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哪儿得罪他了

第一百一十三章 哪儿得罪他了

        一屋子的玫瑰花,还有卡片上道歉的话让这两天她郁闷纠结的心情稍稍放晴了些,可定下神坐下来后,却依旧是愁容不展。

        郁南城并不像表面那样冷冰冰,他是个负责的男人,不论是对身边的女人还是对孩子都是,这一点相处了这么久她心里明白。

        但这不是她能放心把郁景希就这么留在他身边的原因。

        先前因为担心郁景希的情况,她一直跟医院有联系,得知上吐下泻不是食物中毒而是感冒发烧造成的之后,她没有松一口气,反倒更加难受。

        在她看来,郁南城虽说对郁景希万般宠爱,但不够细心就是不够细心,从第一次见面吊灯砸下来差点砸到他再到后来三不五时就有个小病小灾来看,这些年他对孩子的照顾根本不够。

        还是应该找机会跟他谈谈孩子的事情。

        正想着,助理小张去而复返敲门进来,

        “经理,总部打电话来说临时抽查,郁总和董事会的几个老董事过会儿要来酒店视察,咱们要不要准备些什么?”

        盛安然回过神,“不用特意准备,跟平时一样就行,什么时候到?”

        “总部那边说郁总已经出发了,大概十五分钟就到了。”

        “好,通知今天负责大堂的王经理再点几个领班跟我一起去接待就行了,别的人各司其职。”

        交代了两句之后,盛安然理了理身上的职业装,面色从容的走出了办公室。

        郁南城不是那种喜欢花架子的人,他和董事会既然要来视察,看的就是酒店的平时情况,有底气的人自然不会慌张。

        下楼后不久,酒店门口先后停下三辆黑色轿车,陆续下来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四五十岁,不用问,都是董事会的成员,正与郁南城并肩走进酒店。

        盛安然跟郁南城对视了一眼,想起办公室那一屋子的鲜花,她眼中流露出几分笑意,冲着他点了一下头,“郁总。”

        其余的人,王经理依次打了招呼后,介绍给盛安然,“郁总就不用介绍了,这两位是董事会的赵董和吴董,盛经理应该还没见过。”

        盛安然微微弯腰,主动握了手。

        两位董事的神色都很严肃,一路都没露出什么笑容,也没说为什么,只说要看看酒店环境,盛安然安排了两个领班经理带着他们去,自己则是一头雾水跟在后面,心情有些忐忑。

        两个董事参观套房的时候,一直在比划着什么,窗帘的颜色什么的,郁南城在一旁听,时不时的点点头。

        盛安然拿着本子在一旁记录,虽然不知道这是要干什么,但是记录下来总没错。

        好一番忙活之后,两位董事提出要召集酒店的中高层十分钟后到会议室开个临时会议。

        王经理去组织会议,盛安然回办公室拿材料,刚走到门口,迎面遇到刚从洗手间回来的郁南城。

        “郁总。”她恭敬的打了招呼,犹豫了一秒,问道,“没听说过董事亲自来酒店视察环境的,今天两位董事突然要来视察,是有什么事情么?”

        郁南城看了她一眼,眼中浮起几分淡淡的诧异,凝神片刻道,

        “过两天有外宾来市里交流,不出意外的话,就住在这里,未免有什么意外,所以先来看看环境。”

        那日在医院后说了重话之后,就再也没联系过,他倒是没想到盛安然似乎一点没介意的样子,仿佛没把那日的事情放在心上。

        “有外宾要入住?”

        盛安然神色一紧,并未发现郁南城眼神的变化,“那到时候岂不是要把酒店的其他入住人员清空?安保也要加强?”

        “是这样,过会儿的会议就是要说这件事。”

        盛安然点点头,随手推开办公室门,

        “那我去拿材料,这就去开会。”

        开门的一刹那,浓郁的玫瑰香气扑面而来,郁南城正准备走的脚步顿住,下意识的朝着门内看了一眼,便看到一大片绚丽夺目的玫瑰堆满了办公室。

        眉心骤然拧起一道川字纹来。

        难怪浑然不在意那日医院的事情,看来她这段时间忙得很。

        “安保的事情……”

        盛安然拿了资料出来,话说了一半才发现郁南城并没有在门口等他,登时有些尴尬,幸好四顾无人,便干咳了两声,朝着会议室走去。

        会议内容跟郁南城说的一样,两位董事的确是为了过段时间接待外宾的事情来得,提的几个点也主要在安保和服务方面,另外还着重说了菜式。

        “外宾大概什么时候入住?”

        “三天后。”

        “时间太赶了,酒店这段时间的客人怎么办?”盛安然皱着眉,“只是预约的还好说,已经入住的怎么清空啊?”

        会议桌上众人面面相觑,这的确是个问题。

        三天时间,要把已预约的取消,还要把已入住的安排退房,必定是要遭到客人抱怨的,毕竟没事做谁也不想折腾换酒店住。

        众人议论时,一道清冷的声音凌驾在哗然声之上,清冷严厉,

        “这种小事情也要问我们怎么办,还需要酒店的负责人做什么?。”

        这话说得直接,毫无半点委婉之意,会议室的众人都愣了愣,屏气凝神望着盛安然,投去同情的目光。

        盛安然也是面色一僵,抿了抿唇,

        “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尽力处理好。”

        “不是尽力,是必须,当初集团聘用你来当酒店的经理,你自己应该清楚,看中的可不是你那作假的学历。”

        郁南城冷声纠正,冷冽的眼神仿佛裹着腊月寒霜似的,让人不敢直视。

        要说前面还是因为工作对她有所不满的话,还在情理之中,但这句话的针对之意已经相当明显,甚至把当初她简历作假的事情翻了出来。

        盛安然的脸色一度十分难堪。

        会议结束后,众人陆陆续续作鸟兽散,郁南城也没再跟盛安然说一句话,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酒店。

        众人站在酒店门口,眼看着郁南城和两位董事的车开远了,这才集体松了一口气。

        小张在盛安然的耳边小声道,

        “盛经理,你是不是哪儿得罪郁总了啊?”

        盛安然的眉头皱的很深,没好气的瞥了小张一眼,

        “谁知道啊?神经病。”

        这不是莫名其妙么?早上才给她送了花,下午这又是哪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