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二十八章 我只是为了绿卡

第两百二十八章 我只是为了绿卡

        高湛的话让盛安然心中咯噔一下。

        “你怎么突然问这个。”她警惕的看向他。

        高湛神色轻松,“其实我最近我对外面的事情知道的真的不多,所以你跟城哥分手的事情,我也是几天前刚知道,要是城哥的信息没错的话,你真的还没离婚对吗?”

        听到这话,盛安然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皱起了眉头,“嗯。”

        “牛批。”

        高湛的反应在盛安然的意料之外,他竟然冲着她竖起大拇指来,“能让城哥心甘情愿的给人当小三,也就是你了,我真心佩服。”

        这算夸奖?盛安然简直听不下去,没好气道,

        “什么小三?没这回事,我当初跟顾泽结婚就是为了绿卡,为了能让自己和小星星在美国有个合法的身份,顾泽需要钱,我需要身份,就这么交易了而已。”

        “所以……小星星的父亲也不是这个叫顾泽的?”

        高湛摸了摸下巴,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交易?你说你跟顾泽结婚就是交易?这话你怎么不跟城哥说呢?”

        “他告诉你我没说?”

        盛安然更加恼火,“有些人自己脑子里面都是龌龊的东西,就觉得别人也都是龌龊的,还有什么可说的?”

        跟顾泽结婚是为了绿卡这话,她明明白白的跟郁南城说过,偏偏他主意大的很,非要给她扣上一个步步为营的利己主义者帽子,她还能说什么?

        高湛暗自咋舌,他作为一个旁观者来说,这件事俩人都没什么大错,就是还堵着一口气,最后这口气没顺下来,就导致了矛盾冲突,越发不可收拾了。

        “我没明白你的意思,你能详细说说么?”高湛看着盛安然,神色疑惑,“为什么你跟顾泽的婚姻是交易,我挺好奇的。”

        “说来话长。”

        盛安然陷入回忆。

        那还是五年前,她刚生下孩子,带着小星星大逃亡一样去了美国,因为小星星不是在美国生的,待了一段时间之后,她当时的签证也已经过期了,所以摆在她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就是回国重新签证,另一条就是回国跟盛家的人坦白。

        这两条路无论是那一条都得面临着回国。

        那个时候盛安然杯弓蛇影,生怕一踏入那个伤心地,就被威胁她生孩子的那个男人盯上,所以宁可非法滞留也不肯回国。

        “那个时候我是顾泽公司的保洁员。”

        “保洁员?”高湛吃了一惊。

        谁会想到一个大小姐能去当保洁员呢?

        而在这项工作的选择上,盛安然也并未跟高湛多作解释。

        “顾泽创业遇到瓶颈,他缺一千万,刚好我有,我就跑去他办公室跟他谈了这件事,最初我提出我借钱给他的时候,他根本不信任我,觉得我是个疯子,哪有人会不要利息还非要把钱借出去?”

        盛安然到现在都记得自己穿着一身咖啡色的保洁员制服,横冲直撞跑进顾泽的办公室,那个时候顾泽远远没有现在沉稳霸气,桌上游泳没用的材料丢了一地,他堂堂一个公司总经理,办公室竟乱的没处下脚。

        “不过后来他信了,因为我要他跟我假结婚,为了能让自己和小星星名正言顺的在美国度过。”

        毫无疑问,顾泽答应了,不管过程是怎么说服他的,从目前来看,当初他答应了盛安然,也的确,做到了。

        “那结婚以后呢?”高湛忍不住追问,“你们不住在一起?”

        “当然不。”盛安然摇头,

        “后来他拿着我给他的钱搬了新的地方办公,他在北区我在南区,两个地方隔着海峡,都是每年节日的时候,他会飞过来陪小星星,让小星星以为自己是有爸爸的而已。”

        事情水落石出,高湛心中松了一口气。

        这口气是替郁南城松的,松完之后却又忍不住替他担心。

        这么大的一个乌龙,平白冤枉了盛安然,恐怕气话伤人的话没少说,这想要挽回可不容易。

        还是得看自己。

        “那其实这事儿我觉得当局者迷吧。”高湛打量着盛安然的脸色,

        “你看我是旁观者,我都不能完全用客观的角度去看你说的这个事,多多少少会带着一些主观的意愿在,何况城哥是当事人?他跟你紧密相关。”

        “你想说什么就直说。”盛安然白了他一眼,“不用跟我拐弯抹角,我没心思听。”

        高湛点点头,努力解释道,“你看啊,你跟顾泽是假结婚这个事儿,本来你也没提前跟城哥报备一下,毕竟是婚姻大事,就算只是走个形式的,你也不能当做没发生过不是?所以我替城哥道个歉,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吧,你俩和好吧。”

        这话不无道理,盛安然也曾反思过是不是因为自己没当回事,所以才有了后来的猜忌和矛盾。

        但是想到因为这么点儿猜忌和矛盾,就让郁南城对自己恶言相向,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要和好他自己不自己来?”

        盛安然没好气的瞪了高湛一眼,“还让你来替他道歉?诚意都喂了狗了。”

        “那你真是冤枉城哥了。”高湛一脸的无奈,“城哥现在还在医院住院呢,肋骨都断了两根,短期内根本不能出行,你就别为难他了。”

        “住院?”盛安然脸色陡然变了,“他为什么住院?”

        “啊?你不知道啊?”高湛故作出一副诧异的样子,

        “城哥半个月前在餐馆跟人动手受了伤,当天就住院了,到现在都还没恢复好呢,医生说得住上一段时间,毕竟伤筋动骨一百天呢。”

        盛安然脸色急转直下,陡然就白了。

        高湛一提跟人动手,她便知道是因为什么事了,可她还真的不知道那天郁南城伤的这么严重,顾泽向来脾气好,不跟人动手的。

        “这半个月他天天打电话骚扰我,我也是不胜其烦,所以才想着来从中调停调停看看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问题,这不?什么问题也没有啊。”

        高湛几乎是舌灿莲花,黑的都说成了白的,

        “你说那个叫顾泽的是问题么?你跟他根本就是假夫妻,能有什么问题?两个真心相爱,之间又没有任何问题阻碍的人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

        盛安然拧着眉,“他住在哪家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