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八十六章 我见到他了

第两百八十六章 我见到他了

        顾天恩是半个小时之前接到邵司电话的,说盛安然提前离开了宴会厅,电话打不通,问他回家了没有,电话里就把酒会上的那场闹剧说了一下。

        “好在邵司和林慕岩在场,打了个圆场,也就没让安然姐太难堪。”

        顾天恩的神色有些复杂,看向对面道,试探着问道,

        “所以你觉得他们说的这件事,是真的么?”

        郁南城的眼神幽深,不知道是在想什么,似乎没听进去顾天恩的话。

        “反正我觉得不是真的。”

        顾天恩索性自问自答,端着茶水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转身朝着自己房间走去,意味深长道,

        “有时候很多事情阴错阳差的,没有亲眼看见,你无法确定命运突然就把你跟谁的轨迹困在一起了。”

        郁南城没听进去顾天恩的话,客厅安静下来之后,走到主卧门口,原本要敲门,可是手落下的瞬间就顿住了,悬在半空中好一会儿。

        他并不知道宴会厅发生了什么,但是也不难估测,那场闹剧正发生的时候,他在洗手间接周管家的电话,而后出来就碰上了于萌。

        也难怪于萌突然说了那些话。

        他竟然就没多问一句这话是她从哪儿听来的。

        懊恼占据了整个大脑,响起昨晚信誓旦旦跟盛安然说的要在那样鱼龙混杂的场面保护好她的话,只觉得讪讪。

        洗完澡出来,盛安然一边擦头发一边看着房门,却并未听到任何动静。

        一夜无眠,她在床上翻身,窗帘缝隙外面照着月光,有些冰冷。

        十月后,天气降温的厉害,今天从乔泽车里下来往楼栋走的这段路,其实已经感受到了厚重的寒意。

        但比起身体更冷的,是人心。

        她觉得人心真的是个可怕的东西,不管过多久,以前的那些人似乎从来都没变过,如果你觉得变了,那或许只是从前从未真正了解过他们。

        乔泽还是懦弱,黎月还是心思阴毒,身边还是这些蝇营狗苟的事情。

        哪怕是六年前那场鲜为人知的意外,她试图用时光来掩埋的秘密,也依然还是不声不响的杵在那儿,且等着一个关键的时候,将你击倒。

        她不清楚今天酒会上的那场意外郁南城知不知道,可以的话,她希望郁南城一无所知,一旦牵扯到六年前,那就触及到了她眼下所遭遇的最敏感的问题。

        初冬的冷雨下了一夜。

        翌日一早,盛安然起来的时候天还没亮,天气陡然降了十度,不得不裹上稍微厚一些的呢外套。

        收拾完出来,原本想避开郁南城走,却没想到看到客厅沙发上的身影。

        郁南城一米八七的身高,那双人沙发实在是有些委屈他,一双修长的腿悬在沙发扶手上,身上仅盖了一条毛毯,昨夜的衣服也没脱,盛安然看着都觉得冷。

        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她走过去摇了摇他的肩膀,

        “回房去睡吧。”

        郁南城却没反应,像是睡得很沉。

        “南城。”盛安然皱了皱眉,戳着他的肩膀道,“我没时间跟你闹着玩,我这会儿要走了,你回房间去睡。”

        依旧没反应。

        盛安然愣了一下,忽然摸了摸他的额头。

        心下骤然一紧。

        烫得厉害。

        昨晚上一夜就降了十度,就穿这么点儿衣服,能不睡冻着才怪了。

        盛安然叫醒了顾天恩,两个人把郁南城弄进了主卧。

        弄完之后,顾天恩一屁股坐在地毯上喘气,

        “不是,我昨天晚上也没锁门啊,我也是服了他了,有床不睡,非要去睡沙发,再说了,空调不会开啊?”

        顾天恩很是怨念的甩着胳膊,他本身就是个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人,把郁南城这么个跟自己差不多高的男人从客厅弄到这儿,几乎花光了他全身的力气,骨头都要散架了。

        盛安然看了他一眼,手里给郁南城把被子掖好,“行了,你问他知道空调在哪儿开他可能还真的不知道,我过会儿还得去公司,这个药你等他醒了让他吃了,帮我看着点。”

        顾天恩点了点头,嘀咕了一声,

        “真成保姆了。”

        “什么保姆啊,你就把他当你哥不行么?”

        盛安然只是随口一说,却没看到顾天恩神色忽然一紧,正一脸复杂的朝着郁南城望去。

        客厅一道关门声之后,家里陷入了安静。

        顾天恩从地毯上爬起来,站直了身子之后,个子很高,居高临下的看着郁南城,试图从他的眉眼中看出点什么来。

        一阵震动从口袋里传来,拉回了他的思绪。

        “喂?妈。”

        他压低声音,一边出去一边拉上了房门。

        “我学校有事呢,等放寒假了再回去。”

        电话那头是个十分温柔的女声,“你都大半年没回来了,之前有两个月电话都打不通,你干什么去了啊?我可问了你们老师了,你经常不在学校。”

        “外面做调研呢。”

        顾天恩面不改色的撒谎,

        “虽然本硕博连读,那论文也得写啊,不然以后可不好毕业呢,而且明年就得去国外进修,不写完论文也不安心过去啊。”

        “每次跟你说到回家,你就拿论文来搪塞我,好,我不跟你说,你愿意在外面待着就待着呗我才懒得管你。”

        “妈,你是不是想我啦。”顾天恩语气柔和了些,带着难得撒娇的态度,“你要是想我的话,我明天就回去。”

        “不用,谁要你回来,上回不是说有个喜欢的女孩么?我只要你寒假带回来我看看就行。”

        提到这个,顾天恩的语气艰涩了些,“这个恐怕有点难,人家看不上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电话那头顿了一下,“也是,你又邋遢又不会哄女孩子,人家能看得上你才怪。”

        “妈,”顾天恩哭笑不得,“我是您亲生的么?”

        “捡来的。”

        “……”

        一通母子之间日常的交谈模式之后,顾天恩回头看了一眼主卧的房门,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妈,你要不要来金陵过年啊?”

        “为什么突然说这个?我不想去,我不是说过了么你这孩子真是?”

        “那,你也不想见他吗?”

        “……”

        “我见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