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人在大唐已被退学在线阅读 - 第630章 眼药水的秘方

第630章 眼药水的秘方

        “这就去问问。”属官连忙离开。

        李承乾的怒火结束又冷静了,喝下一口酒水一脸谨慎地说道:“嗯,孤绝对不能上了他李泰的恶当!”

        宫内太医署,数十个太医署的医官正在盯着眼前这瓶眼药水。

        太医署监正徐照邻说道:“诸位,看出这个眼药水的秘方到底是什么了吗?”

        几个太医署的医官,已经一天一夜没有睡觉了。

        陛下的意思是研究出这个眼药水的秘方。

        “这药水毫无颜色,这世间还有什么无色无味的药吗?”

        “确实匪夷所思,据说这个药水出自李正之手。”

        “这该不会就是普通的水吧。”

        “不会是一般的水,我把普通的水滴入眼睛,没有眼药水的那种感觉。”

        一群医官感觉自己都白活了,白学了十多年的医术。

        有人手指沾了一些,尝了尝,“有点咸咸的。”

        “是吗?我也尝尝。”

        “……”

        “有病!”

        徐照邻瞧着数十个医官议论,也已经麻木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看来还是需要问问李正才行,也不知道李正会不会把秘方说出来。

        第二日,徐照邻便来到了泾阳村口,如今守在泾阳村外的护卫越来越多了。

        经过禀报之后,李义府亲自来迎接,“徐监正好久不见了。”

        徐照邻笑着说道:“在下来见李正。”

        李义府邀请道:“请进吧。”

        泾阳如今的重地,就是因为泾阳有一个印刷术。

        李世民很看重这个印刷术,据说印刷术皇家也有一份,这里也算是皇家重地了。

        在村子里走了一圈,徐照邻一路都看着这里的环境。

        来到村子另外一边的马圈,李正就在马圈喂马。

        徐照邻走上前说道:“几年前来到泾阳,泾阳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村子,没想到这才过了几年,泾阳的变化有这么大。”

        李正把草料全部倒入马槽,“徐老哥,今日怎么有空来看我了。”

        说到这个徐照邻叹息道:“还不是你害的。”

        李正笑道:“徐老哥此话怎讲,我最近可老实了,也没做过什么坏事。”

        徐照邻说道:“是你的眼药水害的。”

        李正说道:“是眼药水害的,又不是我害的。”

        “也罢,你怎么说都无所谓,你的眼药水老夫也亲自用过,用完之后眼睛宛如新生,干涩的眼睛用完之后非常地舒坦,不得不说,老夫年近四十岁了,也从未见过如此神奇的药水。”

        李正非常中肯地点头心说,多好的广告词

        徐照邻又说道:“这一次来,老夫其实就是为了眼药水的秘方。”

        把清理马圈的活交给大虎,李正在一旁坐下,“徐老哥,咱们也是老相识了,其实眼药水这个东西我也并没有多少。”

        “有秘方,就可以一直做出来。”

        “我当然知道。”

        “那你把秘方交出来。”

        李正看着远处的天空,“不瞒徐老哥,其实我也没有眼药水的秘方。”

        徐照邻又问道:“那你哪里来的眼药水。”

        “这件事就说来话长了,其实很多年前有一个道士路过我家门口,他……”

        “停!”徐照邻打断李正的话,“是不是他看你骨骼惊奇天赋异禀把眼药水送给了你?”

        李正点头。

        “你若是不收,他就要一头撞死在你家门口?是也不是!”

        李正点头。

        徐照邻心中着急却也无可奈何,“你就不会换个借口搪塞我?”

        李正喝着茶水说道:“那我下次换个好点的。”

        徐照邻叹息一声说道:“既然是秘方,总不能强求,不说是你,就算是换一个人他也不会轻易就把秘方交出来的,就算是老夫把刀架在你的脖子上,你也不一定会说。”

        李正给徐照邻也倒上一杯茶水。

        “我这人做不了大夫,我其实什么医术也不懂,只是恰好有些药而已。”

        徐照邻点头,“不瞒你说,其实老夫早就看出来了。”

        说完徐照邻站起身说道:“无妨,既然你不愿意说出眼药水的秘方,老夫不强求,最近太医署也很闲,老夫打算在你的泾阳多呆几天,你什么时候肯拿出秘方了,老夫再离开。”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不给秘方他还打算赖在我泾阳了?有这种好事?李正一拍大腿说道:“那太好了,我们泾阳正好缺大夫,徐老哥咱们接下来聊聊月钱的事情吧。”

        徐照邻:“……”

        李正又说道:“一个月十贯钱如何?”

        “……”

        李世民还在批阅奏章,每次批阅奏章都要花费大半天的功夫,每每批阅到眼睛酸涩。

        如今用了眼药水之后,批阅奏章再也不用担心眼睛酸涩到睁不开。

        眼睛干涩的时候滴两滴眼药水,休息一刻之后便可以接着批阅奏章,眼睛的劳累也会一扫而空。

        看着放在桌子上的眼药水,李世民发现要是继续这么下去,怕是会很依赖。

        王鼎来到李世民身边说道:“陛下,如今太子和魏王抢着要买眼药水呢?”

        李世民笑了笑,“是吗?”

        王鼎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李世民收起眼前的奏章,“这两个小子实在是不成器,为了眼药水两兄弟抢着给李正送钱,他们又如何能够明白朕真正的心意。”

        王鼎低声说道:“陛下,现在的眼药水已经被太子殿下和魏王殿下喊到五百贯一瓶了。”

        “五百贯,如今宫中有钱了,这两个小子又不把钱当钱了?以前宫里日子难过的时候,朕劝他们勤俭,也是希望他们有一个好的习惯,现在这两个小子完全就忘了,朕当初让他们这么做的初衷,李泰也罢,承乾也罢,没一个让朕放心的。”

        王鼎听着李世民的念叨,站在一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李世民颔首说道:“承乾的大婚在即,该到的人都到了吗?”

        王鼎低声说道:“都差不多快要到了,齐王李佑大概还有两天也到了。”

        李世民低声说道:“该准备的都让宗正寺准备起来,承乾早日完婚之后,五姓世家的人也该收收心思了。”

        “喏,老奴这就去安排。”王鼎躬身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