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轮回大劫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无情剑、有情人

第十一章:无情剑、有情人

        锥子躯干洁白光亮,有简单的纹饰,那尖端却如一点星光,寒气迫人!!

        它实在太小了些!

        “这是锻造夺魂剑时,多出来的一块神铁炼制的,叫做寒月刺。我可以忍痛割爱,把它卖给你。”

        箫翎子说着,眸子更亮,那种亮光,是对金钱的贪婪。

        陆渐当然看了出来,干咽了一口唾沫:“这个寒月刺,多少钱?”

        “整个陆家的财产!”

        箫翎子伸出了一根手指来。

        这一根手指,比葱更直更白,瞧在陆渐眼中,却是那样的丑陋。

        “把我当冤大头了?陆家的财产,那是一个天文数字。便是财神来了,怕一时半刻也拿不出来。”

        陆渐一惊,凝眉一扬,缓缓摇头说道:“你是否太贪心了,这东西是否又值这个价钱?”

        “这种东西,可遇而不可求,你竟然不要,实在没有眼光。”

        萧翎子摇头,露出可惜之色。

        “谁说我不要,买了!”陆渐忽然大手一挥。

        天外神兵,事实对他很有用处。

        天地虽有魔气,魔物身上的魔气无疑更加浓郁,才能被武学书吸收,化为源力。

        “好!痛快!”箫翎子说道。

        “不过……!”陆渐忽然截口。

        “你说,不过什么。”箫翎子紧接道。

        “当初你带我回家的三分之一财产,全部包含在里面!”

        陆渐说话快速而有力。

        “嗯?”

        箫翎子眉头已蹙起,想了想终于答应:“好,不过,我要你尽快把钱交给我。最迟不能超过半月!”

        “可以!”陆渐苦笑一声。

        “寒月刺先给你了!”

        箫翎子却得意的笑了起来,把寒月刺给了陆渐。

        良久,她又好奇问道:“你这样做,是否太败家了些?”

        “身外之物罢了,千金散尽还复来……”

        陆渐心头更苦。

        这种话,也只能自我安慰一下。

        “我看,你还是将你家的那些酒楼都经营好,或许过个十年,你就有钱买了!”

        箫翎子好心的给陆渐提了一个建议。

        “十年太长了啊。”

        陆渐摇头轻叹。

        转头,他望向了潘安,那把他妻子迷倒的人现在已经惨死。

        “你是否该去看一下你的妻子?”

        箫翎子忽然说道。

        “我当然要去看看她。”

        陆渐眉头一皱,已望向了那个女人,眼睛不由多了一份沉重。

        李月令已被冻醒,脸上如丧考妣,眼神暗淡无神,正瘫坐在地上,瞧着那惨烈的尸体。

        陆渐眼睛终于眯起,捡起了地上那把剑,潘安的佩剑。

        这柄剑,十分华丽,却已经冰冷。

        陆渐握剑,走了上去。

        “你来啦!”

        李月令抬起了头,忍不住浑身颤抖,强笑道。

        哧啦!

        剑飞出,血光映剑光,迸射出美丽的颜色!

        迅速!准确!

        更意外!!

        她的确意外极了!

        但一切已无法挽回。

        剑斩在李月令的颈上,斩下了她的头颅。

        无情剑,有情人。

        “你杀了她!”

        “我杀了她!”

        “她毕竟是你的妻子!”

        “她毕竟只是从前我的妻子,这已是最好的结局。”

        箫翎子听着这话,已呆住了,无法可想。

        这时候,外面呼喝声传来,一群人举起火把,纷至沓来。

        箫翎子瞧见了,身形射出,黑色大氅猎猎飞扬,掠出了小院子,消失在了原地。

        “前身老弟,这对奸夫**已死,你是否满意了……?”

        陆渐望着场中,喃喃自语。

        忽然,他感受到那股前身的情绪消失了大半。

        “你的父母之仇,也快了!”

        转头,陆渐看向了外面赶来的家仆、下人、护院。

        “少爷,你没事吧!”

        福伯率先赶来,对陆渐行了一礼,急忙问道。

        他的目光又望向了那死去的人,目光一一扫过,最后看着潘安和李月令的头颅,眼神陡然大变。

        “这,这……”他几乎说不出话来。

        “派几个人,清理一下吧!还有,把潘安的头给我缝上,还有李月令的,装在一起!给我送去潘府!”

        “少爷,这,这……”

        福伯脸色顿时大变。

        “按我说的去办!”

        陆渐脸色不变,身形掠出,淡淡的话语,却回荡在原地。

        雪花飞扬,天地却愈发混沌,冰冷萧杀!

        三天后!

        正午,小雪纷飞。

        两株百年槐树耸立在天地,高大巍峨,宛如两个巨人,伸出的四大枝干,直如四双巨手,拖起手中那座庄严的屋子。

        屋内,最上方,是一排排灵位,细瞧去,大约有五十多块。

        灵位下,是长桌,桌上一个黑色匣子,三台香炉。

        炉中,三支高香静静燃烧,烟熏雾绕。

        堂中一群人,迷离在这股烟气之中。

        不难看出,这是一间祠堂。

        潘家家主潘宇风悍立在堂前,双拳紧握,鬓发因为愤怒不住在颤抖。

        堂前人虽多,却无一人敢于出声。

        谁都看得出,也知道,潘宇飞现在的心情非常恶劣。

        这时候开口,万一有什么差池,无疑就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那一个匣子中,当然就是两颗人头,一颗自然是潘安。

        潘宇飞已从手下那里,得知了自己这个孩子死亡的事实。

        只是,潘安怎会做出那种事情来?

        潘宇飞实在怀疑。

        本来,在他面前,潘安是最孝顺的一个,最听话的好孩子。

        但经过调查,他却发现调查出的情况与自己认识的儿子简直就是两个人!

        李月令不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也非第二个女人,倒底是第几个,怕只有潘安自己知道!

        “小畜牲恁地风流!”

        潘宇飞厉喝一声,那笔直的身子逐渐佝偻了起来,忽然叹了一口气,道:“他瞒着我干出这种事情无疑该死,但要杀,怎也轮不到陆渐动手。”

        “不错,陆渐要杀,也只能杀李月令一个人!”

        一个声音骤然响起。

        这团声音,如同冲天的火焰,爆发的火山,十分的刚烈、凶狠!

        这是个年轻男人。

        他体格魁梧,肌肉鼓胀如龙,仅穿一件单衣,与周围之人的穿着,显得格格不入。

        他叫做潘兵,是潘宇飞的三儿子,喜练武功。

        只是,性格却又喜新厌旧,三天练剑,三天练刀,三天练轻功,三天练硬气功,三天练暗器……

        纵然有极好的名师指点,极好的灵药辅助,又苦练了七年,潘兵仍然武功平平,才后天二重。

        “而且,真相是否如传言那般,仍然是一个问题。或许,这一切都是一个阴谋,一个预谋已久的计划!为的,就是报复!!!”

        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响了起来,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是潘宇飞身后的一个女孩子在说话。

        这个女孩子叫做潘琪,是潘宇飞的二女儿,容貌清纯可爱,身材玲珑有致。

        这样的一个女孩子,没人不喜欢。

        她亦深得潘宇飞的宠爱。

        但是,潘家的家主位子,却很难由一个女人去继承。

        “有理由相信,那一伙强盗,或许暴露了什么,被他知道了!那么,这是他预先安排的一个毒招,安排两人通奸,他杀潘安,岂不理直气壮?更甚至,他拿头颅来示威,是否代表他心无敬畏,不怕咋们?”

        潘琪继续说道,她显得很有自信,简直像个骄傲的孔雀。

        “好一个陆渐!”

        潘宇飞不由怒形于色:“斩草不除根!”

        他松开的双拳立即又握紧,恨声道:“不杀此人又如何消我心头之恨!”

        “父亲,这件事,一切包在我身上!”

        潘兵声音很大,更有坚定的决心,强大的自信力。

        潘安一死,他便是家主的有力继承者,比潘琪更加有利。

        他一定要抓住这次的好机会,建立功业,在族中树立威信,为日后的选拔做好准备。

        “好!家中的护院,给你调度!我只要一个结果,在消息没有彻底传开之前,把陆家,彻底铲平!”

        潘宇飞声音更寒一分。

        “放心!”

        潘兵信誓旦旦,大步流星走出了房间。

        “潘安成魔了,都还能一剑敲破了头,陆家,说不定有什么厉害人物!”

        潘琪望了眼潘兵的背影,转头,又瞧着那一颗被缝起来的头,念头急转,嘴角却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