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三章 有些事,我查不出来

第三百二十三章 有些事,我查不出来

        说话的时候,男医生递过一条白色的手帕,“干净的没用过。”

        盛安然道了谢,接过手帕擦了擦脸,解释道,

        “不是,我就是送伤者过来,顺道来帮忙的。”

        “可我刚刚看你很专业啊?是医学院的学生还是?”

        盛安然长相年轻,今天穿了一身粉色大衣,刚刚为了帮忙把头发扎了一束马尾,所以看着格外学生气。

        闻言,她摇了摇头,眼神暗淡了几分,否认道,“我不是学医的。”

        “不对。”男医生眼中闪着光,“你肯定是学医的,从你刚刚的手法还有判断伤者伤情的角度来看,我可以百分之一百的确定,哪个医院的啊?救死扶伤嘛,哪个医院都一样。”

        “真不是。”盛安然有些无奈了,“高架上的人应该都送过来了,我也该走了,你快进去帮忙吧。”

        医生这才回过神,跳下车来,跑出去的两步忽然回头问道,

        “能加个微信么?”

        盛安然还没来得及说话,医生身后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安然,找你好一会儿了,回家了。”

        男医生微微一愣,一回头便看到一道颀长的身影,比自己足足高了半个头,即便还隔着半米的距离,都有种气势迫人的感觉。

        也是,这么漂亮善良的女人,肯定早就有对象了啊!

        男医生沮丧的叹了口气,扭头走了。

        盛安然站在救护车后门的位置,郁南城的那一瞬间,盛安然心中一紧,骤然站直了身子,眸中露出诧异的神色来。

        她没想到郁南城会出现在这里。

        “你怎么在这儿?”

        郁南城走上前,并未解释太多,“先回家换身衣服,吃了饭再说吧。”

        盛安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血污,点了点头。

        两个人对于早上在酒店的冲突都是避而不提,出租车里安静了一路。

        回家后,盛安然拿了衣服就直接进了洗手间,大衣上还染着医院消毒水和血腥的气味,渐渐被浴室里沐浴露的味道化开。

        温热的水冲洗着后背上的泡沫,盛安然的神色有些恍惚。

        她猜测郁南城或许是要跟她谈谈分手的事情,毕竟早上他离开酒店的时候说了那句‘分不分手,我说了算’。

        洗完澡出来,一开门盛安然便闻见一股饭菜的香味,她愣了一下,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朝着卧室外面走去。

        餐桌上摆了一桌的菜。

        “坐下吃饭吧。”

        郁南城从厨房拿了两个碗过来,盛了一碗汤放在盛安然的面前。

        她有些茫然,抬头盯着墙上已经指到十二点的挂钟看了一眼,“这都十二点了,这是吃夜宵么?”

        “晚餐。”

        郁南城递给她筷子,反问一句,“你晚餐吃了?”

        盛安然摇了摇头,默默的低下头喝汤,含糊着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娜娜说的。”

        “这丫头怎么什么都说?”盛安然皱了一下眉头,“还跟你说什么了?”

        “还说了病房里面抢救无效死亡的那个不是你。”

        盛安然一愣,缓缓抬起头来。

        屋里没开大灯,只开了餐桌旁边一盏落地灯,昏黄的灯光,加上郁南城始终低着头,她竟一直都没发现,郁南城的眼睛是红的,满是红血丝,仿佛一个熬夜许久都没合眼的人。

        “发生什么了?”她不明所以,心里却有了一些关于他出现在医院的猜测。

        郁南城深吸了一口气,

        “你先吃饭吧,吃完饭,我们聊聊。”

        “聊什么?”盛安然有些不安。

        分手的事情么?

        “聊聊从认识开始的事情,我们之间所有的问题,都聊一聊,聊开了就好了。”

        “要是聊不开呢?”盛安然脊背挺直,皱眉看着他,犹豫了片刻之后,吐出三个字的疑问,“分手吗?”

        直觉告诉她郁南城此刻冷静的过分,而这种冷静让她感到害怕。

        ‘分手’两个字落在屋子里,掷地有声,郁南城明显的皱了一下眉,眼中有一抹愠怒的神色隐忍下去。

        “先吃饭。”

        他要聊的事情跟什么都有关,就是跟分手无关。

        “我不饿。”盛安然拧着眉,非要听他说完不可。

        可话音刚落,肚子十分不配合的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来,在寂静的屋子里显得格外清晰,她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郁南城看了她一眼,转身盛了一碗米饭递过去,“吃饭。”

        随便他要说什么吧!盛安然心中默默叹了口气,分手就分手,她也懒得解释了,饿死鬼不如饱死鬼。

        身体这么诚实的暴露了一切,原本中午就没吃东西,下午在高尔夫球场被郁奇峰气的够呛,晚上这会儿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一顿风卷残云,桌上三菜一汤几乎要被席卷一空。

        “嗝……”盛安然低头揉了揉肚子,心满意足,“我吃饱了,你要说什么,你说吧。”

        郁南城看着她,“你应该知道,如果我想知道什么,可以不直接问你,只要我想知道,很快都能查出来。”

        这态度,让盛安然皱起眉头来,一丝不悦在心中蔓延。

        从她认识郁南城的那天开始,他就是这样高傲目空一切的人,要说尊重谁,在他的字典里似乎根本没有这样的词汇。

        “但关于你的所有事情,我不想查。”

        郁南城的这句转折在盛安然的意料之外,她神色一顿,看向对面。

        “关于你的所有事情,对我来说,我更希望是你主动告诉我,分享有关你的一切,如果你不愿意说,那我也不会去查,而有些事,我也查不出来。”

        盛安然捏紧了手指,忽然有些心慌。

        “你爱没爱过除了我以外别的男人,对我的在意有多少,为什么每次出了问题,你率先考虑的总是放弃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些,我都查不出来。”

        郁南城端坐在对面,清冷的面容上冷静自持的神色向来无懈可击,可如今,却在眼中出现了丝丝的裂缝。

        那裂缝是他这辈子唯一的挚爱,也是他心甘情愿暴露在众人目光之下的软肋。

        “你问我要跟你聊什么,我猜测你考虑的最多的,应该就是分手这件事,但偏偏你以为这一点,是我从未考虑过的。”

        盛安然神色一紧,怔怔的望着郁南城,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