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519章 送餐车的服务员

第519章 送餐车的服务员

        “顾安姐姐,我们去吃饭吧,我饿了。”

        高小宝一上车肚子就咕噜噜叫起来,他摸着瘪下去的小肚皮不由得建议,顾安还来不及发话,身旁的舒欢就把头点得飞起。

        “行吧。”

        顾安只得答应下来,让司机就近找了一家适合小孩子吃的餐厅。

        餐厅里的人不算多,刚进门高小宝就快速地选中了座位,一个人手脚并用地爬到椅子上,伸手指了指一旁的座椅大喊,

        “欢欢快过来!”

        舒欢蹦蹦跳跳地跟了过去,却没有在高小宝期待的位置上坐下。

        她拉着晚晚在对面坐了下来,小男孩的眼底瞬间透出小小的失望,不过在服务员端上菜单之后这份失望又被满脑子的饥饿感给驱散了。

        “哇,我要吃冰激凌。”

        顾安在高小宝身边坐下来,用心翻阅着菜单的同时提醒他,

        “冰激凌是饭后甜点,吃完饭才能吃。”

        说着她三下五除二点好了餐,等着上菜的间隙,舒欢和晚晚两人张牙舞爪的打打闹闹,还说着一些顾安听不懂的台词,

        “菜来了,欢欢、晚晚你们把面具摘下来吧。”

        顾安也是钦佩这几个小家伙的精力,她这么忙活了一下午觉得骨头都要散架了,现在饿得能吃下一头牛,看着送餐车远远地朝这边推过来,突然感觉胃里一阵躁动。

        舒欢和晚晚听着,两个人这才停下来,将摘下来的面具塞回小书包里,同时转身看着送餐车的方向。

        小男孩满脑子心心念念的都是大鸡腿,眼睛也就被餐车上的那盘鸡腿和大虾给彻底吸引了,因此并没有注意到餐车在朝着自己方向过来的时候明显停了一停,随即送餐车的服务员脸上微不可闻地闪过一抹震惊。

        “给我们点冰激凌了吗?”

        高小宝锲而不舍,一行三人随即都被他吸引了注意力,目光都转回餐桌上,准确地说三个小孩的目光都转向了顾安,一副问询的神色。

        “吃完饭再给你们点,谁吃的最多我就给他点一个超大份的。”

        顾安眨眨眼睛,看着三个小家伙败下阵来,她俨然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小姐,餐齐了,请慢用。”

        顾安朝着布餐的服务员点头示意,继而便忙着张罗三个小家伙吃饭。

        另一边的餐厅洗手间内,石鸣强正在洗手台洗手,他对着墙面的镜子露出些微复杂的神色。

        洗完手擦干净,他刚掏出手机就被一只突如其来的手给推了回去,

        “上班期间不允许玩手机,你不是想被扣工资吧?”

        抬头看到来人,脸上不觉敛起一抹笑意,伸手拍了拍对方手臂的同时淡淡地说了一声“谢谢”。

        “客气啥。”

        对方同他一起靠在洗手台的台面上,顺势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和打火机,点燃了烟之后吸了一大口,然后示意石鸣强,

        “要不要?”

        石鸣强哑然,

        “上班时间吸烟你不是罪过更大?”

        他不应声,接下来短暂的半分钟内猛吸了几大口,然后将烟掐灭了丢进一旁的垃圾桶。

        “没办法,烟瘾大。”

        眯着眼睛挥手驱散空气里残留的烟味,漫不经心的声音在石鸣强的耳边响起

        “刚刚什么情况,你不是喜欢人家姑娘,怕给她上菜觉得尴尬吧?看着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人家能看上你?”

        “你不是也喜欢上一个大学生?”

        石鸣强不置可否,勾着唇角阔步离开。

        下班之后再想起刚刚在餐厅看到的人,石鸣强已经没有了之前在洗手间掏出手机的坚决,他走在路上,摸向口袋的手在短暂思索之后又收了回去。

        沉下目光,向着出租屋的方向走去,背后街道繁华旖旎,都成了他的背景。

        几天之后的石鸣强不意外地收到她的讯息。

        “之前让你找的那几个人现在彻底没了消息,一个个缩着脖子不愿意指正青檬,如今监管机构的盘查结果也已经公布,青檬就要彻底洗白了,这就是你的办事能力?”

        夜晚的风吹在脸上透出几分凉意,石鸣强单手快速敲击着键盘。

        “我只管办事,所有的事情都是按照你要求去办的。”

        周身疲惫,抬头时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手机又“叮咚”一声,晃神间一辆摩托车从身边呼啸而过,伴随着绝尘而去的车影,只有一句话缓缓闯进了他的耳中。

        “想死躲远一点,别挡路啊扑街!”

        他转身,神色透着些许沧桑,骤然想起很多年前他也是会踩着一辆引擎轰鸣的摩托车在拥堵的车潮中一骑绝尘的人,再想想如今这般光景,不由得哑然。

        自嘲地笑起来,继而笑声越来越大,笑到不能自已,直至蹲在街道边单手扶着额头,腹部一阵酸痛。

        路过一对情侣远远的就放慢了脚步,迟疑着上前之后,女孩拉着男孩飞一般地跑了。

        “喝多了吧,还是疯子?”

        女孩拍着胸口暗自后怕,她自然不知道这个男人心中的伤,不知道他前半生历经生死,当年一把长刀直直地捅进了他的肚子都没让他吭一声,如今却在这样一个稀松平常的夜晚,灯火辉煌的街头哭哭笑笑,像个疯子。

        笑了很久,他就地坐下来,后背倚靠着一棵行道树兀自点燃了一根烟,越来越多的人把他当成了醉酒的流浪汉避之不及,他全然不理会,眯着眼睛打开手机。

        “我要盛安然生不如死,在你做成这件事情之前,蓝菁菁休想能上手术台,你自己算算还有多少时间吧。”

        “你还要我做什么?”

        “你有两个选择——”

        盯着手机屏幕上的那两行简单清晰的字幕,石鸣强吸下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捻灭在脚下,转瞬间又恢复了一身清冷淡漠的气场,仿佛刚刚那场失控的记忆已经从他的脑海中消散。

        “最后一次,如果你不遵守承诺,那就大家一起死。”

        他起身,拍了拍一身的灰土,继续融身在这繁华的街道中。

        在路边等红绿灯时,站在石鸣强前面的是一对母女,小女孩穿着一身偶粉色蓬蓬裙,配着粉色的小坎肩,粉色的小皮鞋,扎在头顶的小辫子上还夹着一个粉色的小熊发卡,手里拽着一只粉色气球。

        石鸣强默默注视着小女孩的背影,眼底难得流过一丝温柔。

        “妈咪,我们还要走多久才能见到爹地呀?”

        “走过这条马路就能到了哟,爹地在加班,我们给他送饭吃好不好呀?”

        “好。”

        女孩的妈妈身影清瘦,手里提着两个袋子,闻言朝着身下的女孩笑意盈盈。

        “气球!”

        女人的目光刚刚转回马路对面的红绿灯,小女孩手中的粉色气球突然脱手,她下意识的跟着脚步去追,身子已经探出了马路。

        一辆公交车正以全速朝着路口驶来,驾驶员被这猝不及防的意外吓得不轻,刹车的同时快速按响了喇叭。

        “小美!”

        女人一瞬间丢了手里的袋子伸手去捞,却只是碰到孩子的裙角,一颗心脏几乎在顷刻间蹦出了胸腔。

        不料想一席黑影迅猛而果决地跟在女人身后冲了出去,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小女孩已经稳稳当当地落在了他的怀中。

        石鸣强的脸上是波澜不惊的冷清,似乎并不认为刚刚发生的一切有多么惊险,他将吓傻的孩子抱在手里,冲着刚刚缓过神来的女人提醒,

        “绿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