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我今晚不回去了

第六十八章 我今晚不回去了

        盛安然恼火起来,直接将两个男人一同赶出了厨房。

        这俩人今天都跟吃错药了似的,要再留在厨房,怕是这顿饭是做不出来了。

        郁南城跟邵司俩人被关在厨房门外,互看一眼,彼此眼神中都带着几分不屑。

        此时,盛小星和郁景希两个人扒在卧室门缝后面,捂着嘴偷笑。

        “看吧,我说什么来着,有压力才会有动力呀。”盛小星一脸的得意。

        郁景希赞同的点头,脸上明显带着喜色。

        这可还是他头一回看见爹地主动呢。

        中午午餐格外丰盛,水煮鱼片,红烧鸡翅,莴笋炒肉丝,西红柿鸡蛋汤,三菜一汤摆上桌,香气四溢。

        所有人都十分捧场,米饭和菜都吃了个锅底朝天。

        俩小孩子先吃完回房间玩去了,邵司帮着收拾餐盘,生怕某人抢似的,先一步主动揽下了洗碗的活儿,

        “安然,我保证给洗的干干净净的。”

        盛安然乐得清闲,也不跟他客气,“那你洗吧,别把碗给我弄碎了啊。”

        “放心。”

        邵司乐颠颠的抱着一堆碗去了厨房,洗了一般以后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啊。

        自己在这儿苦兮兮的洗碗,这不是给郁南城和安然留单独相处的机会了吗?转身朝外面客厅一看,俩人竟都不在客厅,人呢?

        盛小星的卧室里,两个大人两个小孩围坐一团,中间摆着飞行棋的棋盘,四个人各占据一方颜色势力,正在十分友好的厮杀中。

        “我到终点啦!你们都是输了,都输了,一人贴一个贴纸。”

        盛小星顶着一脸的小黄人贴纸,十分激动的给郁南城、盛安然和郁景希脸上各又贴了一张贴纸。

        四个人脸上俨然都已经是大花猫。

        邵司戴着洗碗的橡胶手套,站在门口气咻咻道,“你们玩游戏都不带我,让我一个人洗碗,太过分了。”

        一众人回过头,齐刷刷的看向门口。

        盛安然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邵司昨天刚回国,再熟也不能苛待人家不是,于是提议道,“要不,你来玩,我去洗碗?”

        “谁要跟他玩?”

        邵司拧着眉,考虑到盛安然绝不会让郁南城去洗碗后,忍痛道,

        “你等我洗完碗,我马上就来。”

        说完,他扭头又进了厨房,开启疯狂的洗刷刷模式。

        盛安然哭笑不得。

        十来分钟后,邵司加入战局,从飞行棋换到五子棋,再换到国际象棋,再换到围棋,到最后就剩下邵司和郁南城两个人在棋盘上厮杀。

        郁南城心思缜密,邵司却也不是省油的灯,邵司国际象棋下的好,郁南城围棋上就总能压他一头,一下午的时间,基本半斤八两,最后也没分出来个胜负。

        天色渐晚,盛安然在外面喊着吃晚餐。

        邵司都不知道盛安然什么时候出去的,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跟郁南城耗费了一下午的时间,顿觉懊恼不已。

        吃完晚餐,邵司直截了当的问郁南城,

        “天不早了,你什么时候带你儿子回去啊?”

        郁南城慢条斯理的喝着茶,“我今晚应该不回去了。”

        “什么?”邵司一下子站了起来,“你凭什么不回去啊?这儿又不是你家。”

        盛安然也有些发怔,摸不准郁南城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总不至于要在这儿留宿吧?这也太奇怪了。

        “景希不想回去。”郁南城看向盛安然,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他来之前就跟我说了,之前小星星在我家住了那么久,他也想在小星星家里住住看。”

        “不行!我不同意。”

        邵司断然拒绝,他也是刚知道盛安然这段时间都带着女儿住在郁南城家里,不然早上压根不会让他进门,俨然把郁南城列为头号情敌了。

        “这儿又不是你家,你也是借住,你的意见不重要。”郁南城扫了他一眼后,依旧看向盛安然。

        盛安然握着手一脸为难。

        留宿吧,家里住着两个男人也太奇怪了,不留宿吧,郁南城说的也不错,自己还带着盛小星在他家住过半个月呢,这不是翻脸不认人么?

        纠结了半天,盛小星忽然从房间里出来,小跑过来,询问道,

        “妈咪,景希哥哥睡着了,他和郁蜀黍今晚睡在我们家吗?”

        盛安然只得点头,“只能这样了。”

        “哎,不行啊!”邵司忙阻止,“小朋友睡着了,抱走不就行了,才丁点儿大,干嘛就留他们住在这儿啊?”

        “景希身体不好,睡着了要是吹了风会感冒。”郁南城在一旁不紧不慢的说着。

        盛安然原本就疼爱郁景希,当然不能让他睡着了还出去吹风,当下就点头,“是,可不能让他这会儿走,这孩子本来就没什么安全感。”

        “那他呢?孩子留下,他走有什么问题?”邵司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我儿子长这么大没有离开过我,会不习惯。”

        郁南城轻飘飘的一句话,让邵司直接无言以对。

        气死人了,明明知道这男人不怀好意,偏偏每句话都能冠冕堂皇,什么段位啊?

        决定留宿后,盛安然就把自己的房间收拾腾了出来,

        “我没跟书静说,不好让你睡她的房间,所以你就睡我房间,我睡到她房间去好了。”

        郁南城自然是没意见,炸毛的又是邵司,“不行!我不同意,他怎么能睡你的房间?安然,你要记住男女有别啊,保护一下自己的隐私好不好,这事儿我绝不同意。”

        “那不然呢?”盛安然看着他,“家里就这么多房间。”

        “我勉强同意他跟我睡!”邵司瞪着眼睛,一副已经退让了好大一步的勉强神色。

        “我不愿意。”

        郁南城看了他一眼,“我不喜欢跟男人睡。”

        “你……”

        “行了。”盛安然打断了邵司的话,“别闹了,他就在这儿住一晚,住哪儿都一样,何况我房间也没什么隐私,你们俩都先出来,我换一下床单被套。”

        说着,便将邵司和郁南城都推出了房间,关上房门自己收拾去了。

        邵司抱着胳膊,不满的盯着郁南城,出言挤兑,

        “你堂堂一个总裁,干嘛非要跑到这儿来跟我们挤一间屋子啊?总不至于是好日子过的烦了,想来体验生活吧?”

        “我要说是的话,你信么?”

        郁南城丢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踱步朝着书柜走去了,俨然没把邵司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