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二章 你以前没这么软萌

第四百七十二章 你以前没这么软萌

        听到这话的时候,餐桌上所有人的愣住了。

        盛安然变戏法一样拿出两张结婚证,一脸温柔的笑意,

        “南城出院以后第二天我们就去领证了,我们现在是合法夫妻,不用你们催。”

        一桌子的人看展览似的传阅着那两张结婚证,转完了一圈之后,谈书静带头松了口气,感慨道,

        “好家伙,这兜兜转转的这么多年,终于把这婚还给结了,可算是不用我们跟着瞎操心了。”

        高湛跟着附和,“可不,以后我老婆也不用替安然瞒着我什么事儿了。”

        “所以催婚的事情,应该就轮不到我们了。”盛安然意味深长的看了顾天恩和叶子俩人一眼。

        顾天恩和叶子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我俩这是挖坑给自己跳了?”

        ——

        虽然盛安然觉得领个证就可以了,但是郁家老爷子知道这件事之后,一定要举办婚礼,并且放了话说不需要盛安然和郁南城两个人操心,他会安排人办的妥妥帖帖的,只要盛安然和郁南城两个人当天出席婚礼就行。

        “从头到尾都不用你们操心,周管家都会安排好。”

        郁老爷子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精神头都比先前好了很多。

        趁着这个机会,盛安然和郁家众人交换了眼神,“爷爷,我们婚礼的事情主要还是取决于您。”

        “我怎么了?”

        “您手术的事情,想好了吗?”

        闻言,老爷子愣了一愣,脸上的笑意有些凝滞。

        “爷爷,我跟您的主治医生谈过了,您的身体真的不能在这么拖下去了,该手术了。”

        老爷子渐渐皱起眉头,神色十分严肃,好半晌才开口道,

        “我手术可以,但我要等到你们结婚以后。”

        众人面面相觑。

        盛安然正要再劝劝,老爷子却抬起一只手打断了她的话,

        “我知道手术都有风险,别跟我说什么风险不大,总有万一,我不想我死之前都没能看到南城结婚,安然,你和南城这么多年,我看着都觉得太累了,实在是怕再出什么问题,你们要是结了婚我也就安心了,手术要是不成功,我安心闭眼,要是成功,剩下来的日子就都是我赚的了。”

        老爷子一番话,说的屋子里几个小辈都红了眼眶。

        “爷爷,我答应您。”

        盛安然擦了擦眼泪,声音十分哽咽。

        一旁的郁南城见了,将她揽入怀中,虽然能记起来的往事还是寥寥无几,但是看她这个样子却很是心疼。

        因为老爷子的手术耽误不得,所以婚礼的事情就紧锣密鼓的开始筹备。

        盛安然平时要上班,医院一直都很忙,几乎没有什么停歇下来的时间,所以筹备婚礼的事情,几乎就全都落在了郁南城的身上。

        盛安然说她没空去试婚纱,郁南城竟然带着婚纱设计师直接到了医院的办公室里来,就紧着中午吃饭的那十分钟给她量体裁衣选款式,看的医院办公室里一众小护士们脸红心跳嫉妒不已。

        不论多早多晚,上下班郁南城都风雨无阻准时在医院门口接送。

        大暴雨的凌晨,盛安然临时调班,下了夜班出来,看到郁南城的车还停在门口,诧异的拉开车门,看到里面已经睡着了的男人,

        “天哪,你怎么还在这儿?”

        郁南城睁开眼,还有些惺忪,“下班了?”

        “我不是说了么?我临时夜班,上到早上有人来交接班才能走,你在这儿待了一晚上啊?”

        “没事,你上车吧,”郁南城调整好作为,打了个呵欠,“我怕你凌晨下班没精神,开车太危险了。”

        盛安然无奈的扶了扶额,“我也是服了你了,你早上不是要开会么?”

        “嗯,送你回家休息,然后我就去公司。”

        盛安然坐上副驾驶,心里温暖又感动。

        开车回家的路上,郁南城发现盛安然总盯着自己看,便笑了笑,“你怎么总看我,我脸上有东西?”

        “我在想,要是你恢复记忆了的话,还会跟现在一样么?”

        “怎么?我以前对你不是这样的?”

        “不是,”盛安然靠在椅背上,揶揄道,“你以前可没这么软萌。”

        软萌?

        郁南城皱了皱眉,似乎是对这个形容有些抵触。

        盛安然笑出声来,“好了,你专心开车吧,回家以后让司机送你去公司,你别开了,疲劳驾驶可不行。”

        日出东方,街道上开始有早餐店开门。

        路过的时候,郁南城靠边停车去买了早餐回来,递给盛安然一杯豆浆,

        “先吃点东西,回去睡觉睡久一点。”

        “嗯。”

        “我中午可能不能回来陪你吃饭了,大概下午一点钟,设计师会带着婚纱到家里,你试一下,有什么问题再跟设计师说。”

        “嗯。”

        一路的叮嘱,等到了家之后,盛安然已经沉沉睡去。

        佣人来开门,想要叫醒她,却被郁南城拦住了。

        他小心翼翼的松开盛安然身上的安全带,然后将她打横抱起,一直抱到卧室里,给她拖鞋盖被,拉好窗帘。

        昏暗的房间里,“吧嗒”一声房门关上的声音之后,盛安然翻了个身,看着房门好一会儿,脸上洋溢着甜蜜的笑容。

        半个月后,盛安然和郁南城的婚礼在金陵城郊的私人庄园举办。

        现场来宾囊括了整个金陵的商政两界贵胄,名媛贵妇如流。

        绿色的草地一望无垠,以绿湖为背景,红毯延伸到远处,盛安然一袭纯白色的婚纱,挽着大舅的胳膊,身后跟着四个小花童,分别是郁景希和盛小星,舒欢和高湛的大儿子高小宝,一行人徐徐走来。

        郁南城则是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在宣誓的台上站的笔挺,看着朝自己走来的新娘,伸出手来。

        “请新郎新娘并肩走上台来,首先面向今天来见证这场婚礼朋友们,鞠躬道谢。”

        神父宣读新婚夫妇的誓言,

        “郁先生,我以神父之名问你,你是否愿意娶盛小姐为妻,生死与共,福祸相依,无论是健康或者疾病,富贵或是贫穷而放弃?”

        “我愿意。”

        “盛小姐,我以神父之名问你,你是否愿意嫁郁先生为妻,生死与共,福祸相依,无论是健康或者疾病,富贵或是贫穷而放弃?”

        “我愿意。”

        盛安然与郁南城目光对视,眼中的千言万语均不必细说,心中都懂。

        而这一瞬间,郁南城看着眼前的女人,脑中的朦胧感渐渐变得清晰,过往的一幕幕仿佛是放电影一样一帧一帧的回放起来。

        他神色怔怔,眼眶渐渐红了。

        “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

        “抛花球了,抛花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