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妈咪,哥哥出事了

第三十五章 妈咪,哥哥出事了

        撞击的声音在别墅里回荡,高雅雯回过神的时候,郁景希已经浑身是血的躺在一楼地板上,晕了过去。

        高雅雯脸色发白,当下急急地环顾一圈,趁着佣人还没来,忙转身进卧室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一边脱衣服一边往床边走。

        很快,别墅里响起佣人的焦灼惊慌的呼喊声。

        “小少爷摔下来了,”

        “快叫救护车。”

        “少爷呢?”

        “快叫少爷啊。”

        “少爷。”

        “砰”的一声,主卧房门被推开,闯进来的女佣看到床上俩人,当下吓得脸色惨白,要说的话也个哽在喉咙里。

        房间里响起高雅雯高亢的尖叫声,她迅速扯过被单遮住了自己的身子。

        郁南城被惊醒,皱着眉头睁开眼,看到身侧香肩半露的高雅雯后,神色一变,酒陡然醒了,不悦道,“你怎么在这儿。”

        高雅雯委屈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红着脸支支吾吾道,“南城,你,你喝多了,你非要……我……”

        郁南城扶着额头,脑袋疼的厉害,怎么也想不起来之前的事情,不耐烦的问了女佣一句,“你在这儿又是干什么?”

        门口佣人终于回过神,急声道,

        “少,少爷,小少爷摔下楼梯,满身都是血。”

        “什么?”

        郁南城骤然抬起头,脸色沉的吓人,立刻掀开被子,鞋子都没穿便大步走了出去,身后高雅雯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也翻身下床跟了出来。

        昏迷不醒的郁景希被郁南城连夜送往医院,没过多久,这事儿就惊动了老爷子。

        “怎么回事?”

        老爷子站在手术室门口,一脸焦灼的回过头质问郁南城,“怎么好端端的会从楼梯上滚下去,家里那么多佣人,没人看着吗?”

        郁南城一言不发的坐在门口沙发上,一靠近他就能闻见一股刺鼻的酒精味。

        “你喝了多少酒?”

        老爷子气不打一处来,“就你这样的,怎么当景希的爸爸的。”

        “先生,少爷也是应酬。”老管家忙帮着郁南城解释,

        “今天是金陵商会举办的酒会,不去不行的。”

        正说着话,手术室的门开了一扇,医生从里面出来。

        见状,郁南城忙起身,“医生,景希怎么样了?”

        “右手小臂骨折,左手脱臼,其他的都是皮外伤,没磕着头,基本上没什么大碍的,小孩子恢复快。”

        尽管医生这么说,老爷子还是狠狠地心疼了一把,等郁景希被医生护士从手术室推出来送到了病房后,他站在病床前叹气,

        “景希这孩子从小就多灾多难的,这么小的年纪,让他忍受骨折,该有多疼啊。”

        郁南城拧着眉,见景希睡得还算安稳,一颗心这才定下来,问御苑别墅的管家道,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景希为什么会摔下楼梯。”

        平时的这个时间,他早该在房间休息了。

        管家也是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在检查门窗,就听见家里女佣喊小少爷出事了,等我跑到客厅,就只看到小少爷躺在一楼的地上,一身的血,挨个问了,都说出事的时候没人在小少爷身边,大概是滑了一跤。”

        闻言,郁南城脸色越发阴沉,

        “把今天负责景希的佣人都给我辞退了,换一批负责的来,这样的事情,我再也不想看见。”

        管家连忙点头,

        “是。”

        另一边,盛安然睡得迷糊,房门忽然开了,小星星蹬蹬蹬的跑了过来,手脚并用爬到她身上掀开了她的被子,

        “妈咪,妈咪,出事了。”

        “什么啊?”

        盛安然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了小星星一眼,“你不是好好的么?”

        “不是我,是哥哥,哥哥出事了。”

        “什么哥哥,你哪来的哥哥。”

        盛安然先是一愣,旋即无语的闭上眼,扯过被子含糊不清道,

        “做梦了吧你。”

        小星星急的跳脚,拽着盛安然的胳膊就要把她往床下拖拽,“是景希哥哥,景希哥哥从楼上摔下来,出事啦。”

        “说胡话呢。”盛安然眼皮都睁不开了,有气无力的挥手打开小星星拽她的手,求饶一样的语气,

        “真的很困,让妈咪睡觉吧,你只是做梦了。”

        大半夜的什么景希就从楼上滚下来了,这丫头脑子里面都在想什么啊?

        见盛安然不信,盛小星气的在床边跺脚,“妈咪你要是不去我就自己去,这么晚了外面坏人很多,你要是不担心我的话,你就继续吧睡觉好了。”

        说罢,她便跑出房间去。

        盛安然起先以为她说着玩,后来不放心下床一看,这丫头竟然真的在房间换衣服收拾书包。

        “你还真要出去啊?这都几点了?”

        盛安然揉着乱糟糟的头发,看了一眼时间,“妈呀,凌晨两点,你要去哪儿啊?”

        “医院。”

        盛小星气鼓鼓的将袜子往脚上套,“妈咪你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哼,我不要理你了。”

        盛安然无语极了,一手撑着门,一手插着腰,“什么我没有同情心,大半夜的你自己做了梦非要我跟你去医院才奇怪好不好。”

        “我才不是做梦,景希哥哥真的从楼梯上滚下来了,是真的。”

        “好。”盛安然哭笑不得,“就算是真的景希从楼上滚下来了,你激动什么啊?那又不是你亲哥哥,你这急成什么样了?”

        “妈咪你让一下我要走了。”盛小星穿戴整齐背着小书包站在她面前,推开她的手,从卧室走了出来。

        “哎,你真走啊?”

        看着盛小星坐在玄关换鞋的样子,盛安然这才真的正经当了回事,

        “行行行,小姑奶奶,你等会儿我,我换衣服跟你一块儿去。”

        好不容易打到车,盛安然迟疑着问道,“哪家医院啊?”

        “金陵外科医院。”奶声奶气的声音在车厢里回荡,竟也十分严肃。

        这还说的有鼻子有眼的?

        盛安然疑惑了,追问道,

        “你真不是做梦?那你是怎么知道景希住院的?谁告诉你的。”

        盛小星噘着嘴,

        “我就是知道。”

        “什么呀?我真是疯了。”

        盛安然无语了,再一次深深的觉得自己今天大半夜不睡觉跟着女儿出来,完全就是一次神经病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