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啊?擅自改戏?

第十三章 啊?擅自改戏?

        【赌徒已死亡】

        一楼,佣人住宿区,冯朗等人看到墙上忽然浮现的如墨文字皆是一愣。

        尔后几人猛然回头,发现原本应该在殿后的赌徒不知何时已不知所踪。

        忘川打了个寒颤,冷汗直冒。

        “冯哥......”

        他想找冯朗说说话安慰安慰自己,可却看到冯朗他们几个眉头紧锁,隐约间似乎同样额头冒着冷汗。

        “怎么了?”王泉挠了挠脸颊,表情疑惑。

        他回过头,挑了挑眉,“他人呢?不会胆小偷偷溜回去睡觉了吧。”

        他的行为很符合他自己编出来的“跟赌徒不对付”的人设。

        现在想想的话,那个嘴臭赌徒恐怕正在被各种耍着吓唬着玩儿吧。

        嘿嘿,让你丫嘴臭!

        冯朗脸色难看,“赌......他恐怕凶多吉少了。”

        “地狱”的尿性他也是明白的。

        有时候他也怀疑过“地狱”让他们进副本世界做任务到底是为了什么。

        但那个“实现执念”的鱼饵太过诱人,时间长了......沉没成本太多,他也就不去想了。

        听到他的话,又隐约间看到他的表情,王泉一怔。

        看他们这么严肃的样子,似乎是有什么方法接收赌徒那边的消息。

        可经过这一天的观察,他们并没有传音之类的手段,无线电的话确实有,不过是刚刚在房间里弄得,自己身上也有。

        按冯朗的说法,“这是西洋的高级玩具”,反正他也随波逐流的“信了”。

        可他们并没有呼叫赌徒。

        这说明他们有办法知道赌徒那边的状况。

        而且看这个反应......

        王泉不动声色,手按在耳麦上,“那个谁,没死吱一声。”

        这很符合他的“人设”。

        那边寂静无声。

        王泉皱了皱眉还要呼叫,却被冯朗按住肩膀。

        “不用管他,咱们做咱们的事情。”

        冯朗低声说了一句,然后打了个手势。

        流莺、师爷跟狗屠三人马上取出夜视仪戴上,冯朗则取出便携式军用红外热成像仪。

        看了眼依旧站在原地的王泉跟忘川,他低声吩咐道:“准备好武器,小心戒备......别死了。”

        忘川打了个寒颤,慌忙掏出冯朗之前给他的m9手枪。

        王泉也掏出自己从赌徒那儿骗来的黑色m1911a1站在几人身后。

        走廊里左右各有三个房间,他们现在就在最里面右手边的房间门口。

        冯朗看了眼热像仪,上面显示屋里没有热感应源。

        做了个手势,他手轻轻放在门上,缓缓加力。

        吱——

        生锈铰链发出轻微的响动,在这安静的夜里特别刺耳。

        冯朗推开大概二十公分的缝隙,然后靠在门边小心戒备。

        从缝隙往里看去,一片漆黑,里面也没任何动静。

        冯朗又看了眼热像仪,上面没看到屋里有任何热源反应。

        他收起热像仪,做了几个让王泉不明觉厉的手势,狗屠三人就摘掉夜视仪不知道塞到了哪里,然后纷纷打开枪上挂装的强光手电。

        冯朗摸出一枚m84震撼弹,冲几人点点头,右手握住弹体,虎口部位连带掌心按压在簧片上,同时左手拉掉拉环。

        之后他做了个深呼吸,把震撼弹顺着门缝扔了进去。

        伴随着一声脆响,簧片弹开,击针敲击底火,两秒后,相当于一百亿个耳机同时开满音量的巨大爆响伴随着六百万只蜡烛同时燃烧的亮度喷薄而出。

        同时散发出来的还有不足以干扰视线的中等量烟雾。

        下一刻,冯朗一脚踹开屋门,举起tar-21一个前滚翻滚了进去,然后顺势单膝跪地举枪瞄准。

        后面狗屠跟师爷两人同步滑铲入屋然后举枪瞄准两边,夜莺在门外戒备。

        王泉跟忘川站在屋外原地发呆。

        就几秒钟时间,俩人还没反应过来呢这几个人就嗖嗖冲进去了。

        王泉现在耳朵里还有刚才震撼弹留下的嗡嗡声来着。

        “安全。”

        冯朗站起身,招呼王泉他们进来。

        等大家都到齐后,借着强光手电,众人开始一起观察屋内。

        墙皮脱落露出青黑石砖的墙壁,破败古旧却没积灰的地板,同样墙皮脱落的天花板。

        除了这些,屋子里什么都没有。

        “这里果然有问题。”冯朗神情凝重,边小心戒备边道,“这里说是佣人住所,结果完全就没住人的痕迹,家具什么的也没有。该不会这里本来就没人居住吧。”

        王泉表情奇怪一言不发。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按照跟安小姐“勾搭”出来的剧本,这屋里应该是那个老管家在,然后王泉登场一通王八拳把他干翻在地,然后就这么一逼宫,他马上招了,接着编造一个“豪门艳史”的剧本。

        就什么公公强暴了儿媳被儿子发现,实际上俩人狼狈为奸。

        然后儿子疯了,动手宰了奸.夫.***,狂性大发又弑母,最后想杀妹妹的时候被妹妹反杀的剧本。

        可特么人呢?

        王泉在心里真情呼唤,“安小姐在不在?安小姐在不在?”

        毫无反应。

        王泉直嘬牙花子,这特么不是在洗澡吧?

        这深更半夜的......

        不应该啊!明明说好的一直进行远程心灵交流来着。

        难道她变卦了?

        坏女人想要自己小命了?

        我特么相亲的时候没犯什么错吧!

        如果这次能活着回去,非要投诉举报到那死道姑公司破产不可!

        真特么害人不浅!

        相亲就相亲,非要玩儿命干嘛!

        这边王泉暗自郁闷后悔,那边冯朗他们果然不是盖的。

        很快他们就发现了这屋子的问题。

        站在屋里东南角,冯朗脚上的行军靴轻轻点了点破旧的木地板,低声道:“这里下面是空的,有密道。”

        说完,他就取出热像仪对着地面——刚才光看屋里了,没想过看下面。

        结果一看之后,他表情严肃。

        只见地下是一大片热源,呈长方形一直延伸到上百米外。

        果然这里地下有一个巨大的空间!

        他做了个手势,接着举起tar-21戒备。

        狗屠一言不发,走过来找准两块木地板缝隙,直接两根手指戳穿了地板。

        接着她让开位置,师爷走了过来,把两根手指伸了进去。

        然后他胳膊上肌肉绷紧,用力一拉!

        只见他胳膊肌肉把中山装衣袖绷成了紧身衣,下一刻,这一片地板被整个掀起。

        下面是黑黝黝的正方形洞口,连接着地面边缘的是斜向下的石制台阶。

        冯朗拔出个冷焰火顺着楼梯扔了下去。

        眯着眼仔细观察,直到焰火熄灭,他才又丢了三根绿色荧光棒下去,然后举起枪走下楼梯,“跟紧我。”

        几人鱼贯而入,只有王泉还站在上面在心里念叨着安小姐的名字。

        可依旧没有回复。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一阵寒风吹过。

        总之王泉看了看四周,打了个寒颤,赶紧跟着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