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六章 长得有几分相似

第三百零六章 长得有几分相似

        盛安然下楼的时候,前台一帮小姑娘正围着里昂要签名。

        她拎着包上前也不是,不上前也不是,内心简直生无可恋。

        这会儿她严重怀疑里昂自己本人的那条微博声明也根本不是他发的,是他公司给他安排的,这事情刚结束,就敢找上门来,这是想干什么?

        “姐姐。”

        里昂抬头从人缝儿里看到了盛安然,招手就挤了出来,“你下来了怎么不喊我啊?”

        “那么多小迷妹,我要是打扰你们了,我怕又上热搜。”

        “不会的,我都跟她们说好了。”

        里昂一脸的单纯。

        今天他穿了一身白色的羽绒服,帽子上的毛领十分宽大,白色衬的他的脸更加白皙,怎么看都是一张小姑娘的脸,才巴掌大。

        “我找了一个吃饭的地方,没有别人就我们两个,你放心,这次肯定不会被人拍到的。”

        盛安然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下来直接说自己不在公司了。

        当着里昂的面拒绝他实在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

        “里昂,你看啊,我晚上还有事,你也挺忙的,要不吃饭就下次再说吧,我……”

        “我都订好了,那家日料店很好的,我助理告诉我的。”

        “日料?”盛安然直接一愣,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半小时后,金陵东城商圈一家日料馆的包厢里,盛安然对面前那盘新鲜的海胆赞不绝口,

        “这个真的很不错,很新鲜。”

        “是我助理给我强烈推荐的这家,新闻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

        “没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盛安然喝了一口水,“你这不都请我吃饭了嘛,而且那件事也不是你的错,你们当艺人也挺不容易的的,随便做点什么事情都要被放大化。”

        “还好。”里昂笑笑,“我都习惯啦,要是不做这一行的话,可能我早就饿死了。”

        “怎么会?”

        “会啊,我十岁开始就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跑了,什么都干过的,要不是十三岁的时候遇到星探招进去当练习生,可能那个冬天就冻死了。”

        盛安然愣了一下,她一直以为里昂是从小家境很好不知人间疾苦的,来演艺圈不过也就是玩票的性质,却没想到他的身世是这样的。

        看出了盛安然的疑惑,里昂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网上的资料都是假的,经纪公司说现在大众都不喜欢卖惨,喜欢身世很好的少爷人设,所以就给我编了那些好的家庭背景,其实我连自己爸妈是谁都不知道。”

        “抱歉啊。”盛安然皱着眉,“不开心的事情我们就不提了。”

        “没事啊,都过去了。”

        里昂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来,那张青涩软萌的脸看起来格外让人心疼,

        “其实从小没见过父母也没什么不好的,我在福利院长到五岁的时候被人收养了,那个时候我还以为我可以有爸妈了呢,后来过去不久,收养我的妈妈就车祸去世了,养父从那时候开始开始酗酒,喝多了酒就会打我,十岁的时候我终于受不了逃了出来,之后在各个地方打工,什么都干过。”

        说到这儿的时候,他吸了吸鼻子,“我听他们说,姐姐你收养过一个弟弟,跟我差不多大,是邵司吗?”

        盛安然点了一下头,没否认。

        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少,之前也上过新闻。

        “要是我那个时候也能遇到姐姐这样的人就好了。”

        里昂抿着唇,似乎有些遗憾,盯着盛安然看了一会儿之后,他端起一旁的清酒喝了一大口,结果辣的呛了起来,“咳咳……好难喝。”

        盛安然忙将面前的水杯推了过去,“喝点水。”

        里昂这个样子看着实在让人心疼,盛安然仿佛在他身上看到了邵司小时候。

        那年遇到在地下拳击场遇到邵司的时候,他也才十二三岁的样子,男孩发育晚,瘦瘦小小的一只,尽管她那个时候也才十五岁,却看着比他高的多了。

        邵司被她带回家之后,的确是整个人生的轨迹都发生了变化,虽说也谈不上幸福美好吧,但是也总比在地下拳击场打拳好的多了。

        “虽然没遇见我,但是你现在不是也挺好的嘛。”

        “我那个时候其实遇见过一个和姐姐你很像的人的。”里昂苦笑了一声,“我感觉好像谁对我好,谁就要倒霉一样。”

        说着,他摸出手机,修长干净的手指在屏幕上划了划,翻出一张合照递给盛安然看,“你看她很漂亮吧。”

        屏幕上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和一个十五六岁少年的合影,少年的眉眼一看就是还没有长开的里昂,不用问也知道是里昂从前的照片。

        至于那个女孩,长得很青涩甜美,盛安然看那眉眼熟悉,倒是真的和里昂说的一样,跟自己有三分相似。

        她心里有了几分了然,难怪里昂第一次见她就热情高涨,大冷天在外面冻得瑟瑟发抖也要等她一起吃饭,原来是这个原因。

        “人有相似。”盛安然点了点头,询问道,“她是你女朋友吗?”

        “嗯,她叫克里斯,是华裔,家境很好。”里昂承认,看向屏幕的眼神褪去了少年的天真稚嫩,满是深情和怀念,

        “我被经纪公司招去当练习生之后过了两年,出了点事情,我从公司离开了,但是身上背了高额的违约金,她替我还清了所有的债,那两年里她帮了我很多,后来我能真正的走进模特这个圈子,也全是靠她,原本等我到了法定年龄之后我们是要结婚的。”

        “后来呢?”盛安然问出口的时候已经意识到不是一个什么美满的结局。

        意料之中,里昂自嘲的笑了笑,

        “遇到我对我好的人都挺倒霉的,她有先天性白血病,后来没治好,两年前去世了,她留给我她从她父亲那里继承的所有遗产,她的身世背景也成了我被人所津津乐道的出身,好像只有用这种方式,我才能当做她还活着,从未离开过。”

        里昂将那两壶清酒都喝了,嘴里颠三倒四的说着他和克里斯的故事。

        盛安然一瞬间百感交集。

        这个见第一眼就让她以为家庭美满天真不谙世事的少年,竟然也有这样的一段过去,曲折的几乎让人跟着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