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三十七章 玩得这么激烈?

第两百三十七章 玩得这么激烈?

        “高小姐,请回吧。”

        周方挡在车门位置,礼貌但是疏离的对着高雅雯做了一个请回的动作。

        “我有话要跟南城说……”

        “郁总现在还有事。”周方这话已经说得相当委婉。

        酒店外面还有不少人陆陆续续走过,当着这么多的人,高雅雯也要面子,只得让开。

        银灰色的商务车一骑绝尘,毫不留恋的离去。

        高雅雯身后,一道西装革履的身影走上前来,“我说过,我表哥这个人,做起事情来是六亲不认的,他十三岁就能把自己亲妈赶出郁家,何况是你,只是一个给他当了几年挡箭牌的假女友而已。”

        “你闭嘴。”高雅雯冷着脸,“你是不是早知道他今天会来,所以故意让他撞见我跟你在说话的?”

        郁奇峰笑了笑,“在你眼里,我这么料事如神?”

        “少抬举你自己,在我眼里,你连郁南城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能有今天,你靠的不过就是一些小手段。”

        高雅雯毫不避讳在他面前说这些。

        郁奇峰眸中的阴鸷深了些,却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嗤笑一声后恢复正色,“等着看吧,盛唐集团现在在我的掌控中,做的不会比他郁南城差,只会更好,而郁南城,只要老爷子一死,他就再也起不来了。”

        闻言,高雅雯神色一怔,“你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为前途打算而已。”

        夜风飒飒,将酒店门口的棕榈树叶子吹的簌簌作响,看到郁奇峰冷静如水的神色,高雅雯竟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

        盛安然在沪上一个偏僻的酒吧区转了好一会儿,才找到隐蔽的白月酒店四个大字,藏在一家嗨吧后面,刚进门的时候就见前台的接待看自己眼神不对劲,上楼后看到一间房门开着,有保洁员在里面打扫。

        盛安然随意瞥了一眼,脸都绿了。

        紫红色的诡异光线里,一架半人高红黑色的‘健身器材’大喇喇的摆在进门入口的位置,散落在地上的还有小皮鞭和蜡烛之类用过的东西,沾着不明液体。

        盛安然心中一阵恶寒,怪不得这酒店开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前台的接待打扮的花里胡哨的,看人都眯着一双狐狸眼。

        这个肖成宗好歹也是个家境丰厚的富二代,怎么有这种恶趣味?

        沿着四楼转了一整圈,都没找到419房间,盛安然几乎要以为肖成宗是在耍自己玩儿的时候,走廊上忽然响起激烈的警报声。

        酒店里乱成一团,几个领班经理模样的人呼啸而过,

        “顶楼出事了,快,快,通知店长。”

        “要出人命了,楼上全是血。”

        “报警啊。”

        “报什么警?咱们这儿能报警嘛蠢货,赶紧叫保安,叫救护车。”

        “……”

        混乱中,没人注意到盛安然,为了防止意外,来之前她特意找了一身卖保险似的西装套在了身上,乍一看基本不起眼。

        一听到楼上出人命,盛安然打了个激灵。

        玩的这么激烈?出人命了还?

        这帮人还不肯报警?

        想着,她哆嗦着摸出手机按了110,“喂?警察吗?这儿是白月酒店,这儿出事了。”

        “……”

        “对对对,你们快点来,最好叫上救护车一起。”

        “……”

        打完电话,盛安然环顾一圈确认没人之后,独自从楼梯出入口往楼上走,打算拍点证据下来到时候做笔录用。

        这种三无酒店,一看就是无良奸商用来卖淫的窝点,挂着情趣酒店的招牌,干的都是人肉买卖,她一来就碰上这种事了,怎么能坐视不管?

        出事的地点是顶楼,这酒店虽然挺隐蔽的,但是规格倒是不算小,有十五层,出事的就是十五层走廊尽头的房间,盛安然到的时候门口已经围了一大帮的人,基本都是酒店服务员,中间站着一个虎背熊腰的大哥,一口的东北腔,

        “哎呀妈呀,你们倒是赶紧的把人拉开啊,瞅啥瞅呢。”

        “这架势谁敢拉啊,大哥,我们等保安来呢。”

        “这啥情况这是?我正要睡觉呢,就听见这儿哐里哐啷的打起来了,在这儿也能打起来,大家坐下好说话嘛。”

        盛安然走过去的时候门已经被堵上了,压根看不见里面什么情况,她就看了那看热闹的大哥一眼,“大哥,这什么情况啊?”

        东北大哥十分热情,诧异的看了盛安然一眼,

        “听说是睡了人家未婚妻,来捉奸来了,妹子你咋出来了?”

        盛安然忙摆摆手,“我是来找人的,大哥你别误会。”

        大哥嘿嘿一笑,“你也别误会我,天儿太晚了,附近没找着宾馆,我跟我老婆就凑活在这儿住一宿。”

        凑活住一宿就住到这儿来了,神人啊。

        盛安然扯了扯嘴角,不跟大哥闲扯了,将手机划出拍视频功能,踮着脚尖就举了起来,试图拍到里面的画面。

        “哎呀妹子你这个儿太矮了够不着,我帮你。”

        话音刚落,盛安然便感觉自己手里的手机被抽出去了,一抬头,便看到大哥十分起劲的拿着手机冲着屋子里面拍。

        这边酒店的服务员见了登时就急了,“先生,这儿不能拍照。”

        “哎呀,这不是我拍的,是大妹子要拍的,人家个儿矮,看不着嘛这不是。”

        大哥振振有词,仗着虎背熊腰大高个儿拍的正起劲儿,酒店的服务员都一个个瘦猴儿似的也没人敢强行阻止,只得在一旁乱转。

        盛安然在一旁站着好不尴尬,这大哥也是神人啊。

        服务员们跟大哥理论的功夫,门口人散了些,盛安然也刚好看到屋内的情况,一地狼藉不说,那些器械摔了满屋子,灯管不知道碎了多少。

        透过薄薄的几层紫色纱幔,能看到里屋床上男人挥动拳头的声音,拳头砸在肉上发出的闷响,听着就让人倒抽一口凉气。

        盛安然正咋舌,盯着那身影看了两眼,忽然觉得有点眼熟。

        不对啊!这不是……

        “郁南城。”她拨开人群冲了进去,刚拉开一层纱幔,便看清了床上的男人,当下脸色都变了,“怎么是你?”

        郁南城听到声音后也愣住了,手上一慢,当下挨了身下的男人一拳,闷哼一声整个人摔到床下,局势立马就扭转了。

        肖成宗翻身抓住了床头的台灯,便朝着郁南城的后脑勺砸去,

        “他妈的老子搞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