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当年真的是意外吗?

第一百五十一章 当年真的是意外吗?

        新闻的事情,盛安然并未过分放在心上,都是花边新闻,闹一闹也就石沉大海了,何况媒体一面之词说的虽然难听,但是毕竟还只是感情牵扯,粉丝再闹,也不至于这么蛮不讲理,这两天稍微注意一点就好。

        在这件事上,小张过于紧张了,郁南城的态度虽然才是正常的理智反应。

        下午下班前,盛安然关了电脑收拾好东西从办公室出去。

        办公室格子间里的职员都还没走,她看了一眼手表,抬头道,“到点下班了,最近不忙,到时见就下班,不用等我。”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露出笑脸来。

        “怎么?就怕我说让你们加班是吧。”盛安然笑着问。

        办公室里错落着高低不一的笑声。

        办公室的人都被上周季度统计加班给吓惨了,一到下班习惯性都绷着一口气,生怕领导又提出加班的要求。

        刚出了电梯,还没走几步路呢,前台的雯雯便叫住了盛安然。

        “盛经理,你要走啊。”

        盛安然回过头,看到雯雯紧张的面色,有些愕然,“怎么了?”

        “小张哥没跟你说么?我给他发短信了啊。”

        雯雯今天白天没班,也是刚到,刚换上一身米色的套装制服到前台值班,胸口铭牌还没来得及别上,见状慌里慌张的走近盛安然身侧,

        “盛经理,我刚刚来的时候看到路口有一辆面包车,车里有两台摄像机正对着咱们酒店门口呢,我一猜就是来拍你的。”

        闻言,盛安然皱了皱眉。

        还真有记者来了。

        最近娱乐圈怕是真是没新闻可发了,邵司刚红没两天顶多算个三线小流量,这帮记者平时就喜欢无事生非,这次抓到这么个机会,还不知道要怎么利用呢。

        正说话呢,小张也从电梯下来,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拍着脑袋说自己把短信的事情给忘了。

        “盛经理,您今天还是别出去了,住在酒店吧。”雯雯一脸的关切。

        “对,郁总那间房一直有人打扫,直接就能住……”

        小张话说了一半猛地闭上了嘴,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拿眼睛偷偷看盛安然的反应。

        盛安然皱了皱眉,神色没多大的异样,似乎没把这话放在心上,

        “不用了,我要去接女儿。”

        盛小星和郁景希先前报了游泳班,课程还没结束,原本接送都是郁南城的管家负责的,但是今天出门前跟他们俩约好了晚上她亲自去接的。

        孩子面前许诺过的事情,盛安然向来很看重。

        “我送你。”

        一道清晰的男声自三人身后传来。

        盛安然回头一看,便看到天恩的身影,双手插兜,一如往常的白体恤黑长裤,一张少年期十足的脸上,却挂着七分老成。

        “你送我?”盛安然愣了愣。

        天恩的手从裤兜里摸出一把车钥匙在盛安然眼前晃了晃,“走吗?”

        ——

        “我还以为这么短的时间,你有本事弄来一辆车呢。”

        地下车库,盛安然系上安全带,笑道,“南城什么时候把车钥匙给你的?”

        天恩倒车离开车位,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方向,显得分外好看。

        “他走之前,我找他报销车费的时候,估计是不想搭理我吧。”

        盛安然无奈的笑了笑,“报销的小事我早说了你直接找我就行了,而且你要是缺钱也找我,不用找他的。”

        “没事。”天恩若有所思的望着挡风玻璃外的街景,“我跟他要也是天经地义的。”

        盛安然以为他还在说之前撞伤他责任归属的事情,便忍不住解释,

        “天恩,撞伤你的人是我,南城把责任归到公司头上也是为我开脱,但是说到底责任是在我的,我负责你之后的生活才是天经地义。”

        “我说的不是这个,是他……”

        天恩的眉头皱了皱,没有继续说下去。

        “谁?怎么了?”盛安然不明就里。

        “没什么。”天恩转移了话题,过天桥,一瞬间的光影交错,挡住了他眼中一闪而逝的阴霾,

        “新闻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应对。”

        提到这件事,盛安然便觉得有些头疼,“不知道呢,我想顺其自然,这个时候我自己要是主动出来解释什么的话,反倒像是此地无银,何况小司那边还没跟我联系呢,不知道他们那边打算怎么办。”

        “还是要跟他们那边商量好,出一个一致的说法。”天恩点了一下头,眸中的明暗有些微妙,

        “我看网上有人在解释你跟邵司的关系,说盛唐集团在安排旅游节目之前并没有人知道,看样子是打算撇清关系了。”

        闻言,盛安然皱了皱眉,“是么?”

        “嗯,我查了文章首发人的ID,是盛唐的内部职员,技术部的。”

        盛安然的身份被曝光之后,网上很快有人质疑早前邵司的出道综艺明星素人的旅行节目是不是早就内定好了的,毕竟盛安然当时作为周年庆的负责人,完全有可能假公济私。

        这样的质疑,很快就被网上突然杀出来的一则文章给压了下去。

        一名号称是盛唐集团酒店内部员工的人,自称是知情者,表示酒店的所有人都不知道盛安然和邵司之间有什么关系,直接撇清了盛安然和盛唐集团之间的关系,将矛头轻松转移。

        “他是个商人,怎么做,能让损失最小化是他的第一考虑,也无可厚非。”天恩低沉的嗓音在车厢里回荡。

        却忽然触动了盛安然心里一直紧绷着的一根弦似的,嗡嗡作响。

        郁南城是个利益主义者,所以什么事情在他眼中都是用利益获得的方式去掂量,在他身上,很难看到有私人感情干涉到理智的行为或情绪。

        这次她被卷入不伦恋的花边新闻中,若是没有郁南城的指示,盛唐集团的公关也不敢随意做出这样的应对,天恩说的对,他是理智的,这样的做法无可厚非,毕竟拉着集团陪她名誉受损,百害而无一利。

        所以景希当年的意外,真的是个意外么?

        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去往最坏的方向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