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叫我峰哥在线阅读 - 第0009章【欠你一个梦】

第0009章【欠你一个梦】

        上午出门刘峰去了一趟临江市数码城,是打算买一台可以在自己家里玩《逆光战纪》的电脑。

        他玩游戏是为了调查杀害弟弟刘军的凶手,网咖里人多眼杂,很多事情束手束脚的不方便,在家里安装一台电脑是必要的。

        《逆光战纪》对电脑配置的要求很高,刘峰在选择品牌机还是组装机的问题上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咬牙花重金买了一台品牌机,相应设备也一并购置齐全。他倒也不是心疼钱只是连自己都没有想到为了玩一款游戏他会花那么多钱来买设备,谁家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不是?

        电脑买回家就少不了安装调试和办理上网业务,刘峰忙完这些事情已经是下午一点过了,他顾不上吃午饭,前脚刚把调试光纤网络的工人师傅送走,后脚就离开家去了马晓家的兴发超市。

        因为没有提前打电话联系,当马晓在超市门口看到刘峰时还有些意外,刘峰却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马晓的确是受了伤,左边嘴角和额头有淤青,倒也没有像他父亲说的那么严重。估计是皮下有轻微的出血,以刘峰对这种伤势的了解就算不上药用不了多久也能痊愈。

        “这伤势我没看错的话是拳头造成的,出手的人没有用巴掌,拳头只是泄愤,要是用巴掌扇耳光性质就恶劣许多了。

        总而言之伤势较轻,按伤害鉴定等级应该划分为轻微伤,出手的人要么是留手了要么有所顾忌没有下重手。”在心头简单的分析了一番,刘峰淡淡地问道:“你脸怎么了?昨天还好好的。”

        “没事没事,昨晚上回家不小心摔了一跤。峰哥你进来坐,要喝水吗?我去给你拿饮料?”马晓下意识地抬手挡住额头上的伤口,一副满不在乎的口吻说道。

        马晓想要轻描淡写地带过去,刘峰却没有让他如意,走到柜台中接着说道:“早上马叔给我打过电话了,你昨晚上一晚上没回家,你跟我分开之后究竟去了哪里?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谁打的?”

        “小事情我能处理好,峰哥你别问了。”没想到刘峰已经知道了,马晓的脸色立时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刘峰只是平静地注视着马晓,也不说话。

        “峰哥我求你了行不行,我自己的事用不着告诉所有人吧!”马晓咬紧腮帮子将头别过一旁不去看刘峰。

        刘峰依旧默不作声。

        “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拜托你们能不能给我留一点私人空间,不要什么事都打破砂锅问到底行不行!”

        刘峰又沉默了一小会儿才徐徐地说道:“马晓,有几句话其实我一直憋在心里没跟你说。你知道我这次回来是为了什么,因为小军的事情我或许不能做到百分之百完全的信任你,但有一点我是确定的,我也希望得到你的认可。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在我心里你和小军一样也是我的弟弟。

        四年前你失去了你最好的兄弟,而我也失去了我的弟弟,所以我不想另一个弟弟也出什么事明白吗?如果你心里也认可我这个哥哥的话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事无大小,只要你开口,做哥哥的有陪你面对的态度和责任。”

        刘峰的话听得马晓心头格外的难受,脑海中又一次想起了小时候的种种经历,他紧绷的身子软了下去,转过身干涩一笑说道:“其实小时候我们都挺羡慕小军的,有一个那么照顾他的哥哥。

        被人欺负了找哥哥,哪怕对方比哥哥年纪小几岁哥哥也照打不误;考试没考好找哥哥伪装家长签名;没钱上网找哥哥要零花钱,遇上其他的事情找哥哥,哥哥也有求必应。

        峰哥,你恐怕是全天下唯一一个帮我们伪造家长签名被学校警告处分的学生吧,这事现在回想起来还挺有趣的,你明明知道我们的老师已经认识你的笔迹了你还是那样做了,不知道是你傻还是我们傻?”

        “当然是你们傻,当年我是在故意陷害你们你们难道还没有看出来?”刘峰含笑摇了摇头。

        “可惜这个答案小军已经听不见了……峰哥……”

        “嗯?”

        “坦白说我心里也恨小军。”马晓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将目光直视刘峰的双眼,“真挺恨他的,不骗你……

        原本我家里人很反对我跟小军一起打电竞,你也清楚我家里的情况,父母思想传统守旧,都觉得玩游戏是不务正业,不可能成为一份正当的职业,更不可能靠着打游戏养家糊口,就算有人能够做到,那个人也不会是我,最后还是老爷子力排众议支持了我。

        那时候你在来信中好像也不是很支持小军做这行吧,但最后你还是选择了支持。我和他都想用行动和成绩来证明自己,都梦想着有一天能站在电子竞技职业赛场上成为一名受玩家追捧、被亲朋认可的电竞职业选手。

        我们打杯赛、打联赛、打国际比赛,拿很多大赛的冠军!不辜负你们对我们的期望!

        可现在呢!现在呢!

        他一声不吭走了,留我一个算怎么回事!你说我不该恨他吗!你不是问我脸上的伤怎么来的吗?我给人做代练出了事被人打的!

        像我们这样立志做电竞职业选手的人现在跑去帮别人做代练在外人眼中是件特别丢人的事情,我也不缺钱。

        但这样做我心里舒服,我虽然没有成为职业选手,没有实现自己的梦想,但我觉得我还保持着在这一行的竞争力,我觉得还有人能认可我的竞技水平,我觉得我的梦还没有走远。

        电子竞技职业选手的生命力是短暂的,你扭头看看这周围,四年了,生活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逼迫我痛斥我、我的梦该醒了。峰哥、你说,这个梦我是不是已经没有再做下去的权利了……”马晓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他将身子蜷缩在凳子上,头埋得低低的,像个孩子一样闷声大哭。

        听着马晓的哭声,刘峰的神情没有太大的变化,心头却是像打翻了一个五味瓶,一时间五味杂陈。

        原本他玩游戏只是单纯地想要找到杀害刘军的凶手,成为电竞职业选手什么的毕竟不是他的梦想,他的梦想早在那年穿上绿军装时就实现了,但他却是能够体会马晓此时的心情。

        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却没有实现梦想,战队解散、年龄增大,不服老又不服输。这便是马晓最真实的写照,廉颇老矣尚能饭否?不过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和刘军的离世有很大关系,刘峰之前都没有想到这一点,是他忽略了马晓的感受。

        “逆光战纪,献给所有心怀希望、永不言弃的你们!”刘峰引用游戏开头的那段话说道,“马晓,你记住,不是‘人们’是‘你们’,是每一个热爱这款游戏的玩家,没有人规定你这个年纪就不能打电竞了,说得自己好像七老八十似的。

        这个梦既然是小军欠你的,我这个做哥哥的便替他还给你!前方若有强光拦路,遮了视线、阻了脚步,你便随我逆了那道光战至终章!”

        “行了别难过了,我们走吧,你做代练这件事还是有必要处理一下的,具体情况边走边说。”

        “峰、峰哥……”

        ……

        角落里,马斌喟然长叹,摇着头自言自语道:“唉,就知道刘峰这臭小子回来会搞事,你要还马晓一个梦,谁来还我今日的营业额啊?”

        马斌顿了一下,又扭头对身旁的女子说道:“姑娘,你们警察也有听墙根的习惯呢?我家混球不成器,这么大了还哭鼻子让姑娘你见笑了,实在不好意思。”

        “呵呵呵呵,职业需要、纯属职业需要。叔、你忙你们,我跟他们去了。”

        “姑娘有空来家坐啊,马晓还没谈对象呢。千万别跟刘峰那臭小子走太近了,他是我从小看到大的,此人有毒、慎服!”

        唐忆君一个趔趄,差点没有摔倒。

        ……

        “你说是你让你的雇主打你的?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出租车上,刘峰满头问号,目光上下打量着坐在他身旁的马晓,似是要将马晓重新认识一遍,“你是发烧了还是一直都有受虐倾向?我怎么以前没发现呢,小时候我要是多揍你几顿你是不是会舒服一点?这些年也会念我的好吧?”

        “峰哥,你别开玩笑了,你听我跟你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