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三章 一锁就锁了二十年

第三百四十三章 一锁就锁了二十年

        男人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将放着单反的背包搁在桌子上,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整个客栈的装修风格,眸中渗着复杂的光。

        “您喝点水暖一暖,十分钟就好。”

        瑶瑶给上了一杯茶,“对了,您贵姓?”

        “姓裴。”

        “好的,裴先生您稍等。”

        说完这话,瑶瑶便上楼收拾空房去了。

        男人喝了口茶,将单反从包里拿了出来,对着客栈的公共区域比划了两下,而后将镜头拉长,对准了二楼方向。

        镜头缓缓对准二楼走廊尽头,房门上挂着干花点缀的木牌,远景放大之后可以清晰的看到木牌上面写着“老板娘房间,有事请敲门”的字样。

        男人忽的勾起唇角来。

        房间里,灯光昏黄。

        郁凤雅坐在飘窗上看书,身上裹着一件褐色的坎肩,一头长发披散在坎肩上,像是墨色的瀑布,尽管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却依然有着少女的灵气。

        顾天恩端着餐盘,站的笔直,已经站了十来分钟了,

        “妈,您要是怪我的话,打我骂我都行,别自己气坏了,您总得好好吃饭啊。”

        “放着就行了。”郁凤雅淡淡的应了一声,目光并未从书本上离开。

        顾天恩有些着急,“自从从金陵回来之后,您每天就吃这么一两口饭,连瑶瑶都看出来您心情不好了,您让我怎么办?”

        闻言,郁凤雅皱了皱眉,合上书抬眸道,

        “你瞒着我去查郁家的人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我怎么办?”

        顾天恩神色一滞,竟哑然。

        半晌,郁凤雅看着他,模样本来就有七八分相似,再加上眉宇间的文弱的书生气,更是和他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当初她怎么就抱着侥幸的心理,觉得金陵这么大,总不至于就那么巧让他和郁家的人撞上,竟放手让他填了公安大学了呢?

        这是郁南城见了他不觉得有什么而已,要是老爷子见了,当年的事情可就怎么也瞒不住了。

        打量了半晌,她终究是叹了一口气,重新翻开书,

        “放着吧,我过会儿吃。”

        顾天恩看着母亲的神色,尽管温婉和善,却透着刚强,说再多也没什么用,他只得将餐盘好好地放在了一旁的茶几上,叮嘱了一句,

        “那您一定要吃,要是凉了就叫我一声,我给您热。”

        “嗯。”

        郁凤雅应了一声,并未再看他了。

        在金陵想方设法接近郁家的事情,他其实也没刻意瞒着母亲,甚至好几次通话的时候都问她要不要试着和郁南城见一面,只是那个时候,她大概是以为自己说小孩子胡话呢吧。

        顾天恩心中百感交集,也不多留了,转身拧开房门走了出去。

        一出房门,迎面快门‘咔嚓’一声,他下意识的遮住了自己的脸,不悦道,

        “干什么呢?”

        放下手后,他站在二楼木栏杆后面,看到了一楼公共区域的男人。

        “你谁啊?”顾天恩心情不好,尽管知道客栈里的自然大多是客人,此刻也有些压不住自己额脾气,呵斥了一声,“谁让你随便拍照的?”

        楼下那个男人约莫五十来岁,个子挺高,看着有一米八几,穿着黑色的毛衣,手里拿着一架单反,正仰头看着他,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这儿不可以拍照吗?没人告诉我。”

        被顾天恩呵斥了这一通,这男人竟也没什么脾气,好声好气的询问,“要是不能拍的话,那我就删了。”

        正好瑶瑶收拾完了屋子出来,看到顾天恩的时候顺眼看了他身后的房门一眼,“老板娘还是没吃么?”

        顾天恩皱了皱眉,“嗯。”

        瑶瑶也不好多问什么,眼角余光瞥见一楼公共区域的男人,忙介绍,

        “对了,天恩哥,那是裴先生,新入住的客人,裴先生,这是我们的小老板。”

        男人点了一下头,朝着顾天恩投去探究的目光,“怎么叫小老板啊?”

        “哦,客栈是我们老板娘开的,天恩哥是我们老板娘的儿子,总不能叫老板不是?所以就是小老板啦。”

        瑶瑶向来嘴快,枫糖客栈也没那么多的口头上的忌讳,也就随她说了。

        “你招待吧,我回房了,还有点事。”顾天恩插了一句嘴,神色怏怏,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男人若有所思的盯着他的背影,久久没有离开目光。

        “裴先生,您登记一下吧,把身份证给我一下。”

        “嗯。”

        瑶瑶对着身份证上的名字在电脑里面输入客房入住信息,默默念出了入住客人的姓名——裴永志。

        “裴先生您的房间二楼左转第二间,有什么需要直接跟前台说就行了,前台二十四小时都有人。”

        “好。”

        古镇夜色昏沉,快午夜的时候,去外面放花灯的客人们陆陆续续归来,客栈里面热闹了会儿,又都各自回房了。

        二楼右手边走廊尽头,老板娘的房间里,老式唱片机还在吱吱呀呀的唱着一首民间小曲儿,女旦轻灵的嗓音让人听得愁肠百结。

        台灯下,郁凤雅从保险箱里拿了尘封多年的相册出来。

        这是连顾天恩也没见过的,为了告别过去,让自己彻底和郁家划清界限,二十年前,她就将所有的东西都销毁了,可唯独这本相册,她没舍得,一锁就锁了二十年。

        翻开的第一页是老式的黑白照,青年男子身侧站着个膝盖高点的男孩,妇人手中抱着一个襁褓,妇人笑的和和善,青年男子却没什么表情。

        那年郁家的独子麒华刚满一周岁,而她刚出生就被人遗弃在寺庙门口,要不是郁家的夫人上山还愿遇到了,腊月寒冬,恐怕不等被人发现就要冻死了。

        郁家对她是救命之恩,也是养育之恩,上上下下的人都把她当成正经的大小姐一样对待,从小就过着最好的生活。

        郁家甚至给了她郁麒华这样一个到死都爱着她的丈夫。

        郁凤雅的眼眶有些湿润,她随手翻开一页相册,已经年满十八岁的少年和少女并肩站立,依旧笑得和从前一样自然亲昵。

        照片的底端写着一行字——丫丫的十八岁成人礼

        墨蓝色的钢笔字字迹清隽有力,是出自他的手笔。

        而‘丫丫’两个字,更是让心头尘封多年的记忆彻底的苏醒过来,万千回忆宛如潮水一样涌上了心头。

        “笃笃笃”一阵敲门声忽的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