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豪门废婿在线阅读 - 677.第六百七十七章 再烧粮仓

677.第六百七十七章 再烧粮仓

        木子云带着手下四千多名将士还有魂兽大军一路前行来到了戎狄人的营地。

        戎狄人是游牧民族,并没有坚固的城墙。他们只是在一大块辽阔的草原之上,筑起了篱笆围墙,在围墙的几个点设立了瞭望台,还有巡逻的士兵。

        木子云这四千多人的军队还有魂兽大军悄然前行,免得打草惊蛇。

        别看那些猛兽粗犷,但是他们都有着丰富的捕食经验。他们在捕食猎物前,总会小心翼翼地潜伏,然后突然袭击。所以不用担心他们失误,只要发布命令,他们就轻车熟路,懂得如何操作。

        当他们离开死亡森林,来到这里的时候,天色已然黑了。

        可是木子云并不急着进攻,他要等待夜深人静,戎狄人已经入睡,那时候才是最佳的进攻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终于等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木子云一声令下,那些潜伏的士兵和猛兽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地冲了出去。

        憋了几个时辰了,早已经憋坏了,这个时候无论是人还是魂兽都是铆足了劲,往前进攻。

        戎狄人还在梦乡之中,哪里会料到突然有强敌来进攻。一时间不是被将士们砍死,就是被魂兽们咬死。

        这是第二次戎狄人在梦中被木子云他们偷袭,估计戎狄人以后睡觉都会留下后遗症,会经常在梦中被吓醒。

        戎狄人鬼哭狼嚎,到处是火光,到处是惨叫声,到处是魂兽和大商的军队,他们东躲西藏,结果还是逃脱不了他们的厄运。

        戎狄主帅正疯狂地斥骂着手下,可是他手底下的士兵们已经乱做一团了,根本没有人有空理会。

        然而这个时候,一个更坏的消息,传到了戎狄主帅的耳朵里。

        粮仓着火了。

        他娘的又着火了。戎狄主帅狠狠地骂了一句。这他妈的悲剧又重新上演了。

        上次的粮仓被付之一炬之后,自己已经加倍了兵力看守,可是这次竟然又被木子云等人偷袭成功。

        戎狄主帅想要撞墙的心都有了。这戎狄本来就缺乏粮食,为了上次的进攻已经把百姓的口粮强行征收过来,充做军粮,只是为了能够在攻入大商之后,抢回粮食。可是几天前,不但没有攻入大商的边城,反而粮食被烧得一干二净。今天这些粮食更是东拼西凑,把整个戎狄上下的粮食再次征集起来的。

        为此戎狄人的一日三餐都要改成一日两餐了。但就是这些仅有的粮食也被烧了,戎狄的主帅快要疯了。眼看着马上入冬了,没有这些粮食,不知道要饿死多少人了。

        戎狄主帅后槽牙咬得嘎吱嘎吱响。可是现在就算他牙齿全咬断也没有用,因为戎狄的士兵已经溃不成军。

        他们的兵士几乎被压着打,完全没有反抗之力,而且那慌乱的士兵,相互踩踏,死伤无数。

        那些凶猛的魂兽本就嗜血,如今在鲜血的刺激之下,更加凶残。

        被眼前景象刺激得失去理智的戎狄主帅,红着眼睛,拿着砍刀想要冲出去和木子云拼命。可是却被手下死死地拦住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将军。

        这粮食都没了,还烧个屁啊。

        主帅挥刀砍死了几个手下,这下没有人敢再阻拦了。

        戎狄主帅疯狂地厮杀,这个接近元力帝皇级别的主帅将满腔的愤怒化为了力量,如入无人之境,一刀一个,接连砍死砍伤了几十名将士和十多只魂兽。

        经过了一天,木子云的实力也恢复了不少。

        他飞身加入了战团,要是再不出手,恐怕又有多少个兄弟会受伤。

        哐哐哐,一阵古朴的钟声响起,木子云的周身现出了几道亮丽的光芒,一拳击向了戎狄主帅。

        戎狄主帅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所以丝毫不干怠慢,一拳狠狠地迎击而去。

        “轰隆”一声,一股强大的气浪,无论是周围的将士,还是那魂兽,都不由自主地往后一退。

        有些将士还是第一次看到木子云的出手,不由得惊呆了,原来他们的主帅这么强悍。但是他们不知道这还不是他们主帅最强的状态,要是看见他们主帅最强状态的时候,真不知道会惊呆到什么程度。

        那些魂兽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在他们面前凶神恶煞的两只八阶魂兽会对他们温顺得如同小狗一般。这个家伙的实力实在恐怖。

        木子云和戎狄主帅激战了一番之后,戎狄主帅到底不敌木子云,被木子云几记重拳打翻在地,毫无反抗之力。

        那些围在周围的将士们想起了死在死亡森林中的兄弟,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在了矛头之上。

        一时间,戎狄主帅身上如同刺猬一般,被扎得千疮百孔,鲜血淋漓,死的不能再死了。

        就在这个时候,木子云身旁突然有一人窜出,一刀割下了戎狄主帅的脑袋,高声喊道:“戎狄主帅已死,其余人等还不乖乖受降。”

        木子云愣了一下,这人够麻利的呀,只是瞧着这身影怎么这么像祁栾平。

        木子云转到了那人的面前,看到了祁栾平那张无耻的脸庞。

        祁栾平一脸贱笑地看着木子云:“报告,木主帅,我已经把这戎狄的主帅给杀了,用他的人头来祭旗。”

        不仅仅是木子云,就连围观的士兵都朝着祁栾平投来了鄙夷的目光。

        无耻,要论无耻,这世界上还真没有人能和祁栾平相比的。

        原本在死亡森林里,看到大批魂兽进攻,吓得就要逃走。

        可是刚逃了几步,却没有听到魂兽进攻厮杀的声音,反而是听到了木子云关于“大哈,二哈”的叫声。

        祁栾平好奇躲在了后面观察,等到知道了事情原委的时候,他又悄然折回,顺着大部队来到了这里。然后一直偷偷地装成小兵,跟在了木子云不远处。

        刚才看到戎狄主帅被木子云杀死了,又第一个跑出来抢功。

        周围的这些士兵自然知道祁栾平的无耻。

        可是祁栾平提着戎狄主帅,高声呐喊,那些在外围正厮杀得起劲的士兵,还真以为是祁栾平干的。他们心里还在纳闷,这个祁跑跑,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神勇了。

        祁栾平这边无耻也就算了,祁栾平身旁的那几个心腹也一样无耻地跟着高喊:“祁监军威武,斩杀地方主帅,戎狄贼人还不乖乖束手就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