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五章 不好奇她和谁生的女儿吗

第三百六十五章 不好奇她和谁生的女儿吗

        郁南城和顾泽两个人直接在公证处的门口就直接把她丢下了。

        盛安然瞪着远方已经快消失不见的轿车,扯了扯嘴角,神色复杂。

        郁南城这哪是来找自己的,这是来找顾泽的吧?

        时间还早,她索性去了疗养院找谈书静,

        “你说他们俩能干什么去?他们俩不熟吧,我记得在金陵也没见过几次。”

        谈书静今天倒是安静得很,坐在飘窗上翻杂志看,闻言头都不抬随口道,“根据我对顾泽的了解,顾泽八成

        就是想要试探一下郁南城对你到底有几分真心,至于郁南城,你应该比我了解啊。”

        盛安然还真不太了解,当下便有些尴尬了。

        半天没听到回应,谈书静抬起头来,“干嘛不说话了?你不知道他要干嘛?”

        盛安然面色讪讪,硬着头皮强行解释道,“郁南城这个人你跟他相处一辈子也不会知道他下一步会干什么的

        ?不按常理出牌,行事风格不定,他做生意也是这样的,哪儿那么容易猜得到。”

        谈书静啧啧称奇,“我算是明白了,你是不喜欢顾泽那种一成不变好懂的,就喜欢郁南城这种永远都有新鲜

        感你完全猜不透的?”

        “去你的,好好地又扯到这个干什么?”

        “我只是好奇而已啊,顾泽在我认识的男人里面绝对是排名前三的优秀好男人,你偏偏就看不上,郁南城是

        有多好啊,让你这么死心塌地?”

        谈书静合上书,凑近了一些,

        “不是我不盼着你好啊,我最近看了一本书,说你结婚之前如果能想到以后可能的离婚原因的话,那基本上

        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就是你想的这个原因导致离婚,这就是女人的直觉。”

        “你什么意思啊?”

        “意思就是,你觉得你跟郁南城将来要是离婚的话,会是因为什么原因啊?”

        盛安然微微一愣,感觉谈书静给自己挖了个坑,“我要是回答了,是不是就代表我俩肯定会离婚?”

        “闲聊嘛,哪有那么准,随口说说的,你就说说看。”

        谈书静再三怂恿,盛安然沉思了半晌想出来一个她觉得可能的理由,

        “不真实吧。”

        “能不能说详细点儿?”

        “普通的情侣之间谈恋爱是什么状态,或者说你跟高湛平时谈恋爱是什么状态?约会、逛街、拌嘴、和好,

        感觉都很真实。”

        这么一说,谈书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好奇道,

        “所以郁南城跟你连一次正经的约会都没有啊?”

        这就戳中痛处了,盛安然不满的瞪了她一眼,“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好不好?”

        郁南城平时工作忙的快成空中飞人了,想让他有这个脑子去考虑平常小情侣会做的事情,那基本上就是强人

        所难。

        盛安然从没指望过,但是却不代表不遗憾。

        人生要是连情侣之间必做的那些小俗事都没做过的话,那真的是挺遗憾的。

        盛安然和谈书静两个人姐妹谈话,没什么顾忌,想到什么就说了什么,偏偏某人在门外扒着门缝听了一耳朵

        走了,暗戳戳的觉得自己终于抓住了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另一边,夜幕将纽约笼罩,皇后街区的一家爵士酒吧内,音乐舒缓。

        顾泽和郁南城坐在吧台,一人面前一杯威士忌。

        “婚礼的邀请函,不知道有没有我的份。”

        顾泽一开口,就将话话题挑的有些尖锐。

        郁南城看了他一眼,从容道,“安然的朋友不多,前几天宾客名单已经草拟出来了,不过我没看,这件事你

        得问她,毕竟你是她的朋友。”

        “如果我去的话,你们会怎么介绍我?”

        这话的语气带着几分挑衅了。

        顾泽作为盛安然的朋友自然是要被邀请的,情理之中,而盛安然介绍他也向来是以朋友的身份,他这会儿多

        此一举的问这么一句,就是司马昭之心了。

        郁南城眉头微不可闻的皱了一下,不紧不慢道,

        “顾先生可能不太懂中式婚礼,婚礼上不需要介绍宾客。”

        “是吗?”

        顾泽若无其事的勾起了唇角,“我和安然当初的婚礼上,还是介绍了的。”

        郁南城脸色稍稍一变,

        “如果你对安然还有别的想法的话,我劝你还是趁早把心思都收一收,别辜负了她对你的信任。”

        “你知道她信任我?”顾泽这番话环环相扣,几乎就是一个钻进去就出不来的套子,很轻松的就将话题转到

        了自己想去的方向,

        “作为一个传统家族的男人,你就真的不介意安然和我的过去么?”

        “形式婚姻,只是当初她想要在美国生活迫不得已的决定而已。”

        “婚姻里面男人的疑心病远不比女人的少,”

        顾泽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语气幽幽,

        “形式婚姻是安然说的,你现在选择相信,可是像你这样从来只相信自己眼睛和证据的人,真的会天长日久

        的相信我们只是形式婚姻么?就算是信了,你敢说自己就没好奇过,在我之前,安然究竟是和谁生下的小星星么

        ?”

        他这话的重点都落在了最后一句话上。

        小星星的生父是谁,盛安然从未跟郁南城提过半句。

        她的情史随着交往的深入越发的丰富,前有一个金陵乔家的大少爷是她的初恋,后有一个金融圈的新贵是她

        名义上的丈夫,这中间却还有个不知名的人,和她生了一个孩子。

        郁南城握着威士忌杯子的手指暗自收紧,骨节凸显了出来。

        “你到底想说什么?”

        顾泽的眸光冷了几分,“如果你有一丝的对安然的怀疑,或者试图对她的过往有探究的想法,那我奉劝你放

        手。”

        “这是我跟她的事情,轮不到你来管吧?”

        “一旦你做出伤害安然的事情,你就知道轮不轮得到我管了。”

        顾泽语气森冷,素来谦和的人设仿佛瞬间就变了似的,带着浓浓的警告意味。

        郁南城神色紧绷,心中久久的回荡着他说的那些话。

        关于小星星的身世,究竟有什么不能提及的?他自认自己已经对盛安然足够坦诚,可她似乎一直以来,的确

        是有事情瞒着自己的。

        手机忽然在郁南城的口袋里面震动,打破了他与顾泽之间凝固的气氛,看到来电显示,郁南城按下接听键,

        “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