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为什么是我

第二十三章 为什么是我

        床。

        大床。

        贴着囍字的超大超软的大床。

        房间。

        大房间。

        一个足有一百平米的大房间。

        这里是卧室。

        卧室里除了床,还有柜子、桌子、茶几、椅子。

        床边是推拉门,门外是阳台。

        红旗袍的安小姐正坐在床对面的椅子上。

        王泉呢?

        王泉坐在床边。

        如坐针毡!

        他不知道一会儿会有什么等待着自己。

        曾经他以为傍富婆很好,但在网上看过的几个视频打消了他的想法。

        钢丝球是什么普雷?

        点着火又是个什么普雷?

        “??,你这是在玩??”这句话,可不是指的物理意义上的玩火啊......

        他看着安小姐。

        红旗袍的安小姐回之以温柔的笑,同时手上动作不停。

        她手里有一个碗,碗口冒着热气,里面的液体还在冒泡。

        她时不时把什么一看就很奇怪的血肉小东西丢进碗里。

        碗里那黑紫色的可疑液体变得更可疑了。

        它甚至还在发光!

        搅拌许久,红旗袍的安小姐把碗递给王泉,“王先生,该吃药了~~”

        “......”王泉苦着张脸,“能不能不吃?我觉得我还可以的。”

        “不行哟~~必须要喝~~”红旗袍的安小姐咧开嘴角,“要我喂你也可以,王先生,你介意我直接撕开你的腹腔把药灌进你胃里吗?

        “放心,我会在你死之前用血肉把伤口缝合上的。”

        这是威胁吧?

        这是威胁吧!

        王泉极为硬气,“呵,你威胁我?我跟你说,今天这碗药,我喝定了!”

        说罢,他夺过碗,一憋气,一仰脖。

        咕咚咕咚......

        一饮而尽!

        甚至他还有些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还是草莓味儿的?”

        这碗液体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奇怪味道,甚至他感觉比肥仔快乐水还好喝。

        把碗还给安小姐的时候他王泉还在问,“这什么东西?总不能是壮阳的吧?”

        他本想开个玩笑。

        但安小姐只是眨眨眼睛,笑而不语。

        王泉忍不了了,“啊?真是啊!不能吧!”

        这让他男人的尊严往哪儿搁?

        “唔......这个其实是缓解的药,主要是避免我们对你的精神污染进一步加深。”安小姐眨眨眼睛,“副作用就是你会迷恋上我们的身体,特别迷恋那种。”

        露出个迷之微笑,她又道:“不过如果你对我们完全抱着排斥之心且没有好感的话,这个也是没用的。”

        王泉砸吧砸吧嘴,似乎在回忆刚才的草莓味儿,“那这玩意儿是用什么材料做的?我看刚才那些东西......视觉上有点儿难顶。”

        “血肉哦~~我的血肉,还有她的骨头磨成的粉,再加上我们两个的部分类似灵魂的玩意儿~~”

        王泉脸色变了。

        他一副想吐又吐不出来的表情。

        “我不会得朊病毒吧......”

        “不会哦~~我们又不是相同的物种。”安小姐笑嘻嘻道,“打个比方的话,就好比是草履虫吃了块儿恐龙肉一样的感觉?”

        这比喻可真特么伤人。

        更伤人的是这比喻居然没什么毛病。

        王泉叹了口气,“这什么精神污染就不能关了吗?”

        “没办法的,这属于被动属性,就好比王先生你路过一个雨后的小水坑,你一脚踩了进去,你能感觉得到水坑里微生物的感受吗?你甚至都看不到它们。

        “但这却会对他们造成灭顶之灾。”

        王泉:“......”

        你说话好特么伤人。

        他开始转移话题,“对了,那位黑衣服的安小姐呢?”

        “她去换衣服了。”红旗袍的安小姐挤了挤眼睛,“为了这一天,她准备了二十万年,当然要做到完美才行。”

        说着,她的语气略显惆怅,“这也是我等了二十万年的一天,可惜,也是我的最后一天了。”

        王泉皱眉道:“安小姐,说实话我到现在对这一切都还没搞明白,我感觉你们瞒了我很多事情。”

        安小姐歪头,“你想知道一切的真相?”

        王泉严肃点头。

        安小姐起身来到他身边坐下,两只手放在自己大腿上,身子微微前倾,闭上双眸:

        “如果你让我满意,我就告诉你~~”

        王泉看着她的脸,右手抬起她的下巴,微微低头。

        男人!就是要果断!

        放以前他肯定做不出来这种事,但谁让现在他脑残了呢!

        说实话,味道并不怎么好。

        有股带着铁锈味儿的腥甜。

        大概这就是血液的味道——王泉以前口腔溃疡的时候也尝过这种味道。

        良久,唇分。

        安小姐樱唇上仿佛涂了一层水晶唇膏。

        她舔舔嘴唇,眼波迷离,“她创造我就是为了这一天,最起码......我要夺走你的初吻。”

        王泉挠挠脸颊,“那什么,我初吻十五岁那会儿就没了。”

        那年他跟一个女同学走的很近。

        后来也尝试过嘴唇碰嘴唇。

        只不过没有后来。

        那姑娘高中去了另一所学校,他们已经十二年没联系了。

        安小姐愣了下,右手虚握成拳轻轻敲了下自己额角,露出一个并不算释然的笑:

        “果然,还是有些不甘心呢。王先生难道真的对我们一点好感都没有嘛?”

        “并不是,其实我是靠我强大的二十七岁熟男意志在支撑。”

        王泉表情正直又可靠,“不信你看,其实我已经快顶不住了。”

        安小姐眼神往下瞥了瞥,耳垂耳廓连带着脖颈到旗袍前襟下方露出的心形肌肤都泛起了红晕,“王先生......”

        她忽然一把扑倒王泉,在他耳边吐气如兰,“我好高兴哦......”

        药效发作了,说明王泉的心里......确实对她们有好感。

        这[笔趣阁    www.biqugex.me]也难怪。

        安小姐的外貌是他见过颜值最高的那种,甚至超出了人类的上限。

        头发放下来就是及臀黑长直。

        性格温柔,眼睛里永远带着笑意,而且还有股强大诡异的神秘感。

        并且还会做他最喜欢吃的菜,又能给他最大的浪漫,并且从不掩饰对他的好感。

        一般来说,当两个长相一模一样,而且完美符合你对另一半的所有要求的时候,身为一个负责任的好男人,你很难不对她们产生好感。

        这俩姑娘简直就是按照他幻想中的那个姑娘的模板创造出来的一样,而且还是威力加强版。

        所以他顶不住,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

        至于别有所图......别闹了。

        一头恐龙对一个单细胞生物说我喜欢你,难道它还能对这单细胞生物有别的企图?

        但这也是王泉最想不通的一点。

        他躺在床上,看着近在咫尺的容颜,问出这个从第一天起就困扰自己的问题,“你们到底看上我哪一点了?我自认并不是什么独一无二的出色男人,我实在想不通。”

        总不能是跟日漫轻小说一样的“亚撒西”吧,那也太不靠谱了。

        或者是撑杆跳?

        可他很确定自己以前并没有见过安小姐。

        所以也不存在什么青梅竹马加好感的说法。

        “因为对我们来说,你就是独一无二的~~”安小姐黑红色的眸子里倒映着男人的脸,“我就是为了你才会存在的哟~~”

        王泉还是不解,“所以我到底哪里独一无二了?虽然你这样说我是很开心就是了。”

        “秘~密~~”安小姐露出并不讨人厌的坏笑,“这二十万年来我也对她有些小小的不爽,这是我最后的报复~~她不想你知道一切,我偏不如她的愿~~

        “不过我也不会告诉你真相~~”

        她趴在王泉身上,紧紧拥住他,力气甚至大到让他有些呼吸不畅。

        “这是我对她的报复,也是对你最后的考验哟~~”

        “什么真相?我也想知道呢~~”

        王泉仰起头,一道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看到另一位安小姐的打扮,王泉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眼中只剩下那道身影。

        那位安小姐做了个万福,眼眸微敛,“王先生~小女子不才,请多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