美团,小玥儿已经捂住了耳朵,美团却神姿潇洒地走到爆仗的引线边,点燃后迅速地往后跳开。

        噼噼啪啪一阵炸响中,刘锡冲美团竖了竖大拇指。

        一个看上去和白桦差不多大的男孩,在爆仗燃尽后,本要去点另一串,忽地也跑过来,冲美团打手势,让她去点。

        姚欢正眯着眼望到此番情形,忽听身畔的白桦冷冷道:“马屁精。”

        姚欢侧头,见白桦的目光,应也落在那男孩的身上。

        她好像猜到几分白桦的心思。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半大孩子得江湖,腥风血雨也许谈不上,但彼此看不顺眼的情形,未必少了去。

        那男娃娃看起来像孤幼院的“带头大哥”,在人前,满楼红袖招似地会来事。

        或许白桦与他不对付,故而自己和玉明捯饬听瓮的事,也不愿多透露给其他孩子听。

        姚欢想到听瓮这个是非之物,将自己方才听到的区区三句话,细细地再记了一遍。

        宣仁,进宫,福庆,出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