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背后推手

第二十六章 背后推手

        “准新郎乔泽准新娘黎月,诚挚邀请好友盛安然小姐莅临订婚宴……”

        一行手写体的正楷打字分外醒目,内页上镶嵌着俩人的卡通形象,盛安然攥着请柬的边角,眸光有些发沉。

        仔细想来也在意料之中,上次电梯偶遇,不就看到黎月手上戴着那枚当初对她而言意义非凡的戒指了么?

        只是意料之外的是,他们竟然敢给自己的送请柬,盛安然靠在沙发上,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想起五年前那件事,心口还是会隐隐作痛。

        要不是因为乔泽和黎月,自己也不会是如今这副境地。

        不知道是谁说的,这辈子不爱一个渣男爱情不算完整,要是再说一句不碰上闺蜜插刀友情也不算完整的话,盛安然觉得自己的人生算是整的不能再整了。

        请柬最后被她随手丢在茶几下面没再理会。

        你不小心踩到了狗屎,难道还要凑上去闻一闻看狗屎臭不臭么?

        翌日是休息日,盛安然原本准备走在家构思周年庆策划案的事情,却一大早的就被门铃声吵醒了。

        开门就看见一男一女,男的俊女的俏,一个稳重,一个温柔,都穿着一身笔挺的正装,手里一人提着一个公文包。

        “对不起,我们家不需要保险。”

        盛安然吐了口浊气,作势便要关门。

        女人急声道,

        “盛女士是吗?我们是蓝堡幼儿园的助管。”

        盛安然瞪大眼睛,一脸愕然。

        女的微笑着伸出手,

        “我叫诺雅,他是秦沛,这次来是进行盛小星小朋友入园前的例行家访,主要是为了了解小朋友的日常习惯,生活起居,过往病史,等等。”

        五分钟后,

        盛安然洗漱完从洗手间出来,讪讪的看着茶几上坐着的一男一女,

        “抱歉啊,我不知道你们还有入园前家访这个流程。”

        诺雅依旧是一副温温柔柔的样子,

        “我们的入学通知书上都注明了,盛女士是还没来得及看吗?”

        盛安然尴尬的看了一眼桌上散乱的文件夹,“不瞒两位,文件我只看了一半,我其实没打算送我女儿去贵校。”

        “没打算?”诺雅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来,“是我们学校有什么让盛女士你不满意的地方吗?”

        “不是不是……”

        盛安然压根没去蓝堡看过,“我只是觉得我们家小星星可能不太适合蓝堡这样的氛围,具体原因的话,你们也应该看得出来。”

        她大大方方的指了指自家这间屋子。

        谈书静住的是个两室一厅的房子,一百二十平,宽敞倒也宽敞,但是比起能上得起蓝堡的那些孩子家庭,恐怕还没人家家里卧室大。

        “要是这个原因的话,盛女士你真的不必担心。”

        诺雅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似乎是松了口气,笑道,

        “学杂费全免您也知道,盛小星小朋友进入我们学校之后是不会有一分钱的额外开销的,郁总都交代过了。”

        “真的不用……”

        就是因为郁南城给她这么大一份回礼,她才坚决不肯要。

        “盛女士,我想别的任何一所学校都不会有我们学校对你更有吸引力。”诺雅身边的男人忽然开了口,声音很沉。

        他不慌不忙的翻开手中黑色文件夹,

        “我们学校内部的蓝堡幼儿医院,是和京都药师堂合作的,他们最好的儿科中医都在我们学校任职,祝春芳大夫,您或许可以搜索一下。”

        听到京都药师堂的时候,盛安然的眼皮就跳了一下,再听到祝春芳,她的眼神都变了,“你们说什么?”

        “盛小星小朋友的病史我们了解了一些,先天性的哮喘,我想至今没办法完全根治,也是有原因的,我们不能保证可以帮忙根治,但是祝医生是这方面的专家,要是小朋友入学了,可以有保障。”

        男人的声音在客厅回荡,盛安然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眸光都亮了。

        当初决定带盛小星回国治疗哮喘,就是国外西医没办法根治她的毛病,而且越来越控制不住,这才想到中医,京都药师堂的祝春芳医生是业内治疗哮喘最出名的儿科医生,也是辗转询问到她退休后就到金陵养老,她这才回了金陵。

        却没想到找了这么久,竟然被蓝堡幼儿园请去了。

        她心里开始动摇。

        “这样吧,盛女士,你要是不放心,可以让小朋友先入学体验一段时间,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再退学,我们也可以实名推荐其他你们想去的学校,怎么样?”

        诺雅一脸的真诚,让人难以拒绝。

        盛安然觉得,眼前这两个人虽然不是卖保险的,但是这口才跟卖保险的相比也没差了。

        “好,好吧,那就试试。”

        这波不亏啊,盛安然怎么都觉得不亏,要是祝春芳治不好小星星,她就办退学,他们还能推荐别的幼儿园,之前看中的那家私立不久搞定了吗?

        事情谈成后,询问了简单资料,诺雅和秦沛辞别,从小区出来之后上了车,随着轿车从小区大门离开,车厢里响起通话的声音。

        “郁总,您交代的事情都办妥了。”

        “……”

        “对,是先办的祝医生的返聘手续。”

        “……”

        “我们会好好照顾小朋友的,郁总您放心。”

        挂断电话,盛唐集团总裁办公室恢复了安静。

        郁南城看着眼前的病历单子,想到盛小星那张可爱活泼的脸,怎么也无法将她跟哮喘这样的病症联系到一起。

        要不是昨晚听出盛安然话里有不情愿让盛小星去蓝堡的意思,他倒也想不到去查她这么焦头烂额找幼儿园的原因。

        原本还以为是她要求高,没想到是为了盛小星的病情考虑。

        正想着,一阵敲门声响起。

        “进来。”

        高雅雯开门进来,手里提着两杯咖啡,“南城,我买了你喜欢的美式。”

        “这会儿怎么来了?”郁南城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晚上不是要去跟爷爷说结婚的事情么?我有点紧张。”

        高雅雯抿着唇,神情有些娇羞。

        “没说结婚的事情之前,你不是常去么?”

        郁南城丝毫不给面子,拆台拆的干净利落。

        高雅雯神色讪讪,硬着头皮娇嗔道,

        “讨厌,那是之前陪你演戏嘛,现在假戏真做了,当然是要担心的,南城,你看我今天穿这身合适么?爷爷会不会喜欢?”

        郁南城看都没看,“随便吧。”

        “南城。”

        高雅雯走近了些,有些不满,正要发作呢,眼角的余光却瞥见桌上一份病例复印件,清楚的看到了‘盛小星’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