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外面下雪了

第三百二十七章 外面下雪了

        盛安然笑着在郁景希的鼻子上点了一下,“要是我不考虑你爸爸呢?那你以后可就见不到我了哟。”

        闻言,郁景希脸色一变,扒拉着盛安然的胳膊就要往她身上爬,

        “妈咪,不可以。”

        盛安然将他抱起来,无奈的拍了拍他的后背,“跟你开玩笑的啦。”

        原本以为郁景希会说什么,结果他趴在盛安然的肩膀上闷声道,“不要爹地可以,不可以不要景希。”

        盛安然的舅舅舅妈听见这话,都笑出声来。

        尤其是舅妈,意味深长的看了郁南城一眼,揶揄道,

        “我看你这儿子养的,还不如安然带的这半年亲,说句不好听的,将来你要是对不起安然的话,十有八九你儿子要帮着安然。”

        老爷子听得出这是玩笑话,倒也没当真,跟着笑了起来,

        “将来要是有南城对不起安然这种事的话,那就让安然在郁家待着,让他滚出去得了,我也没这种丢脸的孙子。”

        全桌的人都在揶揄自己,郁南城脸色都青了,瞪着郁景希道,

        “景希,过来。”

        郁景希赖在盛安然的怀里,回瞪了郁南城一眼,哼哼道,

        “爹地你这么凶,妈咪不会喜欢你的。”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哄堂大笑。

        温馨的家庭晚餐氛围里,盛安然明显的看到,舅妈眼中原先的抵触也已经烟消云散了,似乎是接纳了郁家。

        晚餐后,郁家老爷子亲自送了盛安然的舅舅舅妈到老宅门口,这样的态度已经足够说明郁家对盛安然的重视。

        “行了,回去吧,外面风挺大的。”

        舅妈在车里挥了挥手,让他们回去。

        盛安然却执着的站在门口,直等到舅舅舅妈的车开远了只剩下一个小黑点消失在夜幕中,这才转身进去。

        因为太晚了,盛安然当夜留宿在郁家老宅,两个孩子是最开心的,都闹着要跟盛安然睡一个屋,趁着郁南城在书房跟老爷子谈事,不由分说就把床给霸占了。

        盛安然一手搂着一个,躺在床上给两个小家伙讲睡前故事。

        “从前有一个白兔子,和一个黑兔子,他们在大森林里面相遇了……”

        夜色昏沉,

        老爷子看完了眼前的一沓资料,愠怒之余,神情十分凝重,

        “既然已经把这些东西拿到我面前来给我看,那你应该已经打算做些什么了吧?”

        办公桌的对面,郁南城正襟危坐,闻言点了一下头,

        “已经在做了,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些年他一直没被查出来任何劣迹,是因为有人保他,所以这件事我压了一段时间,让周方去查了一下。”

        “查出来是谁了?”

        “督察局的黄伟仁。”

        闻言,老爷子倒吸了一口冷气,一巴掌拍在桌上,骂道,

        “这个孙子。”

        黄伟仁早年还在刑侦科当办事员东奔西走的时候,没少给郁家跑腿办事,后来也是郁老爷子的人脉关系把他提拔上去的,没想到现在混出名堂来了,连贩毒的事情也敢压了。

        郁南城正色道,

        “他现在是金陵禁毒处的一把手,所以城东的事情一旦报上去,必定要经过他的手,到时候他未必拦得住,但是我怕他在办案过程里故意走漏风声,放跑这件事里面的关键人物。”

        老爷子拧着眉,他也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就算是看在血脉亲情的份儿上想要保郁奇峰,此刻也是行不通的,半晌,他沉声道,

        “到时候尽量把那个混小子的关系跟郁家摘开,别让他一颗老鼠屎坏了盛唐一锅粥。”

        “知道。”

        郁南城答应的干脆。

        这件事既然交给顾天恩去办了,自然就是要私下解决的,这也是当初不想上报的另外一层原因。

        一旦上报,必定就要被警方通报郁奇峰的名字,郁奇峰作为盛唐集团的现任总裁,到时候必定要牵扯到盛唐集团,股市波动无法避免,而交给顾天恩的话,这件事就简单多了,到时候未必要公布郁奇峰的名字出来。

        跟爷爷谈完了事情之后,郁南城离开书房回屋。

        推开门的一瞬间,看到床上一大俩小睡得正酣。

        盛小星抱着自己的绵羊公仔,头枕着盛安然的左胳膊,大喇喇的踢掉了自己这半边的被子,郁景希则是抱着盛安然的右胳膊,睡得昏沉。

        自己没在这么一会儿工夫,这两个小家伙就占了自己的位置。

        联系到晚饭的时候,这俩人那么不给自己面子的事情,郁南城觉得今日十分憋屈,看着睡得像是小猪一样的两个家伙,眸光微微一动。

        这一觉,盛安然睡得十分安稳,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把自己胳膊上的千斤的重物给挪开了,冷飕飕的胳膊也进了被子。

        她咕哝着翻了个身,钻进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原本要接着做美梦的,耳边却传来低沉的声音,“外面下雪了。”

        “下就下吧……”

        她噘着嘴,懒得动弹。

        那句话在脑子里停留了许久,她猛地睁开眼,惊呼道,“下雪了?”

        郁南城被她抬头的大动作磕到了下巴,忍不住闷哼了一声,捂着下巴点头,“嗯,刚下。”

        盛安然顾不得他隐忍的复杂神色,忙掀开被子就跳下了床,穿着睡衣跑到窗边。

        “刺啦”一声,窗帘拉开的声音在房间里格外的清晰。

        窗外大雪纷飞,在昏黄的路灯下,在干枯的枝丫间,在青石板的小路上,纷纷扬扬,是盛安然回国以来见过最美的景。

        “我手机呢?”盛安然正要转身回床边找手机,一回头却扎入一条温暖的法兰绒毛毯里。

        郁南城提着毛毯的两个角,将她整个人都裹住了,拥在自己的怀里,责备道,

        “穿这么点,是想感冒么?”

        “不冷啊。”盛安然眨着眼,“开着暖气呢,你快让我去拿手机,我要拍下来给书静看。”

        “你怎么什么都要给她看?你挣的开就让你拿。”郁南城一副吃飞醋的样子。

        “你说的啊。”盛安然狡黠一笑,隔着毯子,一双手就往郁南城的腰窝伸去。

        郁南城浑身上下唯一的一片痒痒肉就在腰窝上,这是她摸索了很久,经过无数实战得出来的经验,百战百胜。

        手还没伸出去,身上毯子陡然收紧,抬头看到郁南城得意的样子,显然是早有准备。

        盛安然急了,

        “不带这样的,你有本事松开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