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二章 曾爷爷,您不是不玩吗

第三百零二章 曾爷爷,您不是不玩吗

        走廊上的声控灯亮了又灭,光影中男女纠缠在一起,吻的难舍难分。

        密码都按错了好几次,发出滴滴滴的声音在空旷的电梯间里回荡。

        好不容易按对了密码开门进去,屋子里面漆黑一片。

        郁景希和盛小星这段时间都住在郁家老宅,顾天恩因为期末考加上过段时间军区组织实战演习的事情住在学校,家里没人。

        俩人从门口吻到沙发上,等不及进卧室,盛安然身上的裙子便被撂到了腰际,内裤瞬间到了脚踝上,‘吧嗒’一声皮带扣在空气中激荡出清脆的金属音。

        郁南城扶着她的肩膀,闷哼了一声,融入她的身体。

        细碎的喘息声将这个屋子充斥。

        月光倾泻而下,隐隐绰绰的人影照在墙面上,起伏不定。

        关于里昂到底是谁,最后也没解释清楚,总之不是那个传说中的小奶狗男模,郁南城懒得问了,免得盛安然又抓着这件事取笑他。

        屋内暖气盎然,盛安然累极了窝在郁南城的怀里,俩人都闭着眼躺在沙发上,身上一条毛毯盖住了关键的位置。

        “所以把男人比作狗这件事,是你那个小助理告诉你的?”

        盛安然敷衍的点了一下头。

        “年纪小的男人是小狼狗和小奶狗,那年纪大的呢?”

        头顶传来郁南城询问的声音。

        盛安然愣了一下,睡意忽然消散了一些,睁眼看着郁南城,“你真想知道?”

        郁南城点了一下头,有些迟疑,直觉告诉他接下来不会有什么好事。

        “娜娜说,年纪小的分为小奶狗和小狼狗,年纪大的比较苛刻,尤其是对那些脾气不太好,平时也不爱夸人嘴不甜的男人。”

        郁南城皱了皱眉,一副不苟同的样子,

        “不爱夸人就叫苛刻?”

        “对啊,你看你就没夸过我。”

        盛安然看着郁南城半天,也没觉得他是能夸人的主儿,索性替他圆了回来,

        “总放在嘴上说的话其实也没什么意思。”

        郁南城却来了兴趣,

        “你助理到底说的是什么?”

        盛安然看着郁南城此刻一副求知欲旺盛的样子,抿了抿唇,吐出三个字来。

        偌大的屋子里,这三个字回荡了好些时候。

        郁南城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你助理可以换人了。”

        盛安然憋着笑,

        “但是前两天你刚说给娜娜涨工资来着,财务主管您自己都审批下去了。”

        “……”

        看着郁南城那一脸哑巴吃黄连的样子,盛安然觉得就冲这难得一见的表情,也该给娜娜涨工资了。

        看来经常上网研究时下热点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

        周末,盛安然去老宅看两个孩子,原本郁南城的意思是把两个孩子接回去,但是考虑到自己没时间照顾,老爷子一个人也挺寂寞的,盛安然就没同意。

        刚到老宅就看到周管家带着两个佣人在门口等。

        “少爷,盛小姐。”

        “爷爷呢?”郁南城牵着盛安然的手下了车。

        “前两天小少爷说想堆雪人,这不,先生让人在后山弄了一台造雪机,昨天晚上温度低,这会儿那边雪都造出来了,带着小少爷和小星星在堆雪人呢。”

        “怎么突然要堆雪人了?”郁南城不解的皱了皱眉。

        盛安然沉吟了片刻,

        “估计是小星星出的主意,这丫头一到了冬天就嚷嚷着要玩雪,从前这个时候都是要带她去滑雪的,这丫头,再等几天我看天气预报说金陵这两天也要下雪了。”

        每年金陵下雪的时间都在十二月初,这会儿都十二月中旬了。

        老爷子和俩孩子都不在家,盛安然只能和郁南城一块儿去后山看看。

        造雪机已经停了,老宅的后山一大片白茫茫的漂亮极了。

        雪地里,两个穿成了球的一黄一红两个小丸子在疯跑,手里拿着雪球一个劲儿的朝着躲在树后的人身上砸,从尖叫声里能听出来是郁一一的声音。

        远远地,盛安然就看到一个黑影蹲在地上,尽管年纪大了却还是精神矍铄的样子,站在雪地边上没进去,但脚边上竟然堆了十来个胖胖的雪球。

        盛安然仿佛发现额新大陆一样,拽了拽郁南城的胳膊,示意他去看。

        郁南城顺着盛安然的目光望去,神色一滞。

        印象中,爷爷向来严肃不苟言笑,滚雪球这种事儿跟他怎么也不沾边。

        “信不信,我能让爷爷跟我们一块儿玩儿。”

        “不可能。”郁南城神色淡淡,“爷爷不喜欢这些。”

        “我要是能呢?”

        “你要是能我就洗一个月的碗。”

        “就么说定了。”撂下这话,盛安然作势就往前走,走了两步忽然一回头,“不对啊,碗本来就是你洗的。”

        郁南城但笑不语,淡定的看着她,一副抱胳膊看热闹的样子。

        盛安然也不管这赌约有没有意义了,朝着他抬了一下下巴便一溜小跑到了老爷子身边。

        “爷爷。”

        老爷子被她吓得一哆嗦,尴尬的站了起来,还试图将脚边的雪球给藏起来,“是安然啊。”

        “哎,别踩啊,这做的多好。”盛安然忙蹲下身抓了两个在手上掂量,“这个分量丢出去刚好。”

        说着,她便瞅准了远处正在疯跑的‘红色小丸子’砸了过去。

        “啊!谁打我。”盛小星脆生生的声音从雪地里传来,被砸了个跟头跌坐在地上,回头一看,只看到老爷子站在那儿动也不动。

        “曾爷爷,你不是说不跟我们玩嘛?”

        老爷子一脸茫然,“我没啊,不是我……”

        盛安然躲在老爷子身后,她身形小,老爷子穿着宽厚的黑色羽绒服,直接就将她整个人给挡没了。

        趁着盛小星分神,她又丢了一个出去,这个直接砸在盛小星的后脑勺上就开了花。

        “哥!曾爷爷砸我。”盛小星被砸毛了,拉住郁景希嘀咕了两句,俩人便齐齐攥了雪球朝着老爷子这边丢来。

        原本在大树后面躲着的郁一一见危机解除了,也跑出来凑热闹。

        “干爹,我帮你。”

        混战中,老爷子躲都躲不及,无辜被砸了一身的雪球,盛安然趁机塞了一个雪球到老爷子手中,鼓励道,“爷爷,快打啊。”

        拳头大的雪球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老爷子丢出雪球之后,攻势逐渐就猛了,雪地上惊呼躲闪声不断,热闹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