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条理清晰,逻辑分明

第一百五十三章 条理清晰,逻辑分明

        郁景希不能说话的事情,一直都是老爷子的一块心病,毕竟当年郁南城把孩子给他照顾,是在他这儿出的事,为了这件事,他内疚了这么多年,总觉得是自己当年没让人照顾好景希。

        盛安然这么一提醒,他也觉得当年的这场意外似乎是另有蹊跷。

        晚餐后,管家老周将盛安然一行人送到宅院门口,隔着车门说到,

        “盛小姐您放心,当年的保姆虽然被辞退了,但是家里都有档案记录在册的,我晚上就去查查,找到线索了就告诉你。”

        “好,麻烦您了。”

        盛安然点了一下头,算是道了谢。

        回去路上,两个孩子在后座睡着了,天恩从后视镜里看到盛安然心事重重的样子,便问道,“是担心就算是拿到了线索,你也没精力去查么?”

        盛安然回过神,点了一下头,“你是蛔虫么?别人想什么你都猜得到。”

        “我只是想毛遂自荐一下,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天恩神色淡淡,“你要是放心我的话,就把这件事交给我来做。”

        “你?”盛安然一愣,“你要怎么做?”

        “首先拿到当年照顾景希的所有保姆的资料,把当年有可能跟这件事有关的人都找到,查清他们现在的生活情况,以及当年景希出事前后他们银行账户的情况,是否有异常打款,后面的你应该可以猜到吧。”

        条理清晰,逻辑分明。

        只剩下唯一一点疑惑,“天恩,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一点点吧,我以前好像做的职业跟这些有关。”天恩笑了笑,调侃道,“可能我以前是个警察。”

        “怎么可能。”盛安然撇撇嘴,“你顶多二十岁,实习的资格都够不上,肯定还没毕业。”

        天恩不置可否,夜色下,晦暗的神色藏得极深。

        翌日,盛安然没去上班,一大早接到邵司的电话,约在邵司签约的公司,准备谈谈这次危机公关的事情。

        “姐,又给你添麻烦了。”邵司一见到盛安然便一脸的歉疚,“这帮记者我看他们是疯了,什么都敢写。”

        盛安然拍拍他的肩膀,先让邵司的助理带着郁景希和盛小星去玩。

        “这件事原本没什么问题,但是早上出了新的情况。”邵司的经纪人雷俊愁眉苦脸的叹气。

        “盛安瑶。”盛安然接过话,“我来的路上看到新闻了,她也真敢干得出来这件事。”

        凌晨时分,网上有人自称是邵司女朋友的闺蜜,主动爆料邵司这些年跟女友的感情非常好,但是却一直被盛安然死缠着不放,出于感激,也出于盛安然的背景强大,邵司不得不妥协。

        爆料内容与事实情况南辕北辙,偏偏网友就吃这一套,网上都转发疯了。

        “律师函已经发了,法院也已经脸了,但是名誉侵犯这官司结果下来还要一段时间,要是我们什么都不做的话,就等着这次的风波把邵司的事业全盘拉下来了,这才刚起步,根基本来就不稳。”

        “拉下来就拉下来。”邵司沉着脸,“我就是不做这行了,也不可能用你们说的方案。”

        “方案?”盛安然眉头一皱,“你们准备用什么方案解决?”

        邵司看着雷俊,“我姐在这儿,你敢说给我姐听听吗?”

        雷俊小心翼翼的打量着盛安然脸色,

        “我们也是觉得,要不索性顺水推舟,就承认邵司和盛安瑶的恋情算了,而且我们跟盛安瑶那边联系过了,她愿意配合,并且帮你们澄清照片的事情。”

        “除非我疯了。”邵司毫不客气的白了雷俊一眼。

        盛安然犹豫了片刻,再三确认道,“你们跟盛安瑶确认过了,她肯帮这个忙?”

        “是,确认过了。”雷俊喜不自胜。

        “姐,你不是吧……”邵司急眼了。

        盛安然看了邵司一眼,意味深长道,“你急什么,我又没答应,这件事,还有另外一个解决方案。”

        盛安瑶这么爽快答应帮忙,并且还能保证她自己去澄清就会有效果,那只有一个可能性,这件事根本就是她在幕后操作的。

        既然知道源头了,那就好办了。

        夜幕降临,耳机里传来天恩的声音,“她的车来了,预计还有十分钟就会上楼,你们躲好了,别被发现。”

        “明白。”盛安然压住耳机,拉高了脸上的口罩,按响门铃。

        很快就有人开门来了,

        “谁阿?”

        开门后,入目就是栗棕色的卷发,皮肤白嫩的比女人都好,长相跟邵司有七分相似,只是这一米八的身高却无半点阳刚之气,此刻随意的裹着酒店的浴袍,警惕的打量着盛安然,

        “我没点餐啊。”男人皱眉。

        “这是酒店做活动送的,红酒和两人份的西餐。”

        “每个房间都有?”

        “当然不是,只是贵宾客房的人才有,”盛安然压低了声音,可以让自己的嗓音听着沙哑恭敬些。

        果然,一听到‘贵宾’两个字,男人眉毛都扬起来了,得意的拉开房门,“进来吧,算你们酒店知道事儿,服务态度还不错,进来小心点,别踩坏我东西。”

        盛安然推着餐车进屋,看到地上沿路都是蜡烛和玫瑰花瓣,从半开的门缝里看到卧室床上丢着一堆情趣用品,什么小皮鞭,眼罩,手铐之类的,简直震惊。

        盛安瑶还好这口呢?够会玩儿的啊!

        “放下就走吧,还在这儿干什么?”

        “我把红酒先给您醒了。”

        盛安然定定神,将醒酒器拿出来醒酒,不慌不忙的打量着四周,趁着男人不注意的时候,把针孔摄像机按在了餐桌的花瓶里。

        做完这一切之后,她便推着餐车离开了房间,刚出门不久,便在走廊上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走来,尽管戴着墨镜口罩,身上却还是散发着一股蛮横无理的劲儿。

        “等会儿。”

        盛安瑶忽然叫住了她。

        盛安然心中一紧,握紧了餐车的把手转过身来,却低着头,不敢抬头看她。

        “叫服务员过会儿给我送瓶红酒进去。”

        盛安然松了口气,连连点头。

        然后低着头,与她擦肩而过。

        身后开门的声音在走廊上响起,一直听到关门声,盛安然这才迅速摸出房卡,推着餐车进了对门的房间。

        一进门,谈书静便拉住了她,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被盛安瑶认出来了呢,结果就是给我来瓶红酒,这女人可真够可以的,随时随地都要显摆自己身份高贵,把人踩在脚下。”

        “行了,别吐槽了。”盛安然摘下口罩,

        “画面调试好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