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自己找到了吗

第一百六十五章 自己找到了吗

        盛安然正准备叫‘爸’,听到这一声‘护士’,当下愣住了。

        “我睡了多久了?”

        盛青山从床上坐了起来,靠在床头似乎要下床。

        盛安然忙伸手扶住了他,却被他推开了,“没事,我自己来。”

        说着,便自己下了床,摸索着穿上鞋,双手探到床尾,扶着周围的东西缓缓朝着阳台方向走去。

        “今天天气好像挺不错的?”他走到阳台,盛安然眼疾手快帮他拉开了门。

        “谢谢。”盛青山点了一下头,走到阳台上,“空气挺好的,好像是下过雨了吧。”

        说着话,他忽的踉跄了一下,脚下被椅子绊住了。

        “爸。”盛安然惊呼出声。

        盛青山扶着椅子边缘勉强站稳,诧异的回过头,望向出声的地方。

        “安然?”他神色怔怔,眼前却是一片模糊。

        盛安然快步走上前来扶住了他,“是我,爸,您都病成这样了,电话里怎么什么也不跟我说?”

        惊讶之余,盛青山脸上露出几分喜悦来,“来,你坐,这有什么好说的,人年纪大了都有病灾,我这还算好的,不痛不痒,就是平时生活上稍微有些不方便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事情被他说得轻描淡写,盛安然听着却更加的不是滋味。

        “怎么搬到疗养院来住了,家里没人来看你么?”

        “你阿姨忙公司的事情,安瑶准备结婚呢,偶尔会来看我,对了,安瑶结婚的请柬给你发了么?”

        盛安然犹豫了几秒,“发了。”

        盛安瑶要结婚的事情她有所耳闻,还都是从谈书静那儿知道的,她朋友多,有不少人都接到了盛安瑶的请柬,但是她这个做妹妹的却没收到。

        只是这会儿盛青山病着,她也不想他生气,就随口撒了个谎而已。

        “安瑶这孩子被她妈惯坏了,脾气不好,也喜欢耍小性子我是知道的,但她毕竟是你姐姐,看在我的面子上,婚礼你会来的吧。”

        “我会去的。”

        “那就好。”盛青山欣慰的点了点头,握着盛安然的手道,“我知道你不喜欢你阿姨她们母女,一直都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跟她们计较,你是个懂事的孩子,像你妈。”

        “您还,记得我妈?”

        “记得,怎么会不记得呢?”盛青山仿佛想起了过往,失去焦距的眼睛望着空气,多重滋味齐齐涌上心头,声音很沧桑,仿佛裹着浓厚的歉疚与懊悔,

        “我还不知道以后怎么到下面去见你妈呢。”

        盛安然坐在一旁,无从安慰,也知道自己不管说什么都不合适。

        在疗养院陪着父亲待了一下午才走,开车回家后只觉得家里空荡荡的,像是一个巨大的盒子,没有半点暖意。

        盛青山当初以为是遇到了真爱放弃了陪他白手起家的妻子,到老了身边却空无一人,儿女算什么?儿女的思想从未跟父母在一个平行空间,能相濡以沫的只有你的终身伴侣,而这个终身伴侣,万里挑一也未必能找到灵魂契合的人。

        自己找到了么?

        盛安然心中激荡着这句话,在黑暗中坐了好久,她忽然醒悟了似的,摸出手机定了机票,拎包下楼,打车去机场,一气呵成。

        ——

        京都,比起金陵的七月,酷暑有过之而无不及,繁华也是。

        盛安然下飞机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机场外面的热浪扑面而来,好在是晚上。

        “师傅,去中环路盛唐酒店。”

        郁南城出差,大多时候住的是自家酒店。

        “好嘞。”

        会议结束已经是十二点,郁南城被工作人员簇拥着,出了会议室还在走廊上叮嘱会议内容,周方在一旁拿着平板记录合约的修改内容。

        “他们提出来的条件可以接受,但是不用表现出我们很轻易就可以接受的样子……”

        “好,我明白,明天早上我会单独再跟他们的人接洽一下,表明我们这边接受新的条件有一定的难度。”

        “嗯。”

        郁南城的脚步忽然在走廊上停住,身后跟着的三个人也都跟着停了下来,面面相觑之余,顺着郁南城的目光望去。

        看到酒店套房门口的身影时,周方神色一怔。

        “盛经理……”

        “咳咳,那个,郁总我带他们另外去开个套房。”周方迅速回过神,带着另外两个助理转身就走,十分识相。

        长长的走廊上,就剩下对视的二人。

        郁南城阔步走过去,难以掩饰眼中的诧异,“你怎么来了?”

        盛安然深吸了一口气,扑到了他的怀里。

        尽管没有说话,可是这样的举动却比一切的甜言蜜语都要来的实在,更遑论她抬起头直接吻了上来。

        她的主动权很快就被掠夺,被动的被抵在墙上。

        郁南城摸出房卡在门上滴了一声。

        一阵急促的开关门声后,宽敞的套房里回荡着男女粗重的喘息,衣料摩挲的声音在屋子里簌簌作响,男女衣物混杂在一起,从门口丢到沙发。

        激情过后,窗外明月高悬。

        盛安然躺在他臂弯中,脸上的潮红逐渐退去,唏嘘道,

        “我下午去见我爸了,我爸在疗养院,看样子,家里公司是都交给我那个姐姐和后妈了,她们也不怎么到医院看他,我爸说,他想我妈了。”

        “所以你就来找我了?”

        郁南城拨弄着她额头上凌乱的头发,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搂着她,闭着眼睛,声音低沉。

        盛安然并未正面回答,而是继续说道,

        “我虽然对我妈没有印象,但是舅舅和外公都跟我说过,我妈是个很清冷高傲的女人,性子要强,什么事都憋在心里不说,在我爸遇到于素心之前,两个人的婚姻就已经出现问题了,他们很少沟通。”

        说完这话,盛安然努力抬头看向郁南城,看到他硬挺的下巴,也看到他微微眯起的丹凤眼尤为勾人。

        她咽了咽口水,不知道自己拐弯抹角的说了这么一大通,他听懂了没有。

        “我父亲在世的时候很喜欢漫含,但那个时候我十三岁,漫含还不到十岁,双方父母开玩笑说定婚约,谁都没当真,只是后来我家里出了变故,爷爷把这件事当成了我父亲的遗愿而已,没有人问过我的意愿。”

        郁南城低头看她,眼神中藏着几分戏谑,“还有什么要问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