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488章 噩梦纹身

第488章 噩梦纹身

        等将傅正送到医院,各大媒体关于青檬的网络报道也已经新鲜出炉,盛安然站在医院的走廊上,背靠着墙壁一一翻阅,脸上不自知地露出疲态。

        “令人发指!今日金陵青檬服饰门前遭到大批群众游行示威,知情人士爆出惊天黑幕,黑心厂商青檬为牟取暴利滥用有毒布料,目前十余位工人被查出白血病——”

        看到一半,盛安然觉得烦躁,将手机装回了口袋。

        范琳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递了一罐咖啡过来,同她一起靠着墙壁,脸上也是一脸倦意,

        “法律方面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找乔森帮忙。”

        盛安然点点头,将一整罐咖啡灌了下去。

        傅正那边留下顾安照顾,盛安然去重症病房陪了一会儿郁老爷,期间手机铃声几乎没有间断过,她心烦不已又紧接着回了青檬。

        “黄老板如果有顾虑我们可以现在就取消合作,毕竟是我们公司声誉方面出了问题,所以青檬不会追究任何违约责任。”

        一下午时间,盛安然之前努力谈下的订单全部被取消,挂断电话捏着眉骨消乏,不过片刻钟手机又响了起来。

        “喂——”

        “……”

        “天恩?”

        ——

        清冷的日式餐厅内,盛安然与顾天恩相对而坐,等顾天恩点完单,盛安然靠着沙发几乎已经睡了过去,她勉强睁开眼睛,

        “你想吃日料我公司旁边就有一家,何必跑这么远。”

        说完她环顾了一圈周围的环境,昏黄的灯光,略显油腻的门帘,并不考究的开放式灶台,盛安然一时难以判断这里吸引顾天恩的理由是什么。

        “这家料够多。”

        顾天恩淡淡地评价,他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堆资料,切入正题。

        “这是你之前发给我的两份监控资料,我把有可疑的成分截了下来。”

        “怎么说?”

        盛安然将厚厚的一沓视频截图翻了个遍,她并没有看出什么可疑的地方,但看出这其中还有一部分图片并不是从她给的视频中截取的,意识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她的神色更加凝重了几分。

        顾天恩先找出一部分图片,摆在她面前,

        “这是推金娜下楼的那段,从监控分析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在这里。”

        盛安然顺着顾天恩手指的方向看向第三张图片,这是一个明显被放大的画面,放大到盛安然几乎分辨不出这究竟是哪个部位。

        “这是这个女人的手背,放大之后我们经过精细化处理能够看清她的手背上有一个纹身,像这个样子。”

        顾天恩再指向另一张图片,画面上是一株长着两片叶子的嫩苗烘托着一轮弯月,白纸黑底,显然就是那纹身的模样。

        “纹身而已,代表着什么呢?”

        盛安然还是不太明白,她抬头,看着顾天恩的眸光一点点沉了下去。

        “一年前越南警方破获了一起重大贩毒案件,这个贩毒团伙利用宗教信仰笼络人心,组织内逐渐形成黄赌毒一条龙的运营机制,他们所谓的宗教叫做‘新月教’,这个纹身是他们的代表。”

        盛安然陡然一惊,

        “你是说这个人之前是‘新月教’成员,她是越南人?”

        顾天恩对于盛安然的猜想不置可否,他又摊开另外一组图片,这是医院的监控截图,盛安然目光炯然,只觉得有一股凉意在体内游走。

        “这有什么问题?”

        “医院的监控太远加上又是半夜,所以拍的并不清楚,后来我又去找了当晚医院的所有监控,终于在二楼的洗手间门口找到了这个男人。”

        最后一张图片,盛安然看出来不是她给的监控画面,但也正是这张图片看得她浑身一颤,颤抖的瞳孔中流露出无法克制的震惊。

        “新——新月教。”

        顾天恩点点头。

        画面上是一个戴着口罩和鸭舌帽的男人,他应该是刚从洗手间出来,正蹲在地上系鞋带,而从他低头的画面中,盛安然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脖子后面印着“新月教”的纹身。

        顾天恩的查证印证了盛安然的猜想,但当这一切的结果摆到面前时,她突然觉得有些难以承受。

        顾天恩看着盛安然的脸色一点点白了下去,他垂下眼眸,抿了抿嘴唇,似乎在考虑什么。

        “其实还有一件事——”

        他的手里捏着最后一张照片。

        盛安然眼前的世界开始摇摇欲坠,细微的汗珠悄无声息地爬上了她的脊背和额头,她觉得腹部一阵绞痛,但还是强撑着咬咬牙,

        “说下去。”

        顾天恩最后摆到盛安然面前的,是今天下午那些人在青檬示威的照片,下午各网络报道出来的时候用的都是这一张,照片角度异常,应该是从青檬大楼的窗台处照的,是谁拍下了这张照片,盛安然也曾疑虑过。

        但顾天恩纠结的并不是这个问题。

        他将手指着画面中央的一个男人,虽然不是特别清晰,但盛安然还是一眼认出来这个恰好低下头的男人后脖颈处的纹身。

        又是新月教。

        她已经不那么震惊,眼神中透着沉静,但身体中越来越明显的疼痛还是迫使她将手指攀附在桌布上,把平整的绿色桌布揪得凌乱不堪。

        “天恩,我累了,送我回去吧。”

        盛安然声音暗哑,话说完已经自顾起身,顾天恩察觉出问题,立刻快步跟了上去。她的脚步在即将跨出料理店的前一秒钟止住,犹疑了一阵又折返了回去,目光盯在吧台旁边的风采墙上,浑身开始颤抖。

        她转头,与顾天恩四目相接,求证的神情得到对方以点头的方式回应。

        “他每天夜班,现在还没到上班的点。”

        顾天恩的话音刚落,盛安然就觉得耳边突然响起一阵轰鸣声,接着天旋地转,顾天恩焦灼的表情在她的眼中渐渐模糊。

        “我好像——”

        她的话戛然而止,剩下轰然倒塌的身体诠释了一切。

        顾天恩匆忙将盛安然抱上了车,与他们逐渐远去的料理店风采墙上,有一个戴着口罩穿着工作服的中年男人,他正在为客人温煮清酒,画面中男人后脖颈上的特殊纹身远比他健硕的身材要惹眼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