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一章 欠她一个道歉

第三百四十一章 欠她一个道歉

        盛安然自小除了外公之外没受过什么家人的照拂关心,小时候大舅妈也总爱对她甩冷脸子,所以她对亲情的唯一感受都是来自外公。

        郁老爷子是个冷漠严肃的人,和盛安然的外公那样慈爱的人截然不同,可其实骨子里面都是心疼小辈的长者。

        一顿饭虽说是不欢而散,但好歹郁老爷子心中并未有多少心结,走的时候还带着两个孩子回去的,叮嘱盛安然不用放在心上。

        她倒是不想放在心上,但是只怕是大舅妈那个生性刚强的人已经放在心上了。

        夜深,卧室里弥漫着沐浴露的清香。

        郁南城刚洗完澡上了床,随手拿着床边的财经杂志在打发时间。

        身边传来一道叹气声。

        郁南城笑了,依旧看着杂志,随口道,

        “不会是还在为晚餐的事情耿耿于怀吧,其实你跟你二舅一家也不熟,以后不来往了就好了。”

        “我再跟他们来往我就是猪。”

        盛安然翻了个身,仰头看着郁南城,“我是担心我大舅妈,肯定被气的不轻,回去还不知道怎么想呢,她有高血压。”

        “没事,实在是担心的话,明天回去看看。”

        “回去是肯定要回去的。”

        盛安然又叹了口气,“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聊到这儿,郁南城也看不下去书,索性将书放回床头,拥着盛安然一同躺入被子里面,

        “别想了,睡吧。”

        盛安然哪睡得着,其实她知道大舅妈一直不想要她嫁到郁家来着,大舅妈并不知道景希和她之间的关系,总觉得给人当后妈不好,找个自己有孩子的,也未必能全心全意对盛小星。

        这件事她打算在结婚前跟大舅妈坦白,这倒还是没什么可多想的,但是目前她心里最捉紧的,是先跟郁南城坦白,

        “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犹豫了很久,她开了口。

        郁南城从背后抱着她,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闻言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关于景希的身世……”

        提到这个,盛安然觉得搂着自己的力道紧了几分,当下一紧张,便没继续再往下说。

        良久,身后传来郁南城低沉的声音,

        “之前的事情是我做的欠妥当,关于景希的身世,你不用再多想了,我也不打算再找那个人,景希只有你一个妈妈,这就够了。”

        他只当是盛安然还对之前舒白的事情在意,当时发生的事情接二连三,他也没来得及跟她解释,的确是欠她一个抱歉,这会儿提起,他倒是有机会说出口了。

        盛安然却百感交集。

        郁南城这会儿用这话一堵,她觉得自己再难开口了。

        她闷声问道,

        “那个舒白,后来怎么样了,被拆穿之后她说什么了么?”

        “一直没找到她。”

        郁南城的下巴在她脑后蹭了蹭,漫不经心道,“交给周方去处置了。”

        盛安然心中一紧,“你打算怎么处置她啊?”

        “你这么关心这个女人干什么?”郁南城的声音里透着几分疑惑。

        “没,没什么。”盛安然屏气凝神,“就是随便问问。”

        郁南城还想问些什么,她忙拉了拉被子,“我困了,睡觉吧,明早我去大舅妈家。”

        见状,郁南城便将灯关了,不再说什么。

        身边传来平稳的呼吸声,盛安然感受的到后背上贴着一颗稳定跳动的心脏,也感受得到郁南城如今对现状的满足。

        如果不是谎言如同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的话,她也不会这么的纠结。

        想要说这段横跨了六年的故事,哪是她随口一说就能解释的清楚的。

        夜色已经深了——

        金陵市中心的酒吧依旧喧嚣的如同白昼,灯红酒绿中男男女女摇头晃脑,随着音乐疯狂的摇摆。

        酒吧的豪华包厢里,高雅雯穿着极为俗艳的渔网吊带袜站在电子屏前唱完了一手韩国女团的歌,连唱带跳,性感非常。

        还没唱完,包间沙发上一名瘦削的男子鼓起掌来。

        音乐暂停。

        男人的眼神有些阴鸷,“跳的不错,很符合这次电影的女主角人选。”

        “谢谢毕导。”高雅雯忙站直了身子,笑吟吟的冲着男人鞠了一躬。

        郁奇峰锒铛入狱之后,她身边的人脉资源一落千丈,想要赚钱就得拍戏,想要拍戏就得参加各种应酬,原本这种酒局她是从不参加的,如今却也不得不为了一千万的片酬来陪笑。

        “但是还差点。”

        男人打量着她,“知道差什么么?”

        高雅雯微微一愣,“毕导您说。”

        “不够大胆。”男人吐出一口烟圈,神情十分惬意,“电影的主角是个妓女,她对自己的肉身是没有任何羞耻心的,你刚刚做的那些,不够有野心。”

        在这个圈子里面摸爬滚打这么多年,高雅雯早就了解这些人的尿性,这话的意思明看着是艺术性指导,其实说白了就是三个字——要你脱。

        她缓缓抬起头,红唇魅惑,眼尾高挑,露出一个风情万种的笑容,动作缓慢的将肩膀上的吊带拉了下来,雪白的肩膀暴露在空气中,柔声道,

        “那,毕导,我再试一遍。”

        凌晨的酒吧渐渐归于安静,豪华包厢外面,穿着卖酒兔女郎衣服的女人一直靠着墙打瞌睡,包厢门一开,猛地惊醒,睡眼惺忪的打了个呵欠,

        “姐,完事儿了?”

        闻言,高雅雯脸色一白,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兔女郎’立马捂住了嘴,“我不是那个意思,姐……”

        高雅雯眼中一片寒意,

        “你记着,我有今天,都是拜郁南城和盛安然然那两个狗男女所赐,总有一天,我会把这些全都要回来。”

        ‘兔女郎’打了个寒颤,小心翼翼的跟在她身后,

        “我今天都没敢出去,郁南城的人就在这附近,都好久了每天都在这附近,看样子就是要抓我呢,姐,我怎么办啊?我总不能一辈子都在这儿卖酒吧?”

        “慌什么?”

        高雅雯不耐烦的瞥了她一眼,眸中划过一抹寒光,冷笑道,

        “抓了你又怎么样?他还能要了你的命不成?他不是要抓你么?那就让他抓,抓到之后,他要听到什么,也让他好好听听,我倒是要看看,要是他知道他爱的那个女人一直骗着他的话,他是个什么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