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姜还是老的辣

第一百八十二章 姜还是老的辣

        莫名被谈书静讽刺了一通,盛安然心里很不是滋味。

        好像自己真的心机深沉,故意瞒着郁南城做了很多利己的事情似的,可她出发点还不都是为了跟两个孩子相处么?

        带着这份自我怀疑,下午在郁家老宅见到两个孩子的时候,盛安然都有些不安,尤其是听到老爷子夸她对景希好的事情,莫名的觉得脸上发烫。

        景希是她亲儿子,怎么可能不对他好?

        “妈咪,好久都没有看到你和郁蜀黍一起来了哎。”

        午休的时候,盛小星和郁景希两个人一左一右的待在盛安然的怀中,盛小星叽叽喳喳个没完,看起来是很喜欢郁家老宅这里的生活环境的样子。

        “他很忙,你不是知道吗?酒店着火了,之后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的。”

        “可是妈咪你为什么不去上班了?”

        “妈咪放假了,这样可以多陪你们啊,不喜欢吗?”

        “喜欢。”

        说到火灾的事情,盛安然侧过头,下巴抵在郁景希的脑袋上,问道,“景希,那天你在冷藏室,我没有发现你,真的很抱歉。”

        原本郁景希是安静的听着两个人说话的,闻言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摸到自己的小画板,刷刷写下一行字,“没关系,妈咪要是看见的话一定会带我出来的。”

        看着景希乖巧懂事的样子,盛安然欣慰的摸了摸他的头,“景希最乖了,知道妈咪不会丢下你的。”

        郁景希立刻又在画板上写,

        “真的吗???”

        一连打了三个问号,配合那张紧张兮兮的小脸,似乎真的很不相信盛安然会一直陪着他似的。

        “当然啊。”

        盛安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担心,以为他还是在那次火灾中留下了一些阴影,心里面懊恼极了。

        一旁的盛小星却小大人似的叹了一口气,“景希哥哥是担心郁蜀黍又喜欢别人了,其实我也很担心来着。”

        盛安然神色一怔,听两个小家伙你一言我一笔的说了半天,这才知道林家的人来过老宅几次,尤其是林漫含的母亲,跑的相当勤快,提了不少次当年的婚约,一来二去,本来老爷子刻意瞒着两个小孩子的,也瞒不住了。

        郁景希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小画板上写着一行规整的字,“我不想要别人给我当妈妈。”

        这小可怜的模样落在盛安然眼中,让人心酸。

        盛安然心疼的抱住他,认真道,“妈咪不会让别人给你当妈妈的,要是真有这一天,妈咪带你走。”

        郁家的管家从老爷子书房出来之后就安排打了几个电话出去,晚餐前,郁家老宅门前便停了不少车,客厅里都是郁家的旁支亲戚齐聚一堂。

        “不过年不过节的,老爷子今儿个把咱们都叫过来干什么?”

        “我接到电话就来了,也不知道什么事儿,还以为你们知道了。”

        “难道是公司出事了?”

        “之前不是说集团旗下的酒店火灾么,我就说这么大个公司交给南城一个人去管不太稳妥吧。”

        吵吵嚷嚷中,唯独一名五十来岁的老人坐在一旁一言不发。

        老人给人一种阴鸷的感觉,可手里却把玩着一串菩提珠子,看着把玩了有些年头了,黑的发亮。

        “爸,您看这次是什么情况啊?”

        一旁一名中年男子压低声音询问,脸上写满了疑惑。“老爷子这几年都没联系过咱们,这次能有什么事,把咱们也叫来了?”

        老人眼中沉着寒光,声音阴恻恻的,

        “谁知道呢?等着看吧,事情不会小。”

        佣人来敲门提醒吃饭之后,盛安然便带着两个睡眼惺忪的孩子重新洗漱了一下,这才去餐厅,却没想到在餐厅见到了满满两个大圆桌的人,当下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先生,少夫人到了。”

        佣人这一句‘少夫人’引起了现场所有人的注意,窃窃私语声一片。

        众所周知,郁家就郁南城这一根独苗,三十岁了一直没结婚,有个不知来历的儿子,从没听说过他还有老婆啊!

        哪儿来的少夫人?

        “安然,来过来,到这儿坐,”

        老爷子冲着盛安然招手。

        盛安然定了定神,在众人的注目中,犹豫着走到老爷子身边,带着两个孩子坐下了,小心翼翼道,“爷爷,我不知道您晚上家里有客人,要不我带着孩子先走,下次再来看您。”

        “不用。”

        老爷子笑了笑,安慰似的看了盛安然一眼,而后站了起来,精神矍铄的样子,

        “今天叫大家来呢,是有件事要宣布一下,各位应该也知道,我就南城这么一个亲孙子,三十好几的人了,一直都没结婚,都说成家立业,先成家再立业,这件事也一直是我的心病。”

        说到这儿的时候,盛安然已经隐隐意识到了什么,脑子里一片混乱。

        “各位刚刚应该也听到了,家里的佣人都叫安然少夫人,我觉得也是时候正式介绍一下,总不能让人家姑娘没名没分的跟着南城,我们郁家不是这样不懂礼数的人家。”

        满场哗然,另一桌上有个年轻男人莽撞问道,

        “三爷爷,您是说她是表哥的太太?”

        “对,虽然还没办婚礼,但是这事儿在我这儿已经定下了,所以就先跟各位说一声,盛安然,盛氏集团的千金,现在是南城的未婚妻了,家里族亲们都见一面认一下,到时候婚期定了再发请柬。”

        盛安然如坐针毡,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当场反驳是拂了老爷子的面子,就这么默认的话,她这会儿分明还跟郁南城正在吵架,气头上呢。

        可转念一想,她忽然明白老爷子为什么这么做了。

        八成是因为林家的人最近走的太勤快了,什么事儿瞒得过老爷子,他肯定知道自己跟郁南城吵架的事情,故意用这一招来先把她稳住呢。

        姜还是老的辣。

        一阵窃窃私语声后,有人率先做代表叫了盛安然一声‘表嫂’,听得盛安然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其他人也后知后觉的站起身来,

        “这是好事啊,恭喜,我得敬表弟妹一杯……”

        这一片此起彼伏的祝贺声中,盛安然跟无头苍蝇似的,听着管家给各家亲戚做了介绍,几杯酒下肚后就晕晕乎乎了,甚至不知道自己最后怎么离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