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放开我

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放开我

        翌日下午,谈书静开车把盛安然送到酒店。

        “要我送你进去么?”谈书静打趣,“说不定能遇到郁南城,你不好意思,我帮你答复他怎么样。”

        “不胡说你能死是不是?”

        盛安然白了她一眼,

        “开一下后备箱,这段时间小星星就托给你了。”

        “知道啦,”谈书静靠在椅背上,冲着她眨眨眼,“你还是好好想想你自己的事情吧,比如给小星星找个后爹之类的,别的不用你操心。”

        盛安然简直无语,从今天一大早开始,谈书静就三句话不离郁南城,她都怀疑是不是郁南城给钱收买她了,这么刷存在感。

        拿了行李箱后,确认谈书静的车开走了,她这才放心拉着箱子进了酒店,直接到了店长安排的房间门口,用自己的备用房卡刷开了门。

        “怎么是套房?”她嘀咕了一声,拉着自己的行李箱往卧室走去。

        先前接到短信的时候她也没仔细看,还以为是个普通商务间,刚刚走到房间门口才想起来,这层楼都是套房,什么情况?

        这间套房是个大开间,卧室与客厅之间是一扇巨大的屏风相隔,拉着行李箱刚进卧室,便听到一道开门声,紧跟着,一幕令人血脉贲张的画面便映在了眼睛里。

        郁南城下身仅仅围着一条宽大的白色浴巾,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湿漉漉的头发还在滴水,从小麦色的胸膛上划过,落在毛巾与身体的缝隙中,让人忍不住的浮想联翩。

        “看够了吗?”

        郁南城望着她,眼神戏谑。

        盛安然迅速避开目光,急声道,

        “你怎么在这儿?”

        郁南城走近一步,反问道,

        “你不知道这件房间一直都是我住的么?”

        “我……我不知道啊……”盛安然脸色一变,“那应该是我走错了……”

        说着她便拉着箱子转过身去。

        还没走出屏风,外间‘滴滴’电子锁开门的声音分外清晰,紧跟着便响起酒店服务生交谈的声音。

        盛安然心中咯噔一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过身,踮脚捂住了郁南城的嘴,环顾了一圈后,情急之下拉着郁南城躲到了与卧室相连的阳台,借着窗帘的遮挡隐没了身影。

        这要是被人看到她跟郁南城在卧室里面这样,误会就大了。

        躲好之后,盛安然稍稍松了口气,直到手腕上忽然传来稳健的力道,挪开了她的手,一字一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干什么?”

        盛安然硬着头皮抬起头来,对上郁南城不悦的目光,讨好道,

        “算我求你,你配合一下,就当是为了我工作。”

        看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郁南城眼中划过一抹促狭的神色,膝盖微微弯曲,逼近了一步。

        盛安然面色一变,往后退一步。

        他再近一步。

        盛安然只觉得后背一凉,整个后背已经贴在了冰凉的玻璃上,退无可退,而郁南城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双手扶着她的肩膀,顺势将她压在玻璃上,微微俯身,挡住了所有的阳光。

        “你放开我。”盛安然压低了声音,一脸的大惊失色。

        她怎么忘了郁南城在独处的时候根本就是个流氓这事儿了?而且刚刚干嘛要拉他进来?让他在里面应付不是更好么?

        脑子呢?盛安然。

        郁南城原本也只是逗逗她,并未起意,可她这副恼羞成怒的样子反倒觉得可爱,咬牙切齿一副要吃人却又奈何不得的模样,像是一头炸了毛的小野猫。

        “怎么有行李箱啊?”

        卧室里忽然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俩人的僵持。

        盛安然脸色一白,一颗心都提了起来,咬牙瞪着郁南城,仿佛他要是再敢做什么,就一口咬上去一样。

        “是郁总的,他中午就到了,明天不是要接待外宾么?郁总全程陪同,所以这段时间都会住在酒店。”

        “这样啊,那郁总人呢,不在么?”

        “有事儿出去了吧,哎对了,赶紧放下,郁总的东西别随便乱动,卧室咱们还是先别收拾了。”

        “多亏你提醒,差点忘了。”

        屋子里面收拾东西的声音停了下来,盛安然靠在玻璃门上松了口气。

        这口气还没松完,便又听到屋里说话的声音,这次压低了些。

        “艾丽,郁总是不是跟盛经理那个什么啊?”

        “你也听说啦,这事儿酒店的人都传遍了,那天雯雯跳楼,郁总当着那么多人把盛经理抱下来的哎,这要是都看不出来,就真的是瞎了。”

        “所以郁总跟高雅雯的婚事呢,是不是也吹了。”

        “谁知道啊,盛经理自己也有家庭呢,女儿都那么大了,还做出这种事来真是不要脸,我之前还挺佩服她来着,现在来看她能做到经理这个位置,肯定是一路睡上来的。”

        “我感觉也是,之前还听说她老公给她送玫瑰送了一屋子,转头就跟郁总搭上了,她也挺有手段的哎,那么多女人都靠近不了咱们郁总,她用的什么本事啊?”

        “还能是哪儿的本事,肯定是那方面的本事呗。”

        “……”

        盛安然握紧了拳头,眉头拧成了川字型,脸色十分难堪。

        她知道那天之后,酒店有不少风言风语,也做好了这些准备,但是做好准备跟自己亲耳听到这些不堪入耳的议论又是两回事。

        郁南城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看着她脸上原先的恼火娇羞渐渐变了色,极力隐忍的委屈在阴影的笼罩下显得分外让人心疼。

        他松开手,而后迅速拉开门,两道影子在阳光的照射下,映在卧室里。

        “郁总……”

        屋子里响起两道错落的惊呼声。

        “我看你们私下议论的很起劲,不如当着我们的面说说看,酒店都是谁在传这些事,又是怎么传的。”

        两个服务生看到面前两道身影后,吓得魂飞魄散,话都说不利索了。

        “郁总,我们也是听别人说的,就是随口一说,是我们错了,我们什么也没看到就,您跟盛经理怎么可能有什么,我们错了。”

        “是吗?”

        郁南城冷眼盯着面前两个服务生,神情冷漠至极,

        “传的不错,而且我跟盛经理之间,还真的不只是你们说的这一点半点的事情。”

        听到这话,盛安然诧异的看向郁南城,猝不及防间,冰凉的手背被温热包裹住,他竟直接当着两个服务生的面牵起了她的手,

        “这回看清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