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两百零八章 我有件事想跟你坦白

第两百零八章 我有件事想跟你坦白

        心事被猜中,高湛有些烦躁,

        “不行吗?书静会好起来的。”

        “你错了。”

        郁南城语气坚定,

        “将来你要结婚的对象,你父母不会不查,如果到了那个时候,他们查出来你在谈书静的病史上曾对他们有这么大的隐瞒的话,那你们绝对不会被认可。”

        高湛的父母郁南城从小就认识,他么可以纵容高湛做一切事情,因为他是个成年人了,但是他们不接受欺骗和隐瞒,不难想到,如果将来他们知道高湛隐瞒了这么大一件事,会对这个女孩有多厌恶。

        “如果你想冒着谈书静一辈子被你父母厌恶的风险的话,你可以这么做。”

        郁南城一句话,几乎堵死了高湛先前想出来的大半条路。

        高湛的眉头快打成一个死结了,

        “其实摊牌也没什么,我不是怕我爸妈知道不接受,我是怕书静这个时候神志不清,她要是清醒了知道我趁着她神志不清就自作主张宣布她和我的关系,会生气,我跟她其实现在还在分手期。”

        只不过是因为谈书静现在脑袋不清楚,被他捡回来了而已。

        做到这份儿上,郁南城觉得自己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必要了,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该说的都说完了,剩下的,安然应该是有些话要跟你交代。”

        “应该的。”

        高湛点点头。

        盛安然是谈书静最好的朋友,几乎也算得上是唯一的朋友,是秘密的共享者,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亲口交代过病情的人,现在人在他这儿,自然是有话要交代的。

        等了一会儿之后,盛安然从卧室里面出来。

        郁南城十分识趣的起身,

        “我去车库把车开到楼下来。”

        说完给了盛安然一个眼神,便离开了。

        “坐。”

        “不坐了。”

        盛安然神色淡淡,“看样子,南城的话你没听进去多少。”

        “都听进去了。”

        高湛解释,“都是好话,也都是为我着想的,可想来想去,没有为静静考虑的地方,他毕竟不在我的立场上。”

        “我倒是在书静的立场上。”盛安然目光如刃,毫不掩饰的锐利,“说的话就没那么好听了。”

        “你说吧,我做好准备了,从得知静静病史的那天开始就做好一切准备了。”

        “你的这些准备里,有没有一项是有朝一日你坚持不下去了,打算将她放弃的准备?”

        盛安然的语气很认真,没有开玩笑或者是讽刺的意思在,她就是在问这个问题。

        如果有朝一日你不爱她了,或者为生活所累,再不能承受她的人生了,她该怎么办呢?

        高湛握了握拳,“你等一下。”

        说完这话之后,他走去角落的开放式读书区域,拉开书柜最下面一层的柜门,搬了一个铝制的手提保险箱出来。

        “这是我的所有不动产证明,我名下一共有三十六套房产,其中最值钱的一套在京都,金陵的六套里面有三套是商铺,租出去了,剩下的大多分布在全国各地的旅游度假区,这是我的名下的车,这是我名下的股份占有证明……”

        “你给我看这些干什么?”

        盛安然听他自报资产听得一头雾水,听了一会儿之后看着保险箱里面还有没拿出来的一半东西,忍不住打断了。

        高湛停下往外搬产权证明的动作,抬起头来,认真道,“如果真的像你说的,真有那么一天,我真的没办法负担她的人生,我也考虑过,我现在还不觉得会是因为我不爱她了,或者不能承受什么了,我想的也许天灾人祸,我没这个命,所以我也想过了。”

        “……”

        “这是我名下目前所有的显性资产,我让律师起草了一份合同,如果一旦有你说的那种情况出现,我这些资产将全部交给静静。”

        “她无法使用呢?”

        盛安然说出这话的时候有些艰难。

        “那会有信托机构、福利组织、和精神管理院三方牵制,互相督促,照顾好静静的下半生。”

        听高湛说完他的安排之后,盛安然不得不相信,对于照顾谈书静这件事,高湛是真的做足了功课的,也许是心血来潮,但是这股热血并没有冲昏他的理智,他甚至理智的过分了。

        连万一信托机构和福利组织联手诈骗财产的事情都考虑到了,他要求谈书静起码活到八十岁,且身体各项器官组织要有同龄的正常水平鉴定,那些剩下的钱才能最终赠予福利组织的手中。

        盛安然无话可说。

        离开高湛家的时候,卧室里面传来阵阵啜泣的声音,高湛似乎习以为常,“我不能陪你了,她应该是看电影哭了,需要安慰。”

        “去吧。”

        盛安然有理由相信谈书静在高湛这儿得到的照顾比在别的地方更好,但她也隐隐担忧,这样的贴身照顾将会给高湛的正常生活带来巨大的波折。

        上车后,郁南城对高湛家的事情闭口不提,转而问了别的事,

        “要回爷爷那儿看看小星星么?”

        知道谈书静出事之后,郁南城就派人把小星星接回老爷子家住了。

        盛安然没什么心情,叹气道,

        “不用了,见了面小星星一定要问我干妈去哪儿了,我没想好怎么回答她。”

        “那就先不见,听管家说,小星星在老宅过得很好,快开学了,她需要人接送上下学,你去不去对她似乎也没什么影响。”

        “谁说的?等公司正常运转起来,我还是可以接送她的。”

        盛安然不同意他这种说法,说的好像自己一直坐享其成还不识好歹似的。

        “公司装修周方可以盯着,但是设计师……”

        郁南城看了盛安然一眼,似乎是在衡量说话的方式,

        “除了秦波之外,你还需要组建一个设计师团队,我让周方以青檬的名义给你发布了招聘,不介意吧。”

        盛安然慢慢回过神,“总设计师的位置还是留着吧。”

        “嗯,留着呢。”

        月明星稀,今夜的金陵依然是霓虹灯铺满街道的繁华。

        一个人究竟能为了爱情做到什么程度呢?

        谈书静最怕被人抛弃,她的自尊心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在病情这件事上,毫无条件的隐瞒,可到头来还是落在高湛手上了。

        盛安然靠在椅背上,怔怔的打量了驾驶座上的郁南城许久,

        “郁南城,我有件事想跟你坦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