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在线阅读 - 第十章 鸡同鸭讲一般的超展开

第十章 鸡同鸭讲一般的超展开

        这当然是开玩笑的。

        王泉也跟安小姐说过,那些人罪不至死。

        顶多就是把自己当工具人罢了,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那个赌徒嘴臭归嘴臭,自己到时候搞一下他的心态就完事儿了。

        王泉毕竟是和平年代在社会上被毒打了五六年的二十七岁成年人,这点事儿也能叫事儿?

        不过吓唬一下这几个人,然后让他们能替自己去查清楚这个世界的状况,想办法帮自己找到回家的路才是正道。

        一行七人,摸摸索索,悄悄滴探头。

        门外没人。

        走廊里也没灯,外面今天似乎没月亮,搞的走廊里也没什么光亮。

        冯朗等人面面相觑,就是没人敢走第一个。

        怎么说呢......

        如果你明明白白把什么怪物啊之类的危险放到面前,那他们反而没这么怂。

        现在问题是你明明知道这里很危险,但你又看不到......

        然后你就会脑补,结果越脑补越害怕。

        俗称自己吓自己。

        就好像晚上回家上楼梯或者出门,你总会觉得背后有人跟着你,然后你还不敢回头。

        于是你从慢步走变成快步走,然后变成小跑,最后跑的飞快冲着家门就奔回去了。

        就是这么个道理。

        “冯哥,怎么办?”

        听到忘川的疑问,冯朗表情阴晴不定。

        旁边赌徒嗤笑不已,“这是任务世界,你难道还想牺牲自己替任务目标办事?咱们是‘地狱行者’,你也有想要实现的事情吧。而且王泉是重要任务角色,一般情况下他是死不了的。”

        冯朗叹了口气,“对,你说的都对,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王泉正听得津津有味呢,可听着听着......他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刻冯朗就转了过来,表情诚恳,“阿泉,安公馆我们都没你熟悉,你能不能带我们探查探查?”

        好嘛,果然是让我王小帅打头阵......王泉内心不屑。

        沉吟几秒,他脑中飞快回忆起十年前玩儿魔兽世界的时候,那些跟着一起下副本的npc是怎么做的。

        比如燃烧的远征那时候的黑暗神庙还有太阳井,一群npc跟着划水,然后最后跳出来抢功。

        还有巫妖王之怒的提里奥·弗丁,一开怪就假装被冻起来装死,等到玩家们把阿尔萨斯血条打到百分之十了,他破冰而出一刀砍碎了阿尔萨斯手里的霜之哀伤,甚至最后还想黑掉头盔!

        王泉开始思考。

        要怎么办呢?

        直接躺地上装死说自己吃坏了肚子?

        那就太假了,甚至有可能暴露自己。

        有了!

        他依旧表情急切,跟刚才没什么不同,“啊?你们要回去睡觉?不是说好的去二楼调查吗?”

        冯朗:“......”

        他看了同行们一眼,疑惑地挠挠头。

        难道是他说话的姿势不对?这句话有什么超出副本世界的范围吗?

        赌徒上前一步,笑道:“老王,别闹,我们主要是不认路,你在前面带路呗。”

        “回去?不行!今天必须调查!不还婉莹一个清白我睡不着觉!”

        王泉的表情正直又可靠,他的眼神坚毅又决然。

        就放语文考试里,能被要求写一长篇阅读理解的那种。

        赌徒眼中凶厉之色一闪即逝,他强忍不耐,尽量语气温和,“老王,别闹,我们根本没说要回去睡觉,就是说要跟着你去二楼调查。”

        王泉还是摇头,“不想去二楼?害怕?那一楼也行啊,我记得那管家就住一楼。”

        赌徒:“......”

        “噗......”

        他恶狠狠回头,发现除忘川外的其他四个同伴都眉头紧锁,只有忘川一个人在笑。

        “你笑什么。”

        “大概是想到了好笑的事情吧。”

        接话的是王泉,“你们到底要不要去调查?不去的话我一个人去了。”

        赌徒骂道:“你他妈......”

        王泉脸一黑,“狗再叫?”

        赌徒下意识就想掏枪。

        王泉呵呵一笑,掏出那把黑色m1911a1,“说的跟谁没枪一样,biabiabia~biabiabia~”

        赌徒:“......”

        他好气啊!

        甚至这把枪都是他刚被迫送给这王八蛋的!

        但他又不敢怎么样。

        鬼知道能不能打死王泉,就算能打死,特么任务难度上升怎么办?

        憋屈!很特么憋屈!

        “好了好了。”冯朗站出来打圆场,“大家都自己人,我知道你们俩的家庭情感方面有些......渊源,但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

        他回头道:“阿泉,你也不想安小姐被外面继续冤枉吧?”

        王泉这才收起枪,“走吧,别浪费时间了,再等下去天都亮了。”

        “好好,这就来。”

        冯朗警告似的看了眼赌徒。

        师爷他们仨也都冷冷看着赌徒。

        “啧。”骂了一句,赌徒退到最后,“我殿后。”

        他实在不想再跟这王八蛋交流了。

        鬼知道“地狱”给他安排了什么狗屁背景!他感觉这王泉一直在针对他!

        难道是他想把这个副本世界的妹妹嫁给别人当小妾的?

        他特么连妹妹长啥样都不知道好吧!

        见赌徒退让,冯朗也松了口气。

        未免节外生枝,他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然后是狗屠,王泉跟忘川在中间,流莺、师爷分部左右,赌徒殿后。

        七人呈队形缓步前进。

        通过客房区长廊来到大厅,这里空无一人。

        然后他们小心翼翼通过大厅另一扇门朝佣人住宿区探去。

        这里布局跟客房区差不多,只不过房间由八个变成了六个。

        冯朗走在最前,他一个箭步,悄无声息靠在第一间房的门边,尔后朝狗屠使了个眼色。

        狗屠靠在门的另一边,打开手中ak-74u的保险,朝冯朗点点头。

        然后她左手持枪,右手轻轻推了推屋门。

        门是锁着的。

        冯朗见状,马上绕过她开始警戒走廊深处。

        狗屠则是继续用枪指着这第一间房的屋门,然后师爷、流莺两人手持vector冲锋枪包围着王泉、忘川两人猫着腰快速通过第一间房停在冯朗身后。

        王泉不着痕迹挑了挑眉——这群家伙......还挺专业。

        最起码看上去像那么回事儿。

        安小姐那个计划真的能成功吗?

        似乎察觉到他的担忧,他耳边响起安小姐轻柔的嗓音,“王先生,不用在意,你进门之后按照原计划来就好~不过别被吓到哟~”

        王泉放下心来。

        这是他的计划,安小姐会配合他行动。

        按照计划,他会装高手来唬住这群人好让他们继续跪舔自己当工具人。

        而且顺便还能吓唬吓唬他们好报他们让自己当工具人的不爽之仇。

        之后一路无话,几人只用手势交流,不过王泉完全没看懂。

        反正跟着他们走就行,反正他知道真正的“惊喜”就在最后那间屋子里。

        正巧,前五间屋子的房门都上了锁,到最后一间屋子前,王泉正要装逼,忽然看到冯朗他们全都愣了一下。

        他挑了挑眉,低声问道:“怎么了?”

        冯朗等人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惊。

        【赌徒已死亡】

        几人猛然回头,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赌徒已经不在几人身后了。

        这里只剩下他们六个。

        ............

        几分钟前——

        在进入佣人区走廊的刹那,赌徒只感觉眼前一花,前面六个人全都消失不见了!

        他表情一变,赶忙举起手中的m4a1小心戒备。

        “冯朗?”

        他轻声呼喊了一句,却没听到有人应声。

        一边举枪戒备,他一边朝后退想退出佣人区。

        结果背后传来的冰冷生硬感觉让他表情一变。

        抬手摸了摸,背后是一堵墙。

        咬了咬牙,赌徒不知从哪儿掏出个夜视仪戴到脑袋上,视野从一片漆黑变成绿光一片。

        但好歹能看清路了。

        他仔细打量着周围。

        这是一道走廊。

        没有窗户,但两边有对称排列着的屋门,看样子像是红木制成的,一边三扇。

        走廊尽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那里,但夜视仪上只有很模糊的一团,他看不清楚。

        轻轻敲了敲背后的墙,从声音判断,明显是实心的。

        除非动用炸弹,否则大概是不可能从背后出去。

        但他不敢。

        他猫着腰小心翼翼朝前走去,同时还尝试看能不能打开两边的门。

        结果第一扇门他就打开了。

        打开之后他一个滑步就滑了进去,同时还举起手中的步枪。

        他脚步微微一顿——房间没有任何家具,但前面地上趴着一个人。

        他小心翼翼走过去,一边警戒,一边用脚踢着那人把他翻过身。

        当那人正面翻过来之后,他表情就是一变。

        这人胸口到腹腔的位置......空空如也!

        肋骨裸露在外,但里面的肌肉、脂肪、神经、内脏......全都消失不见!一眼就能直接看到脊椎!

        更让赌徒冷汗直冒的是这人的脸!

        那眼睛部位只留下两个黑洞死不瞑目的脸,赫然就是冯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