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豪门废婿在线阅读 - 678.第六百七十八章 城里的变故

678.第六百七十八章 城里的变故

        真是有什么样的头,就有什么样的兵。

        木子云周围的那些士兵那鄙夷的眼神简直能够把这些人杀死,可是这些人却是依旧恬不知耻地吆喝着。

        “咻”地一声,尖锐的破空声音发出,一支锋利的羽箭射中了祁监军的头盔。

        要是那支羽箭再往下一点,估计祁栾平就死翘翘了。

        祁栾平吓得脸都绿色,刚才差点就和死神撞上了,好险啊,好险啊。

        祁栾平脚一软,身子向一旁倒去,要不是旁边几个心腹,眼疾手快,扶住了祁栾平,估计此刻他已经跪在了地上。

        看着那窝囊的样子,木子云身旁的那些将士轰得一声笑了。

        远处,有一个粗犷的戎狄将军恼怒地瞪着这边,然后一把背起了弓箭,向前逃去,刚才就差一点点,就可以为主帅报仇了。真是遗憾。

        这场战役,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打得戎狄人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一位逃亡中的戎狄副将,恼怒地斥责旁边的参将:“你不是说有驾驭魂兽的猎魂师在,就会有用吗?为何现在如此狼狈。”

        那位参将憋屈地道:“那些驾驭魂兽的猎魂师只是对于小部分魂兽有用,一下子来了这么多高阶魂兽,那些猎魂师根本就没有用。”

        这位参将说的还算保守,这些猎魂师不仅没有用,在这魂兽大军前,连自己的小命都没有保住。

        木子云看着如同潮水一般溃退的戎狄军队,心中颇为感慨。

        这次的胜利真得感谢那两只八阶魂兽带出来的魂兽奇兵,要是没有这支庞大的魂兽大军,单凭那四千人,根本不可能把戎狄的二十万大军打得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只是那无辜的一万多士兵没有浴血在战场之上,却死在死亡森林中,真是可怜又可叹。

        木子云带着四千将士和魂兽大军乘胜追击,打得戎狄人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经此一役,不用说一年之内,恐怕三五年内戎狄人都无力再侵犯大商边城。

        经过一番战场打扫,木子云手下的四千人带着战利品随着魂兽大军回到了死亡森林。

        戎狄的粮草其实并未全部被烧光,尚有四分之一的粮草没有被烧光,戎狄人仓促之下,保命要紧,自然也顾不上这些粮草了。而这些辎重,粮草,还有车辆、兵器等等都成了大商军队的战利品。而那些死亡的戎狄士兵则成了魂兽大军的战利品。

        魂兽大军回到了死亡森林,两只八阶魂兽就让他们各自散去,只留下了几只魂兽,这些应该是他的嫡系亲信。

        在两只八阶魂兽的带领之下,木子云等人不知道少走了多少冤枉路,花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走出了那片死亡森林。

        在死亡森林的入口处,那两只八阶魂兽亲昵地在木子云身上蹭来蹭去,表达他们的依依惜别之情。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一番亲热之后,木子云拍了拍两只八阶魂兽的脑袋,算是做最后的告别。

        那次逃离大闵山,既是木子云帮助两只八阶魂兽,也是两只魂兽帮了木子云的忙。可是这一次,却是两只八阶魂兽实实在在的帮了大忙。

        从此这片死亡森林,对于木子云来说,不再是恐怖的噩梦,而是一个很有人情味的朋友之家,因为在这里有两只八阶的魂兽,是自己的挚友。

        木子云曾经就说过,人类是可以和魂兽成为朋友的,今天他确实验证了这句话。

        从死亡森林赶到西境边城还需要大半天的时间,加上这些辎重粮草,行军的速度自然就更慢了。因此到了西境边城的时候,夜已经深了。

        来到了城下,城楼之上,竟然没有半点反应。有战事的时候,但凡这大批的部队来到城下的时候,城楼之上早就有了反应。可是今天这变成仿佛成了一座死城。

        怎么会这样?木子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自己离开这西境边城已经有八天的时间了,莫非这八天里发生了什么大变故?

        这西境边城面对的敌人,只有戎狄人,不会有其他的敌人啊。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木子云朝着城楼之上大声呼喝,城楼之上才有一人慢吞吞地探出了头。

        当那人燃亮火把,看到是木子云的时候,兴奋地叫了起来:“是主帅,主帅回来了,主帅回来了。”

        城楼之上,接连有士兵缓缓地站起身来,当确定是木子云的时候,城楼之上响起了欢呼声。

        “快,快开城门。”虽然很兴奋,但是那声音之中明显底气不足。

        可是木子云等人等了约一刻钟,城门才缓缓地打开了。

        城门一点点地被打开,那打开的速度仿佛就在演慢动作一般。这城门就算再沉重,平日里六七个壮汉,依旧可以轻松地打开。可是今天看那情形,为了起码有十来个人,而且那十几个人仿佛使出了吃奶的力气,那城门才一点一点地被推开。

        更夸张的是,在城门快要被打开的时候,扑通扑通,连续倒掉了几个人。

        不是吧,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记得临走的时候,部队之中个个精神抖搂,充满了战斗力,可是如今看来,一个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一般,疲惫不堪。

        木子云脸上带着困惑,走进了城门。就在经过的时候,那原本开门的一个士兵,身子一软就要倒下去,幸亏木子云眼疾手快地扶住了。

        “对,对不起。”那名士兵脸色惶恐,但是却是有气无力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木子云沉着脸问一个军官模样的人道。

        那名军官模样的人,脸色也很苍白,只是他的功力比较深厚,所以身体素质自然比他们强,不像他们一个个东倒西歪的。他郁闷地道:“大伙已经四天没有吃饭了,实在是饿的没有力气了。”

        木子云回想起刚才的情形,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原来大家都是饿得都没有力气了。人是铁饭是钢,四天没有吃饭了,这一个个就算是铁打的汉子都受不了。

        “路谦在哪?”木子云怒气冲冲地道。

        “路帅在都府衙门。”那名士兵不敢有所隐瞒。

        木子云冲着身后的游击都尉道:“你让他们把粮草兵器等辎重押进城,安置妥当。”

        这城里的事情原本就是游击都尉宋义负责的,所以他对城里的情况熟悉,让他来处理这些事,再妥当不过。

        安排妥当之后,木子云带着韩羽等人来到了都府衙门。

        刚到都府衙门,就闻到了从里面飘来的一阵肉香。

        木子云怒不打一处来,奶奶的,外面的人都已经没有饭吃了,你倒好,竟然还有心情在这里炖肉吃,看我怎么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