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九章 给钱,或者给命

第三百九十九章 给钱,或者给命

        盛安然她们所在的这个荒岛,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有一片密集的深山老林,她们所处的这个人为开垦出来的位置处于整个岛屿的中心位置,也在密林的最深处,要是没有岛上特殊的标记,一般人走不出去。

        让高翠跟胖子搭话的这些天,盛安然一直在角落里面研究整个岛屿的所有可能离开办法,她是个旱鸭子,如果是靠自己的话,除了坐船出去之外,别无办法。

        “谢谢啊胖哥。”

        窗口,高翠接过了晚餐,端着朝盛安然走来,见她在地上用树枝扒拉着一些奇怪的形状,忍不住问道,“这都是什么啊?”

        “地图。”

        盛安然压低了声音,树枝指着中间的位置,

        “我们应该是在这儿,我们是从岛的东边上岸的,也就是这儿,四个方向每天都有人去巡逻,唯独西边的人回来的最晚,所以西边应该比较远,胖子的孩子十有八九是住在西边。”

        “你是怎么断定的?”高翠神色不解,“你来的时候还不如我呢,你是被捆着搁在麻袋里面的,而且你不是晕过去了么?”

        “晕了一半吧,还有点残存的意识,根据你跟我说的那些,还有他们巡逻每天换班的人来回的情况,猜的应该差不多。”

        “好厉害,”高翠佩服的看了她一眼,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干巴巴的咬着馒头,含糊不清道,

        “可是姐,胖子没再跟我提过他孩子的事情,也没再问我那个扭蛋了,你说他万一要是真的想自己去市区呢?”

        盛安然眉头舒展,“去市区更好,他们出去的次数越多,警察发现他们的几率就越大,我们被救走的几率就更大。”

        这件事不管是什么结局,都比坐以待毙的好。

        外面忽然嘈杂起来,传来巡逻换岗的人回来交接的声音。

        高翠似乎是被馒头噎着了,面色有些发白。

        盛安然也是面色一紧,下意识的看了高翠一眼,默默地去给她倒水喝。

        很快,这屋子的门便开了,推推搡搡的进来两个中等身高的壮汉,两个人一进门看见了盛安然在倒茶,目光骤然一热。

        “干什么?”高翠陡然拔高的声音在屋子里面显得格外尖锐有力,她将手里的瓷碗搁在床头破旧的柜子上,发出‘哐’的一道响声。

        “哟,哥哥瞧了别的女人一眼,妹子不高兴了。”

        “你爱瞧谁瞧谁。”

        高翠拢了拢衣领,佯装出一副嗔怒的样子,“就是瞧上了别人,就别进我的屋子也别上我的床,把人弄走。”

        两个男人不约而同的看了盛安然一眼,均是露出几分嫌恶的神色,旋即又嬉皮笑脸的凑到了高翠跟前,

        “我俩是瞎了么?放着你这么个宝贝不要,去要那个丑八怪?”

        听到这声‘丑八怪’,盛安然心里面默默的松了口气,看来这几天往脸上涂得灰扑扑的还是很有用的,自打来了这岛上,她也强忍着没洗澡,一身怪味,不用她躲,这些男人也不碰她。

        见两个男人都凑了上来,高翠横了他们俩一眼,没好气道,

        “我昨天说过什么,你们忘了?”

        那哥俩对视一眼,身形稍微瘦削一些的那个忙点头,一脸的猥琐暧昧,“记得记得,一个一个来嘛!”

        自打高翠决定跟着盛安然计划逃跑之后,这些男人每天轮班回来都来找她的事情就渐渐被她抓住了主动权。

        都是图个乐,谁都想玩的舒坦,她不配合那就是个人偶,她要是配合了那才有滋有味,所以这么一来二去,这些男人食髓知味,也就由着她定了规矩,每天只准来一个人。

        最开始听到高翠跟自己说这件事的时候,盛安然心里始终觉得膈应,可高翠似乎真的没把这件事当回事。

        “我在夜总会也坐过台,无非是给钱不给钱的事儿,我也想明白了,夜总会客人是给钱,在这儿,是给命。”

        高翠一句话,说的轻松,却不胜唏嘘。

        形势所迫,盛安然也说不了什么,毕竟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稳住这些人。

        “七哥,昨天是你,今天怎么也轮到我了吧?”

        那个被称作‘七哥’的男人皱了皱眉,面色不悦,“怎么这么多事儿呢?两个一起怎么了?以前咱们个儿几个五六个一起也没见你怎么着啊?”

        这话一出,高翠立马就翻脸了,直接往床上一躺,

        “行,来吧,你们俩一块儿来,我无所谓。”

        “我有所谓,说好的轮着来。”男人瞪了‘七哥’一眼,振振有词道,

        “江湖道义还讲不讲了?做人得有信誉吧,这事儿就是闹到龙哥跟前去,我也有理。”

        盛安然退在角落里面,心里面将这两个不要脸的男人骂了几万遍。

        就这死变态猥琐样,还敢说什么江湖道义,真的是脱离了社会人就是禽兽。

        最后商量的结果自然是只留下了该留下的那一个,盛安然和‘七哥’都被轰了出来,七哥自讨了个没趣,骂骂咧咧的走了,盛安然则是跟往常一样蹲在门口。

        她不敢乱跑,胖子一直在院子里做木工,看似做的聚精会神心无旁骛,其实你动弹一下全在他眼里。

        屋子里面动静正激烈的时候,院子大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是瘦猴回来了。

        一进门,瘦猴便绕着胖子打转,

        “胖哥,有件事我要跟你商量一下。”

        胖子看了他一眼,“要是出岛的事情就算了,这个月已经出了不少次了,再多要出事。”

        “能出什么事啊?”瘦猴压低了声音,“在这岛上待着实在是太憋得慌,所以我出去转转,我又不干什么,能被谁发现?再说了,你不得给大侄女买东西?”

        院子不大,‘大侄女’三个字很清楚的落在盛安然的耳中。

        与此同时,胖子瞪了瘦猴一眼,脸色不虞。

        “我……”瘦猴也看到了小木屋门口的盛安然,眉头一皱,声音压得更低了一些,“你总把大侄女藏在这儿不是个办法啊,难道你要她在这岛上过一辈子不成?你总有一天要放她出去,看在过世嫂子的面子上,龙哥肯定会给你一些补偿……”

        “哐”的一声,锯子从胖子的手里摔在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素来平和的胖子此时脸色铁青,黑的跟锅底一样,森冷的盯着瘦猴。

        盛安然心中咯噔一下,骤然收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