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两百四十一章 永远为你跳动的心

第两百四十一章 永远为你跳动的心

        看到短信后,盛安然笑了一声,迅速回了一句,

        “骂高湛是他活该,至于你的心就揣在肚子里吧。”

        高湛这个二手消息贩子,该传的不传,不该传的瞎传,好像所有的消息落在他手上就没有过好事,简直就是天生的捣乱大师。

        可这件事的最大问题却不是在高湛身上,她和郁南城心里都清楚,只不过郁南城这样从未对人低过头的人,需要一个发泄口而已。

        而她看的最清楚,自己想要的这个道歉,恐怕是等不到了。

        翌日,盛安然带着乔安集团的招标通知回金陵,既然事情被肖成宗插了一脚没办法私下合作了,现在也只能按照正常的流程参加招标会。

        给秦波看过投标要求之后,秦波表示没问题,

        “员工服的设计不难,要求我们也都能达到,只要没人从中作梗的话,这批订单会是我们的。”

        “那就辛苦你了。”

        “没事。”秦波神色搁下手里的皮尺,“对了,谈书静什么时候走?”

        “后天。”盛安然算了算时间,“说是月底,后天就是月底了,你要送她么?”

        “不去。”秦波回答的果断,“告诉她等她病好了回来,要是早的话还能跟我抢一抢首席设计师的位置,要是三年五载太晚了的话,她回来只能给我当助手。”

        盛安然无奈的笑笑,盯着秦波看了一会儿之后,揶揄到,“秦哥,我听说,之前在圣约克大学读书的时候,你追过书静?”

        “谁说的?”秦波一张黑脸都涨红了,瞪着盛安然一副极力否认的样子,“纯属是胡说八道,我怎么可能看上那个疯丫头。”

        “那也没错,”盛安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听说书静当时追你追了很久才追到手的,结果你跟人家谈了三天就分了,看来是真的看不上她。”

        闻言,秦波怔忪了片刻,“她,这么说的么?”

        “是啊,她说好不容易追上你,结果你嫌弃她设计做的不好,跟她吵了一架就分手了。”

        半晌没听到秦波的回应,盛安然投去探究的目光,却见他低着头,手里的皮尺胡乱的量着什么,一副恍惚的样子。

        “秦哥?”

        秦波回过神,“啊?哦那是她脾气太差,我不喜欢臭脾气的女人。”

        盛安然‘哦‘了一声,笑笑便走了。

        男人大多口是心非,要是秦波真的不喜欢谈书静的话,也不会当初离开金陵的时候唯独给她一份自己的联系方式,他这样一个孤僻的大神,即便是逃到深山老林去都想保持联系的女人,怎么能算不是爱过的呢?

        只是当初还发生过什么有关错过或者误会的故事,盛安然就无从得知了。

        两天后,谈书静在高湛的陪伴下去美国治疗。

        盛安然送他们到机场。

        “书静,到了那边之后,要记得经常跟我联系,”

        盛安然抱了抱谈书静,抱着她的时候能感受到她这段时间瘦了很多,抱起来都有些硌得慌。

        谈书静如今脆弱的很,刚说了一句话,眼眶就红了,委屈的跟什么似的。

        盛安然不忍心再看,便撇过头瞪高湛,

        “高湛,你要是欺负书静的话,我会立马飞过去,之前的事情还没找你算账你,你可欠我人情。”

        高湛自然是点头如捣蒜,又看了一眼身边的顾泽,阴阳怪气道,

        “有这位兄弟在,我哪儿敢欺负静静啊,不是说半个华尔街都是他的么?”

        盛安然不客气的白了他一眼,“你跟顾泽处不来没人强行要求你们相处,就是别说话阴阳怪气的惹人讨厌,带坏我们家书静。”

        “什么叫你们家的啊,静静那是我们家的。”

        高湛丝毫不怵,很干脆的瞪了回去。

        “证呢?空口无凭啊,你嘴皮子一碰就是你们家的了啊,谁同意了?我跟顾泽,还有没来的秦波师兄,我们的可都是书静的娘家人,没你这么敷衍了事的。”

        谈书静站在俩人中间,看着盛安然和高湛拌嘴,只觉得这个场景有些似曾相识,可是仔细想想,以前都是自己跟高湛在拌嘴,盛安然是那个和事老,如今却都颠倒过来了。

        想到这儿,谈书静有些感慨,压着哽咽的嗓子道,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去安检了。”

        “等一会儿。”高湛拉住了她的胳膊,“城哥还没来呢。”

        提到郁南城,盛安然也是愣了一下。

        高湛这一去也不知道要多久,郁南城理应是来送一下才对,可是这都半个小时了,也不见人影。

        或许是,躲着她呢?

        “要不别等了,可能忙吧。”谈书静低头看时间,“再等要来不及了。”

        “再等等。”高湛莫名的坚持。

        五分钟后,机场国际出发大厅里终于出现了一道身影,高湛跟个火箭似的,忽然就从他们这一堆人里面发射了出去。

        “这儿,这儿。”

        盛安然这边和谈书静无奈的对视了一眼,还没来得及感慨他们基友情深呢,高湛就甩开郁南城自己跑了回来。

        这一来一回的跑的急,回来的时候气喘吁吁的,谈书静正要拉他走,他却忽然单膝跪地下来。

        机场人来人往的,分外惹人注意。

        “你干什么?”谈书静愣了一愣,“这么多人呢?别闹了。”

        “书静,我有话跟你说,必须在走之前,当着大家伙的面说。”

        高湛抬起手,手里是一个黑色心形的绒面盒子,‘啪’的一声打开之后,露出里面璀璨的钻戒,上乘的切割工艺,加上世上罕见的钻石,光线交错中,那钻石中间宛如有一簇火苗,在圆形的戒指环中间跳动。

        “其实这话我说了不止一遍了,也被你拒绝了不止一遍,我不是要逼着你答应啊,你今天还是可以拒绝我,但是我绝对不会像之前那样,失败了以后就躲起来,我会一直一直陪着你,哪怕你永远都不肯答应我。”

        高湛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他真诚的神情打动了所有的人,谈书静也早已热泪盈眶,望着眼前的男人,无数滋味涌上心头。

        “这可钻戒是我为你定制的,叫‘永远为你跳动的心’,嫁给我好吗?”

        谈书静身形颤了一下,盛安然看着她,暗暗握住了她的手。

        她比谁都理解此刻谈书静的喜悦与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