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三章 我不叫舒白

第三百九十三章 我不叫舒白

        如果婚礼没取消,盛安然就是郁家的儿媳,顾天恩的嫂子。

        而毒贩子的头目要为判了死刑的那些兄弟报仇,第一个要找的就是郁家的人,一方面是郁奇峰害的他们暴露,另一反面是当时那些学生的身份背景恐怕早就被他们摸清楚了。

        也许他们已经盯着整个郁家的人很久了,郁家的人出门几乎都是前呼后拥,下不了手,盛安然有顾泽护着,唯一落单的一次,就是今天下午跟自己在咖啡馆喝完咖啡的时候。

        郁南城脸上冷汗都冒了出来,脸色渐渐发白。

        “回警察局。”

        “不行。”

        高湛按住了他冰凉的手,“天恩说那帮毒贩子都是杀人不眨眼的,要是报警了,警察会直接去江心所有的岛上挨个搜,你不知道他们会在哪儿,到时候打草惊蛇,恐怕他们会第一个灭口。”

        听到‘灭口’两个字的时候,郁南城的眉心狠狠一跳,眼中浮起深不坚定的恐慌神色来。

        “我们先回去,天恩说他有办法。”

        “……”

        ——

        江心岛上,一艘小船刚靠岸,体型一胖一瘦的两个男人从穿上拖下来一个麻袋,胖子扛在肩膀上,瘦子将船藏在岸边的芦苇荡里面,俩人一前一后往丛林深处去了。

        “老大这两天是怎么回事?明明让咱们都小心点别没事往外跑,这两天风声正紧,怎么接二连三的弄些女人回来。”

        胖子的声音有些粗壮,似乎是扛得累了。

        一旁的瘦子帮着抬了抬,顺手在袋子上拍了一把,一脸的猥琐,

        “哥,这还不是老大怕咱们哥儿几个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憋出火来,今年过年我没回老家,总不能就咱们一帮大老爷们在这岛上待着吧,日子还有什么意思?”

        “那也不对,之前不是已经把大嫂的妹子送过来了么?”

        “咱们岛上兄弟算起来有二十六个,那一个哪儿忙得过来?大嫂那是心疼她妹子。”

        “心疼?”胖子冷笑了一声,“真心疼的话,恐怕不会弄到这儿来给人泄火吧,你们把那丫头糟蹋成什么样子了,当我没瞧见怎么的?”

        说到这个,瘦子讪讪一笑,“哥,你说你,干我们这行的荤素不忌,人命都没当回事,有点这滋味你还躲着,这岛上也就你,嫂子不是都走了三年了么?你怎么还三贞九烈的?”

        胖子的眼神忽然沉了下来,凌厉的看向瘦子。

        瘦子吓得打了个冷颤,语无伦次道,“哥,我不是那个意思。”

        远处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一道手电筒的灯光照了过来,正好打在两个人的脸上,打破了这尴尬的僵持。

        “哟,胖哥和猴儿回来了。”林子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是组织里面今天巡逻的兄弟,“辛苦了,龙哥等了有一会儿了,正好一块儿吃饭,走吧。”

        胖子和瘦子应了一声,像是都忘了刚刚的话了似的,跟着来的人进去了。

        “这女的怎么办?”

        “跟那娘们一样,关东边那间屋子里面就行了,反正都是一个作用。”

        有男人猥琐的笑出声来,

        “以后一回能进去的人又多了。”

        胖子懒得听,直接开了东屋的门。

        开门的瞬间,角落里面有个黑色的身影猛地瑟缩了一下,躲在了被窝里面,只剩下一双眼睛直愣愣的盯着他,恐惧极了。

        胖子皱了皱眉,将麻袋搁在东屋的地上,走之前似乎是不忍心,沉声道,

        “今晚过会儿他们要喝酒,你顺从点,否则恐怕要受罪。”

        听到这话,那角落里面的身影便抖了起来,宛如筛糠一般,像是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样,竟拼命的开始喘气。

        胖子关上了门。

        “哐”的一声,外面挂了锁,整个屋子变得昏暗一片。

        不多时,地上的麻袋动了动,盛安然是被冰凉的地板给硌醒了的,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全身都被裹在麻袋里面,挣扎了半天,从麻袋里面露出头来。

        这一露出来,吓得她面无人色,尖叫出声来。

        上方正有一张脸盯着她,煞白煞白的,格外瘆人。

        “嘘……”

        那张煞白的脸举起右手的食指在嘴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蹲在了她的身边开始给她解身上的绳子。

        盛安然渐渐定下神,窗外的月光透进来,她大着胆子侧身看去,盯着那人的脸许久,低声道,

        “舒白?”

        之前冒充郁景希的生母来骗郁南城的女人,虽然不是真的叫这个名字,但是盛安然一时之间想起来的,却只有这个名字。

        女人脸色一变,忽然皱起了眉头,“我不叫舒白。”

        停顿了一会儿,她小声道,“我叫高翠。”

        盛安然愣了一下,等自己身上的绳子全都解开之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是你把我绑到这儿来的?你求财还是什么?”

        “我有这么大的本事吗?”高翠的神色有些僵硬,解开绳子之后就起身回了床边坐下了,端详着盛安然,喃喃道,“到了这儿,你就认命吧。”

        “什么认命?”

        高翠的看向她的目光忽然诡异起来,“不管白天和黑夜,这扇门,你开不了,我开不了,但是他们可以,他们随时都可以。”

        盛安然不明所以,看着就在自己身后的那扇小门,皱了皱眉,

        “你什么意思啊?”

        她现在都没弄清楚绑了自己的人是谁,自己究竟跟谁结了仇,这个冒充舒白的女人为什么也在这儿,看样子还过得很凄惨。

        “你晚上就知道了。”

        高翠笑的越发的阴鸷。

        打量了高翠许久,盛安然觉得她精神上似乎是出现了一些问题,便不再问她了,拉了拉门,发现是从外面锁上了,窗户更是从外面封了,只有微末的光线透进来,屋子里面连个灯都没有。

        透过窗户,盛安然看到斜角的有一座两层的小楼,亮着灯,男人粗犷的笑声就是从那儿传来的。

        一座荒岛,一个女人,一群男人,她很快意识到这个高翠遭受到了什么。

        想到之前郁南城说查到这个高翠跟高雅雯是表姐妹的事情,她抓住了一些蛛丝马迹,问道,

        “你为什么被绑到这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