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在线阅读 - 第七章 坏女人

第七章 坏女人

        王泉的话,就好像大冬天把在西伯利亚屋外吹寒风的冯朗六人扒光,又给他们一人送了一杯冰镇酸梅汤还要让他们一口气喝光一样。

        他们现在浑身血液都仿佛被冻僵了。

        那么问题来了。

        如果现在这人是王泉,且他昨天没跟自己这六人在一起,那昨天晚上遇到那个是谁?

        不对!昨天晚上可是提示任务一是完成了的!

        也就是说昨晚上那个确实是王泉!

        那现在这个是假的?

        但现在这人如果真的一直在安公馆的话......

        要么他是假的,要么就是昨晚上他消失之后莫名其妙来到了安公馆,并且失去了记忆,那有问题的就是这个安公馆。

        不,这个安公馆本来就有问题!

        冯朗六人的脑子跟心都乱了。

        王泉面色平和地看着这六个人表演“川剧变脸”,心情十分愉悦。

        昨晚上他一宿没睡好,现在就得让这些家伙感受感受。

        还当着自己面“大声密谋”拿自己当工具人?

        到底谁才是工具人?

        好吧,其实也没这么恶劣,王泉还有自己的目的。

        他一直很在意昨晚上安婉莹说的话。

        “晚上不要出门”还会有“不要离开魔都”,这两件事怎么看怎么有问题。

        他打算先暂时装傻好好扮演一个“剧情角色”,然后再缓缓图之。

        那要怎么样才能保证自己安全呢?

        在安小姐那边,自己暂时是安全的。

        可这群“地狱行者”可不是能用情感来牵制的。

        首先他们跟自己关系也就一般,其次,他们毕竟有“‘地狱’的任务”,这种家伙为了完成任务肯定极度没下限。

        那就要吓唬他们,但又让他们觉得只要不招惹自己就没事儿。

        所以就来个“真假王泉戏码”,通过这种方式,自己暗示他们自己其实已经被怪物替换了,但只要不触发机制就没事儿。

        也就是只要不点明“此王泉非彼王泉”,那就没事。

        这里是最高难度的副本世界,他们如果不想节外生枝,大概率不会招惹自己,甚至有很小的概率想利用自己跟别的怪物战斗。

        王泉的生命就有保障了,甚至还多白女票了一把手枪。

        没什么毛病。

        ............

        会客室里,这几人继续当着王泉的面儿“大声密谋”。

        “先不想这些了,无论如何,现在已经进了安公馆,咱们只要按照任务提示走就行,别的不要去考虑。

        “‘酆都城’级世界本来就是难度最高的世界,会出现诡异的状况也是好事,最怕的是看上去正常,然后突然给你来一下猛的。

        “我以前也遇到过这种情况,这时候千万不要去质疑,就当他是王泉,否则可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冯朗揉了揉太阳穴缓解疲惫。

        一直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下,他们根本顶不了多久。

        之后他们又开始当着王泉的面大声密谋。

        “你们任务二都显示完成了吧?”

        他这话是对着忘川说的,其他四个人不用他提醒。

        “嗯嗯,刚才进来的时候我看到墙上多了两排刻字,然后那些刻字就消失了。”忘川点头道,“任务三是‘调查真相’。”

        王泉听得津津有味。

        这感觉跟开了上帝视角差不多。

        安公馆命案的真相?

        安小姐干的呗,人家都亲口承认了。

        而且看那僵尸脸老管家毫无反应的样子,说不定安公馆内部都已经完全掌控在安小姐手里了。

        这群人一头扎进去调查......怕是会死得很快——如果安小姐真的不是人的话。

        现在的问题是,该怎么选边站?

        他的目的有两个,一是先活下去,二是找到回家的路。

        要活下去,就不能跟这群家伙一伙。

        轮回者都是事儿逼体质,事情不找上门,他们也会主动去找事。

        跟他们厮混准没好果子吃。

        可回家的方法说不定就要靠他们了。

        那问题就很简单了,王泉已经想好了办法。

        直接去找安小姐摊牌,然后表示我是站你这边的,之后再借着自己“重要任务角色”的身份忽悠这群人在晚上去探索安公馆以及魔都,甚至还可以尝试忽悠他们出城,然后看看有什么后果。

        就这么办。

        想好了应对方法,王泉暂时放下心来,干脆就乐呵呵地看着他们继续当着自己面大声密谋。

        忘川道:“冯哥,咱们能利用王泉不?比如探路之类的事情让他去做,咱们跟在后面。”

        边说他还边扭头看王泉。

        王泉依旧面带微笑,见他看过来甚至还冲他点点头。

        那和善的眼神让忘川放心不少。

        “对,而且这个王泉一开始就在安公馆的话,没经历过昨晚的诡异,这里对他来说就是一切正常,我觉得可以。咱们也并没有伤害到他嘛。顺便也能看看他到底是个普通人还是有什么超凡能力的家伙。”赌徒也认同忘川的话。

        冯朗还在犹豫。

        狗屠一直冷着张脸站在角落里一言不发。

        流莺同样没接茬,不过她一直在悄悄打量着王泉,似乎有着自己的主意。

        没过多久,冯朗点点头,“我先试探一下王泉,咱们还是要多了解了解这个世界的情报再说。”

        他看向王泉,“老王,我们都是听到你在这边定亲了才回来打算参加你婚礼的,到了这边才知道安家最近......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我也是得到消息才过来的,现在安公馆就是安小姐主事,别的我一概不知。”王泉装傻充楞。

        冯朗微微皱眉,又问道:“那安小姐为人如何?”

        王泉竖起大拇指,表情正直又坚毅,“好人。”

        他看出来了,这群所谓的“地狱行者”一个个都没把自己当人,而是只把自己当成个工具人npc,那何必惯着他们。

        最起码人家安小姐对自己不错是吧。

        而且长得漂亮身材好气质佳,这傻子都知道怎么选。

        见冯朗还要开口,王泉马上站起身道:“这个点她应该忙完了,你们先坐,我去喊她过来。”

        说罢,他就离开了会客室。

        这群家伙明显是先拜托他去探险,他要是拒绝了就不符合自己人设。

        所以得提前跟安小姐交流一下才方便自己行事。

        找到一直站在会客室门外的管家说明情况,管家也没说话,就直接带着他来到了书房。

        安小姐还是昨天那身旗袍打扮,此刻她正坐在窗下的沙发上看书。

        阳光透过圆拱形落地窗在她身上覆上了一层光晕。

        听见王泉的脚步声,她放下书用折扇轻点旁边沙发,“王先生来了,请坐~”

        王泉坐下,同时双眼不着痕迹的飞快扫过安小姐全身。

        这次没桌子的遮挡,他看的很清楚。

        安小姐脚上穿着小皮靴,双腿修长,但曲线看不出来,因为被一条宽松的裤子遮挡住了。

        他不由露出失望的眼神。

        “王先生,您这样的行为可不够绅士哦~”

        王泉抬起头,看到安小姐的眼神有些不满,甚至她脸颊还稍微鼓了起来。

        啧,一个御姐范儿十足的姑娘露出少女般的表情,真的让人很难顶。

        特别这还是个弑父弑兄的带孝女......

        众所周知,男人都喜欢黑暗。

        虽然王泉的三观不是很能接受这种行为,但......唉,看到这姑娘,他确实心里会产生“她一定有苦衷,这里面改一定有内情”的想法。

        只能说有时候长得好看确实有优势。

        王泉一本正经,“不,我只是犯了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罢了,而且这也不算什么错,安小姐您这样才是让人失望。”

        安小姐惊了:“啊?”

        王泉一脸正直,“您看,您这条裤子如果能换成丝袜,那一定特完美,如果胸口能开个小口就更好了,要知道有沟必火。

        “当然,我觉得您外出的时候还是别那样穿了,一个是我肯定会嫉妒,恨不得戳瞎别的男人的眼睛。另一个就是如果跟您走在一起的话,我怕他们嫉妒我。”

        刷——

        安小姐手中折扇打开遮住下半张脸,“王先生,你觉得我是那种坏女人吗?”

        “那当然不是。”王泉正色道,“其他男人肯定也这么想,我只是不想对你太虚伪,而且别的女人那样穿我肯定看都不看一眼,你要是觉得讨厌,那以后我也不说了。”

        “不讨厌哦~”

        安小姐轻飘飘的语气显然是没生气。

        不如说还有点儿小高兴。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跟我聊天了呢......我怎么会生气呢~不过......”安小姐歪歪头,“外面那个姑娘穿成那个样子王先生你也不会看吗?”

        王泉一愣,“那个样子?”

        “是啊,就那样嘛。”安小姐比划了一下动作,“就胸前那么点儿布料,衣服还开着襟,下面那么短。他们真的是正经人吗?我以前都没见过这样穿的人。”

        王泉张了张嘴,大脑一片空白。

        按照冯朗他们“大声密谋”的说法,他们的装束在土著眼里应该是自动替换成符合时代跟人设的装束来着......

        那为什么安小姐能直接看穿他们的穿着打扮?

        等等!

        如果这些她能知道的话,那他们的“大声密谋”岂不是也......

        王泉霍然抬头,正对上安小姐笑意盈盈的眼神。

        抿了抿嘴,王泉干巴巴道:“其实吧......那什么......我跟他们不是一伙的......我这样说你会信吗?”

        安小姐笑眯眯道:“你猜~”

        王泉:“......”

        这可真是个坏女人!

        他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