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516章 她的手背有没有纹身

第516章 她的手背有没有纹身

        “菁菁,你有朋友来看你。”

        金陵市第九人民医院的病房内,蓝菁菁正穿着病号服坐在靠窗的桌子前削苹果,听见护士喊话,她还来不及犹豫就条件反射性地抬头,朝着门边的方向看去。

        目光到达的同时,看到盛安然穿着一身米白色风衣出现,她脸上挂着轻浅却不疏离的笑容,仿佛和病房里的人是很久没见的老朋友一样。

        石鸣强提醒过她,所以蓝菁菁此刻看向盛安然的眼神带着明显的探究和防备。

        “你是?”

        长期卧病,蓝菁菁那张清瘦的脸上几乎没有什么光泽,皮肤蜡黄,一双眼睛却很有神采,不难想象她生病之前一定也算是个美女。

        盛安然先不说话,只是抬了抬手中的包装盒,

        “强哥说你喜欢吃这家的泡芙,我早上特地买了给你带过来的。”

        果然,一句话就说得蓝菁菁眉头舒展,那狐疑的神色霎时间也消退了许多。

        “你认识强哥?”

        盛安然说着已经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将甜品盒子放下的同时很自然地点了点头。

        “不然我怎么知道你在这里呢?强哥经常和我们聊起你,只有说到你的时候他看起来才没有那么凶。”

        蓝菁菁“噗嗤”一声,想到石鸣强那张一贯阴沉的脸就忍不住发笑,不过她也是少数几个见过那张脸上露出温柔神色的人,相对比之下那局促的表情就显得更加好笑。

        “他凶起来的样子,确实蛮可怕的。”

        “可不是吗,我们老板以前经常生意不好的时候就拿他撒气,说是他太凶把客人给吓跑的。”

        盛安然一边说着,一边打开甜品盒子,那浅粉色包装盒里瞬间散发出一股奶油的清香,她伸手拿了一个递到蓝菁菁嘴边。

        “你和我哥很熟吗?”

        蓝菁菁伸手接过就吃了起来,胃口好像挺不错的样子,她对盛安然的防备心似乎已经彻底打消,甚至颇有些享受这样能有人陪她消磨时间的机会。

        “我们之前在一家店里打工的呀,后来强哥为了替我顶罪还被老板开除了,为了这事我心里还一直挺过意不去的,我知道他最在意的也就你这么个妹妹,所以就一直想来看看你,也算是给强哥道个谢。”

        提到石鸣强,蓝菁菁的眼底直至心窝里都是泛着笑意的,只是这回她有些意外,

        “他被开除了?他前段时间还跟我说领导给他加工资了,还同意借钱给他——”

        说到这里,蓝菁菁突然沉默了,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还剩一小口的泡芙被她搁在了桌子上,整个人的脸色阴沉沉的。

        她一直隐约觉得,他有事在瞒着她。

        盛安然观察着蓝菁菁的脸色,察觉出什么之后立刻转变了话锋,

        “哦,我说的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听说强哥后来是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呀,老板看中他做事稳重有头脑,现在工资拿的可高了呢。”

        “真的?”

        乌黑的眼珠闪了闪,脸上透出难以置信却仍旧期待的表情,盛安然顿了顿,犹豫着该不该说,索性还是冒险开了口,

        “我知道强哥以前在越南的时候干过一些不怎么光彩的事情,不过他现在不一样了,他就一心想着赚钱给你治病呢。”

        蓝菁菁不由得有些震惊,

        “他连他在越南的事情都告诉你了?”

        想了想又低下头,有些失落地玩弄着手指,

        “终归是我连累了他。”

        “嗨呀,这有什么呀,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他既然已经重新开始生活了,那以前的事情就不用放在心上了呀,反正我觉得强哥挺好的,要不是我有老公了,我也愿意嫁他。”

        盛安然一脸的坦然,今天就彻头彻尾的装成了一个没心没肺的大妹子,什么话都敢说的样子倒还真挺过瘾的。

        一番话说得蓝菁菁脸上微微发烫。

        “听说你们两个是在越南认识的,怎么认识的跟我说一说呗?”

        “那时候我去越南投奔亲戚,被一个刚认识的朋友拉着去酒吧里玩,喝得多了就被人欺负了,那天也巧,强哥恰好来替朋友看场子,看到了就把我给救了下来,之后我们就认识了,时间久了也慢慢熟悉了。”

        蓝菁菁陷入回忆,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的笑意有多么明显。

        那时候她跟在他身后看他维护场子,几乎每天都打架,过得都是惊心动魄的日子,一到晚上给他包扎伤口的时候都忍不住要抹眼泪,可是他朝她一笑,她就觉得好像什么事情都变得明媚了。

        盛安然观察着她,不难看出些什么来。

        “你喜欢他?”

        一句话使得蓝菁菁猛然从回忆中抽身出来,下一秒刚想否决,突然又感觉到一阵悲凉,如今这样的她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嗯。”

        她怔怔地点头,又勾着一抹笑意,有些自嘲又有些不甘,

        “有一天他接到一个任务,替帮会里面的老大的女人打架,结果腹部被一刀刺穿了,他以为自己要死了,就在一滩血泊里跟我表白,说是如果早点遇到我就好了,可惜就是晚了那么一点点。”

        “后来呢?”

        蓝菁菁说着说着,眼底渐渐范上一抹潮湿,盛安然不期然会听到这样一段故事,如今看着女人削瘦的身影,不觉有些哑然。

        “后来呀——”

        她目光涣散开来,嘴角的笑意不减,

        “后来他被救回来了,没有死,但等他伤好得差不多了就不愿意见我了,也不承认那天跟我说的话,我一生气找他理论,结果他气急败坏地非要认我做妹妹,就这样,我就成了她的妹妹。”

        盛安然的目光沉了下去。

        她原本来的目的不是想听这些,但故事听到这里却不由觉得哀凉。

        “他不想耽误你。”

        盛安然道破,蓝菁菁跟着点了点头,她当然也知道石鸣强的顾虑,只是那时候天真的自以为爱情会凌驾于生死甚至世界万物之上。

        直到现在轮到她来直面生死,才发现事情并不是这样。

        “我知道他那些年一直想着退出来,他还跟我说带着我一起回国,到时我们找个渔村打打鱼,就过过我们的小日子。后来他们的集团出了变故,好像是警察来查了,查之前就已经发生了内斗,听说是老大的女人搞的鬼,导致最后整个集团被一锅端。”

        老大的女人。

        一丝疑虑在盛安然心头划过,蓝菁菁的话又打断了她的思路。

        “他早就看出来了问题,所以提前带着我偷偷回国了,回国之后我们在渔村生活了一段时间,我觉得一切就要柳暗花明的时候,我就生病了。”

        说着蓝菁菁微微红了眼眶,甚至有些埋怨一般地捶了捶自己大腿。

        盛安然不由得一把握住了她的手,在触及到那细瘦的手指时,下意识地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不是说已经找到配对的骨髓了吗?”

        这话对蓝菁菁的安慰作用似乎没有想象中的大,相反她的眼底逐渐笼罩上一层担忧之色。

        “骨髓移植费用高昂,我们没有钱,但是强哥最近一直跟我说他快要有钱了,我很担心,总觉得——”

        意识到哪里不对,她就没再继续往下说了。

        盛安然略一沉吟,

        “你这么说,我好像见过一个女人来我们店里找过他?”

        蓝菁菁几乎倏然间拔高了音调,嗓音中透着些许的恐惧,她一把反握住了盛安然的手臂,

        “什么样的女人,长什么样子?”

        说着她突然想到什么,眼睛都瞪得比以往大了几分,伸出右手指了指自己左手的手背,

        “她的手背这里,有没有纹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