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章 只传给儿媳妇

第四百六十章 只传给儿媳妇

        盛安然跟老爷子聊了很久,将这五年来自己的游学经历,在战地当志愿者的事情都说了一遍,惊险的就少说一些,有趣的就多说一些。

        聊到傍晚的时候,护士送来了晚餐。

        “到吃饭时间了吗?已经这么晚了,”盛安然看了一眼时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现在有点话痨。”

        护士将餐食在移动餐桌上摆好,拉到病床上方来,熟稔的问道,

        “盛医生和郁老先生之前认识么?”

        盛安然还没说话,老爷子已经点了头,

        “认识很久了,差一点,她就是我孙媳妇了。”

        “孙媳妇儿?”

        护士的脸上霎时间颜色多变,“您说真的啊?”

        “当然是真的,”老爷子的语气有些唏嘘,“我跟你开这个玩笑有什么意思?”

        护士一脸的兴奋,搁下餐食便急急忙忙的走了,不用想也知道是忙着出去分享八卦去了。

        盛安然有些无奈,却也不好追出去解释,说到底也是事实,索性由他去了。

        “先吃饭吧,医院的饭菜味道实在是一般,”盛安然将筷子递给老爷子,调侃道,

        “过会儿饭菜该凉了就更难吃了,你就更有各种理由不想吃饭了。”

        说到这个,老爷子语气讪讪,

        “其实我一把年纪的人了,没那么多讲究,我就是不想住院。”

        “生病了就得看医生,您要是健健康康的,家里也没人会把您送到医院来吧?”

        “我这病在哪儿都一样,开点药回去吃就可以了,他们非要大惊小怪。”

        “在医生面前逞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盛安然将汤碗推到老爷子面前,

        “先喝点汤吧,润润嗓子。”

        老爷子很给面子的点点头,

        “你还没吃饭吧,你先去吃饭,不用管我。”

        “我现在是您的健康管理医生,医院的规定,我得看着您先吃完饭。”

        “还有这规定?”

        “可不。”

        大概是见到盛安然所以心情不错,郁老爷子难得的多吃了不少饭菜,吃完进来收拾餐盘的护士见了,都忍不住露出诧异的目光。

        “我吃完晚饭了,你也应该下班了吧,快去吃饭吧。”

        “还没到我今天下班的时间呢,我今天要值夜班的,”盛安然微微一笑,“正好我有点事情要跟您说。”

        “你说。”

        “手术的事情,您不考虑么?”

        盛安然看过了郁老爷子的病例和诊断书,一般来说医院都会建议年纪大的人做保守治疗,但是老爷子的情况不同。

        他的心脏现在已经负荷不了太多,如果不尽早做搭桥手术的话,靠药物维持就必须要有专业的心外科医生一天二十四小时的陪着,随时准备意外抢救,即便是这样,能维持三年以上的几率也微乎其微。

        提到这个,郁老爷子的神色也是微微一滞,“你都知道了?”

        “景希告诉我的,说您一直有很多事放不下,所以担心手术风险太大下不来手术台,所以不肯答应手术。”

        “你见过景希了?”老爷子对自己的病情似乎并不在意,急声问道,“那南城……”

        盛安然愣了一下,还是点了头,

        “我也见过了。”

        老爷子的神色便有些复杂,“你见过他了,那他跟你说什么了没有?”

        “只是偶然的一次机会碰见的,随便聊了两句而已,没说什么的。”

        当年的事情就是她和郁南城两个人将两边的长辈都惹得不安宁,所以如今有什么事她也是能瞒着就瞒着,并不想多说,说得多了,老人就容易多想。

        听到她这话,老爷子似乎有些失望,当下眼神就暗淡了许多。

        “手术的事情,您还是要多考虑,不为了自己也为了家里小辈的多想想,天恩还没结婚吧,还没孩子呢,他们肯定也希望有孩子的时候,您能在家里,享享天伦之乐。”

        “人老了,太长久的事情就顾不得了。”老爷子的语气有些沧桑。

        这话盛安然没明白,却也没多问。

        夜班的时候她要换到外面值班台去帮忙,下班前收到了郁老爷子托护士给她拿来的一样东西。

        “VIP1号病房的郁老先生让我拿给你的。”

        “谢了啊。”

        叶清欢接过盒子,也道了谢,因为忙着要接待问诊的病人,所以当时没时间打开,一直到夜班结束回到家,她在包里翻找东西的时候,这才又把那盒子拿了出来。

        夜幕已深,孩子们都睡了,顾安的房间里跟往常一样传来敲键盘打游戏的声音,隔着一扇门,听得格外清晰。

        累了一天,叶清欢没力气去开灯,进门就窝在了沙发上,只开着身侧一盏落地灯,昏昏黄黄的,照在那紫色的绒面盒子上,显得格外柔和。

        郁老爷子托人给她的这盒子沉甸甸的,不知道装了什么,可打开之后,盛安然的眼神便又一瞬间的凝滞。

        盒子里面躺着的,是五年前托谈书静带回国还给郁南城的项链,也是十一年前她离开金陵的时候,从郁南城身上带走的唯一一个信物。

        兜兜转转,竟然又回到了自己的手上。

        镶嵌在一圈钻石中间的祖母绿泛着莹莹的绿光,摸在手上有种温润的感觉,她盯着那项链看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收了起来,打算明天带到医院去还给老爷子。

        老爷子是个不苟言笑的人,和郁南城一样话少,给她这项链的意思却不言而喻,东西是郁老夫人的遗物,是只传给家里媳妇儿,儿媳妇儿,代代相传的,这是明摆着告诉她,希望她能和郁南城重修旧好的意思。

        原本已经要入睡了,结果床头一阵手机铃声忽然响起,一下子又将她惊醒。

        她以为是医院急诊,结果接了电话才听到那头熟悉又跳脱的人声。

        “姐,我后天回国就到金陵了,有空吗?来机场接我啊。”

        盛安然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确认是邵司没错之后,重新躺回了被窝,打了个呵欠闭上眼闷声道,

        “你没事吧?你经纪人、你助理、林慕岩、林慕岩的助理随便谁不能接你啊?你折腾我干什么?”

        “我录节目啊,你给我当一期嘉宾呗。”

        “什么?”盛安然一下子睡意全无,“你开玩笑的吧?”

        “没啊,其他参加节目的嘉宾这期都是做家庭主题,我想来想去,要做这个主题,我只能在你家做,除了你们,我也没有别的家人了啊。”

        这话说得可怜极了,听得盛安然一阵不忍,

        “录多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