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这个苍生有毛病在线阅读 - 第3章 裂星全录

第3章 裂星全录

        临近傍晚,山雨欲来,席欢颜收拾好雕刻刀,翻土埋了木屑,匆匆往家赶。

        簌簌~

        一阵阴冷爬上背脊,席欢颜猛然回头,风吹草动,小径幽幽,远处两座裂天高峰伫立着,云雾缭绕,有雨飘来。

        黑狗不安地往草丛里嗅了嗅,退后两步,狂吠出声。

        席欢颜从皮具中翻出一把刃身较长的平底尖刀,握在掌心,拍了下黑狗的脑袋,加快了步伐,黑狗也极有灵性,小跑着跟上了她。

        席欢颜回了家,看见她娘在倚门张望,忙奔过去抱住她的腰,顾兼暇摸摸她的头,“一天天不着家。”

        说完,她又忧虑道,“马上就要下雨了,不知道你爹那边怎么样。”

        席苍古要替外面的一家富户做家具,所以带着四个学徒去山上寻合适的名贵木材了。

        这一寻,已经寻了两天。

        席苍古好歹是个源师,不管是太平盛世或乱世,只要走出去,总能得个好地位,可他重亲缘,在意生养他的宗族,便一直窝在这个山村里。

        村里都是破屋子,他就一家家修葺重建,村里少油盐等物资,他就接外面的单子,替人建房做家具挣钱。

        一般给村外人建房做家具,材料也都是外面买的,不过这次那户主人家想要一种好的木材,外面买不到,他才亲自带人到山里找。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才回来。

        山顶飘来的雨云遮住了山村,檐角滴下一串串水珠子,过堂风带来凉意。

        席欢颜刚吃了两口饭,听到有人敲门,顾兼暇放下碗筷,拿了油纸伞,穿过院子,打开大门,跟人说了几句话,回来时脸上多了一分严肃。

        “怎么了娘?”

        “村里有个先生带着学生去山里收集树叶做标本,到现在也没回来,怕是出事了,村长让我们一家出一人,帮忙寻找。”

        顾兼暇快速将饭吃了,“你吃完就回房,把门锁好,等娘回来。”

        席欢颜愣了愣,“早上在东边小溪那里,我见过他们。”

        “嗯?”顾兼暇穿戴好蓑衣,扭头问她,“他们后来朝哪个方向去了?”

        “没注意。”席欢颜小声问,“会不会是异魔?”

        顾兼暇不会在孩子面前掩饰现实的残酷,也不会用那些天真的话语粉饰生活里的创伤,因此她点了一下头,反问,“如果真有异魔,你害怕吗?”

        “可能会怕吧,多见几次说不定就不怕了。”

        顾兼暇笑着揉揉她的脑袋,“待在屋子里别出来。”

        席欢颜目送她离去,习以为常。

        裂星男女先天素质没有差别,对于时时处于异魔威胁下的裂星人来说,生存是第一要务,活好了,方有空考虑感情、传承、享受这种事。

        所以古时人与人之间最贵的关系是同契,同契者你我不分,生死不离,其次是同袍,同袍者风雨同舟,荣辱与共,至于伴侣,分分合合,不过是生活中的一乐。

        后来,同契和同袍间常常多上一层不稳定的伴侣关系,出现极多因爱生恨导致同契、同袍关系破裂的事例,光明神为规范世界秩序,将伴侣关系定名为同衾,加入到礼仪当中,与同契、同袍,合为三同之礼。

        同契者,歃血盟誓,昭告天下,若离,断掌绝义。

        同袍者,军前立约,摔碗明志,若离,割袍断义。

        同衾者,叩拜天地,结发藏匣,若离,烧发焚匣。

        混乱的伴侣关系因为这一礼仪制度而稳定下来,久之形成了“家”,家家相扶持,出现了久居一处地方的宗族和城镇。

        曾经比比皆是的同契和同袍关系,倒是稀少了起来——人在安逸的时候,总是难以将自己的后背,完全交给另一人。

        集体契约,逐渐取代个体契约。

        而生活在宗族这种集体避风港里,每个人都有义务去保护它。

        顾兼暇不可能用“家里只有我一个大人”、“孩子需要照顾”、“我不想去”等借口,推开那些需要付诸劳力,乃至性命的事。

        席欢颜也不可能去阻止她。

        席欢颜听话地跑进东厢房将自己关了起来,她写了会儿字,却发现满脑子都是异魔。

        她娘给她讲过粗略的人族史,人族最早可以追溯到亿年前,而异魔是人族史中如影随形的灾厄,到如今,也没能摆脱。

        也没人能研究明白异魔是从哪里诞生的,该怎么分类,它们不会繁衍,但会毫无征兆地凭空出现,模样千奇百怪,防不胜防,再怎么杀,数量貌似都只多不少。

        席欢颜搬了凳子,从书架最上方挪出一本厚重的书,扑落下来的灰尘让她打了个喷嚏。

        揉揉发痒的鼻子,她将书扔桌上,拿布擦干净,她此前读的是简略版的史书,这本《裂星全录》则是详细版的,听娘说,它还是她一直带在身边的家当。

        果然翻开目录就看见了她娘的名字,只是笔迹略显稚嫩,在“十二源神概述”那条目录下还一笔一划地备注着一行字:灵魂之源,显为天赋,能者成神。

        席欢颜初看这行字没什么感觉,再看时忽然想,娘亲少年时侯,是希望能够成为源师的吧。

        她瞧着这本书的厚度心生敬畏,默默往后翻了大半本,从近万年的历史开始看起。

        万年前,裂星在对抗异魔这件事上,首次实现全球统一。

        当时十二位源神将大部分异魔驱入天诏深渊,并建立神塔,缔造了最强的对抗异魔的组织。

        所有源师以加入神塔为最高荣耀。

        而且那个时候,全球环境下,源师和普通人间相辅相成,源师从普通人中走出来,然后在神塔的指导下守护各地安危,你中有我,远没如今这般阶级分明。

        这里不得不提一位源神——自然神,祂也被称为最接近异魔来源的神。

        自然神几乎创造了半本人族文明史,流下了诸多经典文化,其中一门神秘学——青囊,是关乎人族生存的珍宝。

        据传,自然神利用青囊学,把全球划分为东西南北四域,说来也神奇,这样划定之后,异魔出现的几率小了很多,人族的生活逐渐安定了起来。

        书上对青囊学的解释是,知天地之理,握自然关窍,蒙蔽无穷之力。

        通俗讲,青即黑,囊即袋子,青囊学讲的是如何利用自然因素将所居之地藏进“黑袋子”里,不让异魔找到。

        青囊学认为世界皆为炁,拨动这些炁,就会产生无形的壁障,也可以通达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