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五章 你觉得我会放你走吗

第一百四十五章 你觉得我会放你走吗

        佣人点头如捣蒜,一脸为难,

        “少夫人,客房一股霉味儿空气不好,老爷交代了让您住少爷屋子,少爷睡客房,您先休息吧,有事儿叫我就成。”

        丢下这话,佣人便麻溜的跑了。

        盛安然没辙,也不能追上去,这老宅大得很,一不留神就走串了院子,黑灯瞎火的找都找不回来,也就既来之则安之了。

        郁南城的屋子也是跟着大院一样古朴的很,都是黄花梨的老家具,屋子朝南,进屋分东西两间屋子,东边一间似乎是书房,半敞着门,露出里面一张朝门的书桌,挂着毛笔,铺着宣纸。

        他还练书法呢?盛安然有些诧异,推开门走了进去。

        桌上镇纸压着裁剪好的宣纸,近看看到纸上的内容后,盛安然噗嗤笑出声来,扶着桌角好一阵乐。

        龙飞凤舞的‘无聊至极’四个大字跃然纸上。

        这板正的环境,严肃的氛围,还有某个一丝不苟的男人,谁能想得到他会在宣纸上写这种话呢?

        盛安然来了兴致,看到旁边的垃圾桶里面丢着三五个纸团,便蹲下身扒拉出来。

        一张写着‘真是烦啊’,另一张写着‘天气不好’,还有一张甚至写着‘明天早起’。

        一连串无厘头的书法大作看下来,盛安然乐的不行,连郁南城进来都不知道。

        “你笑什么呢?”

        郁南城边走边问。

        “这都是你写的?”盛安然憋着笑,脸都憋红了。

        看到‘大作’,郁南城脸色陡然青了又白,半晌绷着脸道,“翻垃圾桶是你的习惯吗?”

        “翻垃圾桶不是我的习惯,但是看到某人的大作,我觉得以后可以培养一下。”

        “无聊。”

        “是无聊至极。”盛安然一脸的揶揄。

        看到郁南城吃瘪的样子,她更是笑的肚子疼,没注意,失去重心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半晌都起不来。

        郁南城正丢脸着,看到她坐地上了,也转为无奈,走上前去朝着她伸出手,“行了,笑够了就起来,地上很凉。”

        盛安然搭着他的手,眨眨眼揶揄之色更加明目张胆,问,“明天早起吗?”

        郁南城被她调侃的恼羞成怒,抓住她的手腕猛地便将她提了起来。

        盛安然没设防,整个人被一股巨大的拉力从地上拉起来,站起身后由于惯性又一下子扑到他的胸口,笑意还挂在脸上没来得及收回,后腰上便被一只大手猛地一托,她便紧贴在了他的胸膛上,仰着脸怔怔的望着他。

        “还笑吗?”郁南城低头警告,嗓音低沉,极富有侵略性。

        盛安然回过神,挣扎起来,“你放开我。”

        “你不是笑我吗?现在可以随便笑了。”郁南城并没有半点松手的意思,反而托的更紧,让她连半点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盛安然急了,“爷爷说让你住客房的,你在这儿干什么?我告诉爷爷你欺负我。”

        “哦?”郁南城的尾音颇为意味深长,“我刚刚跟爷爷谈了半个小时的工作,可没听他说过半句让我住客房的意思。”

        盛安然愣了一下,瞪直了眼睛,

        “你什么意思啊?你以为我故意进你房间啊?你想什么呢?”

        郁南城哭笑不得,刚起的那么点儿戏谑心思都被她蠢萌认真的样子给打散了,

        “你就不觉得是爷爷故意这么安排的?”

        盛安然一怔,脸上陡然就烧了起来,“不……不会吧。”

        “有什么不会?”郁南城低下头,凑得离她的脸更近,“爷爷为老不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为了多让我生几个孩子,什么都干的出来。”

        盛安然的头低的更深,虽说两个人平时也没少睡在一起,可是这毕竟是郁家的老宅,这环境氛围莫名的让人觉得应该做个矜持的人。

        可是郁南城离她这么近,真的很难把持啊!

        “你……你松开我。”盛安然抿着唇,说话都有些磕巴,“我自己睡客房去。”

        “都进了我的房间了,你觉得我还会放你走吗?”

        头顶传来某人意味深长的声音。

        “你要干嘛?”

        她抬头,还没回过神,腰上一紧,便是一阵天旋地转,郁南城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朝着东屋卧室走去。

        她被丢在光滑的锦缎被面上,有些吃痛,郁南城站在床边,俯身下来,将她的双手高高举过头顶,直勾勾的望着她的脸。

        “你别看。”盛安然觉得羞耻极了,急急地撇过脸去。

        郁南城便吻着她的耳垂,一路吻过她的脖颈,吻到胸口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溢出嘶哑的声音,垂在床畔的双腿也弓了起来。

        “下周我要出差,有段时间不能陪你,所以我觉得这两天提前把你喂饱了比较好,你觉得呢?”

        他说话的时候用膝盖分开了她的双腿,隔着西装裤摩挲着她的大腿内侧。

        盛安然差一点就尖叫出来了,强忍着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你能不能闭嘴。”

        自从跟郁南城在一起之后,她算是真正体验到了什么叫衣冠禽兽,上床和下床完全是两种人。

        他平时在外面一副高不可攀不食人间烟火的禁欲模样,一到了床上简直就是兽性大发,每次都把她折腾的死去活来。

        郁南城单手挑开了领带,修长的手指将衬衫扣子解开,露出小麦色的健硕胸膛,呼吸粗重,沉睿的眸中染着戏谑,

        “才昨天一天没陪你,就这么急不可耐?”

        “郁南城……”盛安然握紧了拳头,恨不得一脚把他踢下床去。

        可话音刚落,身下的摩擦猛地击中了她的某个脆弱神经,当下叫出声来,

        “啊……”

        这一下撞的她所有的理智支离破碎,郁南城却一副居高临下看好戏的态度,不紧不慢的揉弄着她的身体,

        “刚刚叫我什么?”

        盛安然咬着牙,“郁南城……啊……”

        他在边缘试探,可就是不给她一个痛快,快感也停留在边缘的地带徘徊,盛安然快被他折磨的疯了,难耐中缴械投降,直接改了口,

        “南城……”

        “要吗?”郁南城俯身咬住她的耳垂,她的耳朵里满是他的呼吸。

        她喘息的剧烈,艰难的点着头,“要……”

        “要什么?”

        “要你。”

        “叫我的名字。”

        “城……”一双素手将身侧的被单攥的十分紧,粉嫩的唇呢喃的发出销魂蚀骨的声音,“城,我要你……”

        盛情的邀请让人难以自持,郁南城眸中浴火大盛,提起她的腰身,猛地挺入,呼啸而来的欲望席卷了整个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