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她怎么没资格?

第三十六章 她怎么没资格?

        到了医院,盛小星一路拽着盛安然去了住院部。

        “小星星,你慢点儿,胳膊要被你拽掉了。”盛安然无语的跟着她出了电梯,直到进了病房,看到病床上躺着的郁景希,她才真的相信小星星没胡说。

        “景希这是怎么了?”

        这会儿病房没有别人,就老爷子坐在一旁。

        见到盛安然的时候,他神色一喜,当下站起身来,明知故问道,“你是?”

        闻言,盛安然回过神忙自我介绍道,“我叫盛安然,是盛唐酒店的酒店经理,我女儿跟景希是一个学校的,您是?”

        条理清晰,语气恭敬,是该对老人家的态度。

        而且这个长相,竟跟景希有几分神似,老爷子越看越喜欢,眼角余光看了一旁偷偷做鬼脸的盛小星一眼,和颜悦色道,

        “我是景希的曾爷爷。”

        “您是郁董?”盛安然当下站得笔直,“不好意思啊,我冒昧了。”

        “没事。”

        老爷子招呼她坐下,“坐吧,我听景希提起过你,他很喜欢你,你之前还救过景希一次的,我有些印象。”

        见老爷子并不像是传闻中那么刻薄不好说话,盛安然松了口气,在一旁椅子上坐了下来,担心的问道,“景希他怎么会伤成这样?”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是在南城那儿受的伤,说是从二楼楼梯上滚下来了,刚刚才手术完不久,医生说右手小臂骨折,左手脱臼,身上也有不少伤口,唉,这孩子从小身边没妈妈照顾,多病多灾的。”

        听了这话,盛安然当下心疼不已。

        虽说跟郁景希交集不多,但是他跟小星星年纪相仿,自己当年又有个失踪不明的儿子跟他一样大,看到他就总是会想起那个孩子,身边也不知道有没有母亲陪伴,要是没有的话,想必也就跟景希这孩子一样。

        “好在小孩子恢复能力快,骨折的话要多喝点黑鱼汤补钙。”

        老爷子露出为难的神色,“是吗?可是因为这件事南城一怒之下把佣人都辞退了,我也不大放心,现在这些佣人做事实在是不仔细。”

        “没事,我周末休息,炖了送过来好了。”

        “那真是太好了,可麻烦你了盛小姐。”

        “您别跟我客气。”盛安然望着病床上那张苍白的小脸,“我也是觉得跟景希投缘,做点汤而已算不了什么的。”

        正说着话,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郁南城与高雅雯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

        郁南城看见盛安然,神色登时一变,

        “你怎么在这儿?”

        “我听说景希出事了,来看看。”

        “你听说?”郁南城原本就因为景希的事情情绪不好,闻言登时神色沉了几分,直接质问道,“凌晨两点你从哪儿听说景希出事?手术刚结束不过半小时,你就赶到医院了什么用心?”

        盛安然被他问的莫名其妙,加上刚刚听老爷子说了郁景希从楼上摔下来的事情,心里也窝着火,当下站起身来,不客气道,

        “现在是你关心我从哪儿听说景希出事的时候?你儿子现在躺在病床上,你还有精力怀疑我别有用心?”

        “这是我的家事,你别忘了你只是我盛唐集团旗下酒店的一个小经理。”

        “郁总您的家事我自然无权过问,您位高权重的,一句话就可以把我开了,但现在不是上班时间,我是来看望我女儿的同学,开始我还以为就是孩子调皮哪儿受了点儿小伤,现在竟然告诉我说伤到需要住院的程度,从二楼滚下来哎,您心可真大,要是脑袋着地的话,你就永远失去这个儿子了你知不知道?”

        或许是平时积压的情绪太多以及这两天工作强度太大,加上两次知道郁景希在没有人看护的情况下出意外,盛安然忽然就压不住脾气了,

        “知道景希为什么不开口叫你爸爸了吗?你对景希根本不够关心,你自己扪心自问,值得他依赖吗,你给他安全感了吗?他可是你亲生儿子,你要是不愿意好好陪他爱护他,你当初到底为什么要让他出生?”

        这话戳中了郁南城的痛处,竟无言反驳,一双眼眸骤然幽深下去,眉头皱成了川字型。

        当初,当初郁景希的出生,只是他为了应付爷爷的逼迫,为了拿到盛唐集团的管理权而已。

        被戳中痛处,他面上越发的挂不住,正要说些什么,一旁高雅雯不悦的开口道,“盛经理,你管的是不是太宽了,这是别人的家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

        “她怎么没资格?”老爷子忽然开了口,苍老沉稳的声音在病房里回荡,

        “她是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教南城如何当一个父亲,她把女儿教导的这么好,她就有资格说,倒是南城,这件事上你的确应该检讨自我,你公司管得好没错,但是父亲的这个身份,你好好想想,自己真的尽责了么?”

        老爷子竟然帮盛安然说话,高雅雯瞪直了眼睛,气的手都在发抖。

        这个女人简直阴魂不散,先是俘获了郁景希这个小讨厌鬼的心,现在连老爷子也站在她那边了,当下脱口而出道,

        “就算是这样,那她也不是郁家的人,大半夜的在这儿凑什么热闹。”

        一直没吭声的小星星忽然插了句嘴,

        “可是阿姨你也不是郁家的人啊,你在这儿干什么?”

        闻言,高雅雯气的脸都白了,“小丫头,你胡说什么?我是南城的未婚妻,我怎么就不是郁家的人了。”

        “未婚妻,就是没有结婚得咯。”小星星缩在盛安然的身后,眨着眼睛一派天真无邪。

        “你……”

        高雅雯被堵得无话可说。

        借着盛安然后背的遮挡,老爷子跟小星星偷偷摸摸的击了一下掌,面上却都是如出一辙的从容淡定。

        “行了,吵什么?景希还要休息,”郁南城皱着眉,看了高雅雯一眼,“不早了,早点走吧,这儿有我就行了。”

        这话已经十分的不耐烦,高雅雯自然不会不识趣,加上她还有事情要处理,便也没再多留,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想到自己走了,盛安然母女留下来算是怎么回事,脚步慢了下来。

        直到听到病房里传来一句,

        “你也可以走了,这儿也不需要你。”

        她这才满意的松了口气,从容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