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流氓应该用在这里

第一百二十一章 流氓应该用在这里

        盛安然脸色涨得通红,

        “我……我没这么想。”

        郁南城勾起唇角,似笑非笑的盯着她,“是吗?看起来可不像。”

        盛安然此刻抱着胸一副全身戒备的样子,脑子里想的是什么,显而易见。

        见他盯着自己,她下意识低头看了自己一眼,犹豫着放下手来,硬着头皮质问,

        “不管我怎么想的,你把我带到这儿来是什么意思?我可以为刚刚的事情道歉,但是你必须开门放我出去。”

        郁南城毫无动弹的意思,索性转过身靠在了浴缸边缘的枕头上,低沉的嗓音染着浴室里的水汽,莫名的暧昧,“我对空口的道歉没有兴趣。”

        盛安然急了,

        “那你究竟要我怎么样?”

        “过来擦背。”

        言简意赅的四个字在浴室里回荡,盛安然整个人在原地僵化了好一会儿都没能动弹,瞪直了眼睛望着郁南城的后背,语无伦次道,

        “你……你开什么玩笑?”

        “你也可以当做是玩笑,如果你想跟我在浴室里面就这么待上一个下午的话。”

        “你……”

        望着郁南城的背影,盛安然恨不得把他摁到水里去。

        怎么会有这种小心眼又无赖的理直气壮的男人?她不过就是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至于这么记仇,还用这种方式来报复么?简直睚眦必报。

        浴室的温度渐渐升高,盛安然穿着的白体恤前胸后背都已经湿透了,要是就这么跟他僵持的话,不气死也得热死了!

        权衡再三,盛安然咬着牙走到了浴缸边缘,几乎是用鼻孔出的声音,瓮声瓮气道,

        “怎么擦?”

        郁南城抬起头看了她一眼,“仔细擦。”

        这不废话么?

        盛安然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懒得再问他,随手拿了搭在一旁的毛巾,在浴缸里面十分敷衍的挤了一把,在他的肩膀上擦了起来。

        浴缸里的水很清,她洗毛巾的时候随意瞄了一眼,疑似瞥到某人双腿中间某个位置,当下心中鼓点乱奏,赶忙收回目光,心脏却还是咚咚乱跳个不停,连带着手上擦背的动作都有些不受控制,僵硬的像机械运动。

        而郁南城也没舒服到哪儿去。

        他愿意是捉弄一下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却没想到被她擦着背,身体竟然渐渐开始不受控制,隐隐有要起反应的征兆,脸色都变了。

        “行了。”

        盛安然正要擦他胸膛,忽然被他捉住了手,当下心中一惊,

        “你干嘛?还没擦完?你不是要仔细擦么?”

        郁南城避开了她的目光,拂下她的手,声音沙哑隐忍,

        “你可以出去了。”

        “你怎么了?”盛安然眉头一皱,俯身凑近了看刚刚擦的胸膛位置,疑惑道,“我没用力啊。”

        说着,她便伸手去摸。

        说话的气息洒在郁南城的脖颈上,酥酥麻麻,他隐忍到了极致,粗暴的按住了她乱动的手,沉声道,

        “别动。”

        炙热的体温将盛安然手包裹,一抬头,便看到郁南城眼中的包含欲望的光芒,她不是未经世事的少女,一下子明白过来,僵在原地,动也不敢动了。

        “出去。”郁南城收回手,眉头皱的极紧。

        盛安然回过神,脸上涨得通红,一句话也不敢接,扶着浴缸便要起身走人,可浴缸地滑,她又心神不宁,刚转过身还没走一步,一下子踩在泡沫上一个踉跄,整个人仰面摔去。

        “哗啦”浴缸里溅起巨大的水花,伴随着盛安然尖叫的声音,在狭窄的空间里回荡,她惊恐的扑腾了好会儿,喝了好几口水,最终扶着浴缸里唯一一个‘支撑’爬了起来,剧烈的咳嗽着。

        睁开眼的瞬间,咳嗽声却都哽在了喉咙里。

        这浴缸里唯一一个支撑,除了赤身裸体的某人之外,什么也没有。

        而她此刻正攀着某人宽厚的肩膀,以一个极为销魂的姿势趴在他的身上,身上的白体恤早就湿透,连里面的粉色内衣都看的一清二楚,这个火爆的场面,任凭是谁看了,都引人遐想。

        更尴尬的是,她清晰的感受到了双腿之间异样的坚挺。

        “流氓!”她怒斥一声,嗔圆了眼睛,仰头瞪着郁南城,手忙脚乱摁着他的肩膀便试图起身。

        郁南城却被她这一声‘流氓’骂的来了火气,毫不客气的托住了她的腰,朝着自己胸膛拉了过来,光滑的浴缸壁配合的十分巧妙,盛安然直接脚底打滑,整个人扑在了郁南城的身上。

        “流氓这两个字不是这么用的。”

        沙哑的声音成了她耳边最后的回响,紧跟着一只大手便压着她的后脑勺,整个人失去重心,朝着郁南城那张脸靠去,炙热的唇纠缠在一起,搅乱了所有的理智,终止了所有的挣扎。

        浴缸里水波潋滟,曼妙的身子上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顺着脊背弧线一路游移往下,托住了丰满的臀部,大力的揉捏。

        “啊……”纠缠的吻中溢出一道难捱的惊呼声,盛安然仿佛找回了片刻的清明,可是下一秒,这片刻的清明也被激情冲刷的无影无踪。

        郁南城吻得很有技巧,她在他的霸道攻势下欲罢不能。

        热裤不知道什么时候褪到脚踝,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水中的坚挺摩挲着她身体最娇嫩的皮肤,敏感的神经几乎是瞬间被挑起,热流冲上头顶,身体不受控制的迎合着他的一切。

        郁南城的大手托着她的腰身,清冷的眸中染着浓浓的情欲,他埋头在她颈窝,细细的撕咬这她的耳垂,分散她的注意力。

        “啊……”

        几乎是毫无准备的一刹那,身体被他的硕大冲破填满。

        “哗啦”一声巨响,溅起的水花从浴缸溢出,痛并欢愉的矛盾中,她高高的仰起脖颈,满面潮红,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滴落在浴缸中,和暧昧不明的液体混合为一体。

        看着女人面若桃花的模样,郁南城凑近她的耳朵,哑着嗓子呼气,

        “流氓应该用在这里。”

        盛安然满面通红,咬着下唇还没来得及回应,身下又受到郁南城粗暴的一个挺身,于是勾着他的脖颈又是一道高亢的呻吟,混合着含混不清的怒骂声,

        “流氓——”

        这句流氓骂的千回百转,分外销魂,郁南城眼中情欲大动。

        “啊啊啊……”

        随着女人的呻吟声,浴缸里“啪啪”的声音越来越高频率,源源不断的水从边缘溢出,淹了整个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