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491章 软软还是碗碗

第491章 软软还是碗碗

        舒欢原本说的是让盛安然来陪她挑选生日礼物,但等她们到商场逛了大半圈之后,盛安然开始觉得自己是个累赘。

        “欢欢,妈咪觉得这个包不错,你舅姥姥一定会喜欢。”

        盛安然拎着包,自以为模特似的在舒欢面前转了好几圈,换来舒欢一记白眼,

        “妈咪你这是在给自己挑礼物吧,舅姥姥已经快六十岁了,她不喜欢这种金色的边边。”

        盛安然听着默默地放下了包,跟在已经转身进了另一家店的舒欢身后。

        “那这条丝巾呢,妈咪觉得这条丝巾很适合你舅姥姥呀,也是她喜欢的花色。”

        舒欢双手扯着书包带子,从阿拉蕾的帽檐下露出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认真想了想。店员眼力十足,见状十分热情地蹲下身子,将丝巾递到舒欢面前,

        “小朋友,这款丝巾是我们店的爆款,刚上架就被很多顾客看中,现在店里只剩下这最后一条,你如果看中的话可要赶紧决定了哟。”

        舒欢闻言点点头,略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

        “那还是算了,舅姥姥说她不喜欢爆款。”

        说着那一抹浅蓝色身影已经十分坚定地朝着下一家店走了过去。

        等逛完商场二楼的最后一家店,盛安然觉得脚背有点肿胀,她坐在二楼的公共座椅上,一副妥协的姿态看向舒欢,

        “妈咪觉得有点累了,要不——”

        “妈咪,你看!”

        小女孩高亢的嗓音将盛安然要说的话生生噎了回去,她顺着舒欢手指的方向看去,有些不明所以,

        “看什么?”

        “这家‘卡奇甜品店’呀,秦晓晓说她爹地是这家店的老板,我们都可以免费去吃哦。”

        舒欢眼中闪着一抹明媚的光,脸上难得露出五岁小孩该有的兴奋,话说完她已经拉着盛安然朝着那家店飞奔而去了。

        “卡奇”的门口排着一排三五人的队伍,舒欢将盛安然推在前面,让她帮自己看看有什么好吃的,盛安然只得踮着脚尖向她一一汇报。

        “二十五块。”

        收银小哥朝着盛安然面前的小男孩伸了伸手,小男孩捧着一块大蛋糕狼吞虎咽地吃了一脸,并没有要掏钱的意思。

        小哥的脸渐渐变了颜色,

        “诶你这小家伙,想吃白食是不是,你爸妈呢,把他们叫过来付钱!”

        小男孩转身就要跑开,被反应过来的小哥一把揪住了衣领,还没说话就被这不知是惊慌还是生气的孩子连踢了好几脚,他被踢得两眼冒火,一把将孩子提溜了起来,

        “这么没教养,今天不付钱就别想走了!”

        盛安然见这情况刚想说些什么,舒欢突然从她身后探出脑袋来,拽了拽收银小哥的橙色围裙,

        “帅哥哥,他也许是秦晓晓的同学呢。”

        “什么?”

        “我也是秦晓晓的同学,我们不是可以免费在你们店里吃甜品吗?”

        小哥叉腰暴怒,

        “你也想来吃白食是不是?”

        “……”

        舒欢觉得这个帅哥哥没有说错,只是不知道明明和秦晓晓说好的,他为什么会这么生气,于是坚定地点点头,

        “秦晓晓说的可以的呀。”

        “……”

        盛安然在舒欢也被小哥揪衣领之前及时阻止了这场闹剧,她赶忙掏出钱,指了指已经挣扎到面部扭曲的小男孩,

        “放了他吧,钱我付了。”

        收银小哥收了钱,一撒手那小男孩就飞一般地不见了踪影。

        买完了甜品,舒欢一边吃着提拉米苏一边心事重重的样子,盛安然以为她是因为秦晓晓骗她的事情不高兴,正想着要怎么安慰,一个糯糯的声音突然就打断了她的思路,

        “刚刚那个小男孩,我见过。”

        “嗯?”

        “上次和舅姥姥去福利院,就是他划伤了顾安姐姐,我记得那里的工作人员叫他软软还是碗碗。”

        想起上次的经历,舒欢还是有些心惊肉跳,说实话她并不是很喜欢这个脾气暴躁的小男孩。

        “福利院的小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应该不会。”舒欢对这小男孩这一头乌黑的自来卷印象深刻,“也许他是被好心的叔叔阿姨领养了呢,妈咪你太笨了。”

        “舒欢!”盛安然有些招架不住,“你今天已经不是第一次质疑我的智商了!”

        “妈咪我们去楼上看看吧,我想到给舅姥姥买什么了。”

        说着,舒欢拉着盛安然飞奔去了三楼,将耳边所有的怒吼咆哮都抛诸脑后。

        舒欢最后给舅姥姥买了一只翡翠手镯,她小小的身子趴在玻璃柜面上,伸出手指戳了戳,

        “就它了。”

        盛安然盯着二十八万的标牌目瞪口呆,

        “舒欢,你哪来那么多钱?”

        “上次景希哥哥从我们这里花一百万给你买的包包你忘了吗?”

        盛安然恍然大悟,当时舒欢第一次知道郁景希是自己的哥哥时,还曾一度担心他会把这钱给要回去。

        付完了钱,盛安然迫不及待拽着舒欢回家,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地下车库,在开车之前,盛安然看着面色如常的舒欢,

        “欢欢,其实今天关于秦晓晓——”

        “妈咪我知道的。”

        “嗯?”

        “秦晓晓说她爹地是‘卡奇’的老板,那也是因为高小宝告诉她他的爹地是盛唐董事,而我的爹地是盛唐总裁,我想她肯定也以为高小宝在撒谎。”

        盛安然被舒欢的一套逻辑打败,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谁告诉你这些的?”

        舒欢撇撇嘴,回应一个自己体会的眼神,

        “反正我也不是很喜欢秦晓晓,高小宝喜欢的也只是她那一头黄黄的自然卷,等他哪天像我一样去‘卡奇’吃不到免费甜品之后就会清醒过来的。”

        她一副拎的很清的样子,将盛安然思虑了很久要宽慰她的话全都堵了回去。

        “妈咪,前面有个人。”

        盛安然发动引擎,在车子要开出地下车库之前被一个横卧在通道中央的小男孩挡住了去路。

        舒欢先于盛安然跳下车,一路小跑到那个已经昏迷的小男孩面前,在看清了他的长相之后不由得惊呼,

        “妈咪,是碗碗。”

        盛安然检查了小男孩的情况,他脸色惨白呼吸微弱,一张原本黝黑的脸上透着几分毫无气色的苍白,察觉到情况不妙,盛安然果断将他抱上了车,一路朝着医院飞驰而去。

        去往医院的路上,盛安然还让舒欢提前给范琳双打了电话,

        “双双阿姨,我们车上有个小男孩疑似中毒,现在情况不妙,我们正在路上,麻烦双双阿姨先准备好行动病床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