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一章 失去的时候也许会难过

第三百六十一章 失去的时候也许会难过

        听起来,顾泽的情绪似乎不高,盛安然想调节一下气氛,故意揶揄他,

        “我知道是你,又不是没有来电显示哎,虽然要办离婚,但是咱们也是好聚好散嘛。”

        顾泽配合的笑了一声,“是,好聚好散。”

        沉默一秒后,他低声道,“莉莉安把你带到你之前住的地方去的事情我知道了,别放在心上,她从前做事没这么出格。”

        “没事啊,她可能是觉得我住在那边会比较方便吧,我比较好奇的是,你该不会罚她了吧。”

        “嗯,让她停职一个月了。”

        “大哥,您能不能怜香惜玉一点啊?”盛安然扶了扶额头,“莉莉安好歹跟着你七八年了吧,这么点小事干嘛这么严格?”

        “她自己申请的。”

        “啊?”

        盛安然服了,嘀咕道,“倔成这样,可真行。”

        闲聊了两句之后,盛安然挂断了电话,坐在床头回味刚刚顾泽说的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身边的电脑里某人还盯着她,见状问道,

        “怎么了?接了前夫的电话觉得后悔了?”

        盛安然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视频还开着呢,“你一直听着啊?”

        “嗯。”

        郁南城点了一下头,面露不悦,一字一顿道,“好聚、好散?”

        “那不然呢?”

        盛安然梗着脖子道,“不然我跟顾泽打一架然后闹到公证处去?”

        郁南城竟语塞。

        见他不说话了,盛安然笑出声,“没话说了吧!一天到晚想找茬,我看你是闲得慌,最近集团不忙?”

        “筹备年会了。”

        盛唐集团每年年底的年会都在腊月二十九的时候举行,届时会包下整个金陵最大的紫峰酒店顶层,最吸引人眼球的是每年都会请来一大票的明星艺人,也算是变相的给盛唐集团打广告了。

        这个时候应该是集团最忙的时候,还有空吃这个闲醋,盛安然也是服了。

        为了让他安心,盛安然便解释了一下,“我叹气是因为莉莉安,莉莉安跟在顾泽身边快八年了,她跟顾泽都是耶鲁毕业的,一毕业就跟着顾泽后面创业了,其实谁都看得出来莉莉安的心思,除了顾泽。”

        “男人的神经没你想到那么粗,未必看不出来。”

        闻言,盛安然皱眉看着郁南城,“还真不是,我感觉顾泽是真的不知道,莉莉安给他当小跟班太久了,就是因为太过得心应手,反而不起眼,你说你会对你平时喝水的杯子产生感情吗?”

        郁南城沉默了片刻,“失去的时候也许会。”

        盛安然一愣,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忽然醒过神来,“对啊,失去的时候……”

        莉莉安自请了一个月的假期,这一招,高明啊!

        隔着电脑屏幕,远在金陵的郁南城看着自家媳妇心事重重的样子,忽然就心里面酸酸的,跑了这么大老远明明是要去办离婚的,怎么还是这么喜欢为别人的事情瞎操心。

        夜深,视频挂断之后,他给周方打了个电话,

        “把这两天的事情都推了,买张明天的机票。”

        “您要去哪儿啊?”

        “纽约。”

        “……”

        盛安然翻来覆去了一整夜睡得不太安稳,虽然不想承认,但事情却又不得不承认,身边没有某人了,真的睡不着。

        翌日一大早,她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去了疗养院。

        看到她的时候,谈书静尖叫了一声就从床上弹了起来飞扑而来。

        “康师傅红烧牛肉面!统一老坛酸菜!老干妈!”

        “我的妈呀!”盛安然被她勒的喘不过气了快,“您这是想念我么?是想念国内的垃圾食品啊!”

        “这怎么能是垃圾食品,小心康师傅告你。”

        谈书静十分热情的接过她千里迢迢人肉背回来的那些小零食,然后拉着她在满是阳光的飘窗上坐了下来。

        “还是你对我好。”

        “你要是跟高湛说,他能不给你买?”盛安然眨了眨眼,一脸的意味深长,“想在未来婆婆面前装贤惠,所以不肯他让人在国内采买这些东西吧。”

        “才不是。”

        谈书静矢口否认,“我是怕他这位大少爷吃惯了山珍海味,根本不知道我要买的是什么东西。”

        盛安然懒得跟她辩驳,“行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医生怎么说的?”

        说到这个,谈书静笑的牙花子都快出来了,

        “医生说我情况基本稳定,要是病情不复发的话,春节后就可以出院回家治疗了,可以赶上你的婚礼。”

        “那太好了。”

        谈书静从飘窗下面的抽屉里面掏出一个速写本来,“给你看,我把婚纱和伴娘服全都设计好了。”

        “真的?我看看。”

        盛安然迫不及待的接过去,婚礼是每个女孩心中的梦想,婚纱自然是梦想中最美好的一个环节。

        翻了几页之后,盛安然缓缓抬起头,瞪着谈书静道,“这是我的婚纱吗?”

        整整一本速写本上,长款短款各种颜色材料什么款式都有,就是全都是伴娘服,一张婚纱都没有。

        “婚纱都一样啊!”谈书静眨了眨眼一脸的无辜,“我现在给你画也行,伴娘服想要出彩可不容易!”

        “你个当伴娘的想要在我的婚礼上出彩干什么?你要抢亲啊!”

        盛安然直接掐住了她的脸,使劲儿的蹂躏。

        “唔唔唔,呼呼我龊了我龊了……”

        谈书静含糊不清的发出几个音节,好不容易掰开盛安然的手,挣扎着从屁股下面的垫子里抽出一本更厚的速写本,一边揉脸一边递过去,

        “给。”

        盛安然将信将疑的翻开本子,还威胁道,“你要是让我看到这是伴郎服的话,我就撕了你的嘴。”

        “你爱看不看。”谈书静噘着嘴,“有异性没人性,知道我一套设计值多少钱么?给钱!”

        说话的功夫,盛安然已经将速写本翻开了,第一页就惊艳到了她,流光溢彩,目光几乎都挪不开。

        谈书静一共给她设计了六套婚纱十二套敬酒的礼服,

        “我估计你要再国内和国外各办一场,婚纱最起码需要准备四套吧,万一有什么意外也好替换,这六套里面你选四套出来,至于礼服,多选几套也没事,舞会上反正用得到。”

        谈书静向来喜欢玩笑,这个时候是难得认真说话的时候,反倒让人不适应了。

        盛安然只觉得鼻子一酸,眼睛涩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