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六十九章 是你先勾引我的

第两百六十九章 是你先勾引我的

        ‘明明就带了饭菜回来,非不好好说话,这人也真是够可以的。’

        顾天恩嫌弃的撇撇嘴,嘀咕了一声之后,望着摆在桌上的三菜一汤,眼里被一抹淡淡的暖色覆盖着。

        夜幕笼罩了金陵城,将繁华的夜色融为一体,成为星星点点的亮光。

        盛安然洗漱完出来便看到自己房间的不速之客,脚步陡然顿住。

        该死,怎么忘了锁门了。

        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费脑细胞也费体力,所以她回来以后就一头扎进浴室洗澡了,就忘了防人这档子事。

        “你在这儿干什么?”

        郁南城坐在靠近阳台落地窗的沙发上,手里是一本盛安然的睡前读物《时间简史》,他抬起头,将书合上,答非所问道,

        “睡前读物很有品位。”

        “你想多了,因为读着读着我就能睡着。”盛安然抱着胳膊跟郁南城之间隔着一张床的安全距离,

        “我觉得比起研究我的睡前读物,你不如趁着天恩还没睡着赶紧去敲门,否则今晚你又要去景希床上挤着了。”

        郁南城眉头微微一挑,“我还没洗澡。”

        “那你就去洗,外面有洗手间。”

        “淋喷头坏了,放不出水。”

        “怎么可能?”

        盛安然瞪着他。

        “不信你去看看。”郁南城并不争辩,将书放在一边,站了起来。

        “看就看。”

        鬼才相信淋浴说坏就坏了,天恩在这儿住了这么久,外面的浴室她有时候也会用,从来就没坏过。

        五分钟后,盛安然看着手里滴滴答答的淋浴头,眉头紧皱。

        “我没骗你。”身后传来郁南城的声音。

        “那就……那你就去我房间洗完澡赶紧出来。”

        盛安然无可奈何,拧上开关后,将淋浴头放回到原来的位置,“明天你要是在家的话,记得给物业打电话,让他们找人来修一下。”

        “好。”

        郁南城爽快的答应下来,眼角的余光从墙角的水阀开关上扫了一眼,有一抹狡黠的神色在眼中一闪而逝。

        主卧里很安静,盛安然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翻阅着手里的《时间简史》,除了浴室里哗啦啦的水流声之外,整个主卧没有别的声音。

        物理学有些枯燥,她看了一会儿之后发困的很,随手从书架上翻了一本药理书出来,权当是回顾以前大学学的那些东西了。

        翻开书之后,看到以前的笔记,竟有些感慨。

        当初要不是那场意外,她现在应该已经在医院当医生了。

        门缝里透出一丝光,轻巧的声音随着小手推门的动作传来,

        “妈咪……”

        盛安然从书里抬起头,看到盛小星穿着粉色的草莓睡衣,一双眼睛扑闪扑闪的望着她。

        “小星星?”

        盛安然有些诧异,“你怎么醒了?”

        盛小星蹬蹬蹬跑过来,眼皮子都在打架,

        “我好困啊,可是妈咪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哦。”

        “什么事啊?”盛安然有些好笑,“不会又是你做梦梦见我答应你带你去游乐场,所以来讹我吧。”

        盛小星撅了噘嘴,“才不是呢,这次的事情很严重哦。”

        “怎么了?”

        “我跟郁蜀黍出去吃饭,郁蜀黍让周方蜀黍找景希哥哥的妈妈,是在找妈咪你吗?”

        闻言,盛安然脸色一变,“你说什么?”

        盛小星毕竟还是小孩子,尽管当时认真听了,但是也没能完全记下来,只记得一个大概,觉得跟妈咪有关,而且是很重要的大事,所以就一直提醒自己回来要告诉妈咪。

        结果盛安然忙公司的事情忙到很晚才回来,小丫头已经睡了一觉,刚刚听见客厅有动静才忽然醒了。

        从盛小星断断续续的话中,盛安然大概推断出了郁南城让周方做的事情,她攥着书的手渐渐收紧,脸色也有些发白。

        凭郁南城的手段和聪明,他很快就可以查到真相,顺藤摸瓜用不了多久就能知道当初的那个女孩是自己,到时候怎么办?

        浴室里的水声戛然而止。

        大手在镜子上抹开雾气,露出一张三庭五眼都几乎都在标准值上的脸,随手擦了擦头发之后,郁南城便拉开洗手间的门,走了出来。

        卧室里面静悄悄的,只开了床头一盏昏黄的灯,将整个屋子渲染的十分温馨,让人一看就很想入眠。

        而郁南城失眠的毛病已经很多年了,除了在盛安然身边之外,他几乎没办法睡一个完整的觉,这才是他非要赖在盛安然房间的原因。

        被单上有一片凸起,盛安然似乎已经睡了,均匀的呼吸将她鼻尖上的发丝吹的起伏不定。

        郁南城掀开被子的一角躺了下来,顺手将她揽入自己怀中。

        这样一来,她就没办法让自己出去睡了。

        怀中的人动弹了两下,似乎是醒了,郁南城低下头,看到一双微微眯起的眼睛,带着几分困顿和茫然,无辜极了。

        他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嗓音低沉,,“睡吧,就这样睡,在外面我睡不着。”

        盛安然慢慢伸出手抱住了他的腰,膝盖在被子里轻轻地蹭着他的大腿,

        “嗯。”

        郁南城神色一僵,声音几乎是瞬间染上了沙哑,

        “安然,别动。”

        盛安然却一副浑然不知的样子,在他怀中扭动着自己的身子,咕哝道,“干什么?不舒服,我换一下姿势。”

        将醒未醒的慵懒嗓音在郁南城的心尖上化开,根本难以自持,下一个瞬间,他便翻身而起,将她圈在了身下。

        盛安然瞪大了眼睛,眼中的懒散褪去了几分,似乎是被吓了一跳,但是很快便恢复如常,她吞了一口口水,“你干什么?”

        “别装了。”郁南城哑着嗓子俯身下来,呼吸都洒在盛安然的脖颈上,鼓动着她的耳膜,

        “是你先勾引我的。”

        盛安然愣了一下,双手推着他的胸膛,“我……我没有。”

        她的神色是纠结的,是慌张的,有种别人拆穿真面目的局促。

        可是这一切落在郁南城的眼中,却被曲解成了羞怯。

        而他喜欢她这样羞怯的样子,心中的那头野兽无法控制的冲了出来,绵长的吻封住了她试图解释的所有声音,大手掌控着她柔软的身体,也掌控着她的灵魂,他一起沉沦,再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