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563章 陆乘风

第563章 陆乘风

        翌日一早,盛安然醒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浑身骨头松的跟被车轮子碾压过的似的,迷迷糊糊摸到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瞬间惊醒。

        “我靠!”

        医院最近忙的团团转,昨天刚开的会,她作为外科主任亲自下发的通知,坚决杜绝门诊医生迟到早退,今天自己就以身试法了,像话么?

        光速洗漱完换了衣服下楼,楼下客厅里面,郁南城正优哉游哉的坐在餐桌前吃早餐,一副闲云散鹤的样子。

        “郁南城!你又把我闹钟关了?”

        随着蹬蹬蹬急促的下楼声,盛安然没好气的冲着餐厅方向喊着,“我说没说过,你再关我闹钟,就分房睡,各睡各的!”

        郁南城慢条斯理的往面包上涂黄油,一脸的淡定,“不是我关的。”

        “不是你还能是谁?”

        郁景希不在家,盛小星和舒欢这段时间都是住在大舅妈家里,偌大的一个御苑别墅就她和郁南城两个人,顶多算上一个做饭的周婶,还能是周婶关的不成?

        盛安然懒得跟他掰扯,“我不跟你说了,我去医院了。”

        “吃了早饭再去吧。”

        “医院的病人可等不起,”盛安然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拎着包往门口走了两步,忽然想起点什么来,转过头警告道,“中午不准去给我送午饭。”

        郁南城眉头一皱,“为什么?”

        “医院有食堂,你要是太闲了,去找高湛玩。”

        丢下这话,也不等郁南城回应,盛安然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自打郁南城把公司交给儿子打理之后,完全彻底的成了一个甩手掌柜,一天天的啥也不干,就知道给她拖后腿,只要他在家,一个礼拜她能有三天迟到。

        这也就算了,偏偏郁南城闲的没事就跑去医院给她送吃的,一天能送三顿,赶上值夜班,还带夜宵,每次去都是兴师动众恨不得请了一栋楼的人。

        她不过是个小小的外科主任,这么大的排场给谁看了也不合适啊。

        门外的引擎声渐弱,郁南城无奈的转头望厨房看了一眼,“周婶,早餐的豆浆放车上了吗?”

        隔着厨房的玻璃窗,周婶笑眯眯道,“早就放了,豆浆和现榨橙汁都用保温壶装的,早餐也早就打包好放在副驾驶上了,太太一上车就能看见。”

        说着,周婶端着另一杯刚榨好的橙汁出来,无奈道,“太太当医生的常年加班,睡眠不足不说,肠胃的老毛病还容易犯,您心疼太太也不直说,总是让太太这么数落你。”

        郁南城神色淡淡,并未将周婶的话当回事。

        有人数落是件好事,这几年确实过得清闲,但是却很充实。

        “周婶,中午不用做饭了。”

        “先生中午不在家吃?”

        “嗯,”郁南城若有所思,“有日子没回老宅了,去看看爷爷。”

        不让他送饭,不代表不可以让别人送。

        市医院。

        盛安然刚换上白大褂,门口便传来一阵敲门声,“笃笃”两声,一抬头就看到范琳双那一脸的意味深长,“盛主任今天怎么迟到了?”

        “起晚了,”盛安然心里把郁南城骂了一百遍,硬着头皮道,“门诊那边病人等着呢么?我这就去。”

        “没事,徐大夫交换学习回来了,刚好早上替了你的班。”

        “徐大夫回来了?这么巧?”

        “巧嘛也是挺巧的,”范琳双一双眼睛滴溜溜的在盛安然身上转了一圈,“我听说郁先生也回来了,好巧哦。”

        一听这话,再配合范琳双那欲说还休的神情,盛安然心里了然了大半,心里面只犯嘀咕,“什么事都要插一手……”

        八成是郁南城给医院打电话的,让徐大夫早上替了她的班。

        郁南城哪儿都好,就是有一点,特别喜欢插手她的事,方方面面都要涉及,虽说是为了她好,可是这毕竟是她的工作,有时候真的挺闹心的。

        看着范琳双倚在门口那一脸打趣的神情,盛安然尴尬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沉声道,“不会有下次了。”

        再有下次,她直接搬到医院来住。

        范琳双打趣也打趣够了,换上一副正经神色,“郁先生这么关心你的生活起居和工作,支援的事儿,他能同意么?”

        提到这个,盛安然的眸色黯了几分,秀眉微微蹙起,露出稍有的纠结神色。

        那件事,她还没想好怎么跟郁南城说呢。

        “实在不行别勉强,”范琳双拍了拍她的肩膀,“门诊的班徐大夫替你了,正好你带实习生去查房吧,医学院今年新考进来的这批实习生里有几个苗子不错,院长都挺看好的。”

        “院长还有空管实习生的事儿呢?”盛安然将听诊器揣进大褂衣兜里,和范琳双一块儿往外走,一边走一边问起这批实习生的情况。

        市医院每年都有医科大的学生考进来实习,因为门槛高的缘故,每年进来的不超过十个,而这十个里面最后能培养出来真正干这行的更是屈指可数。

        “今年情况特殊,人多,基数大,有两个特招生加分进来的,还有……”

        “还有什么?”

        “待会儿你见了就知道了。”

        范琳双的话说了一半就没再继续往下说,盛安然皱了皱眉,隐隐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儿。

        实习生办公室里,盛安然和范琳双刚到,里面叽叽喳喳的闲聊声戛然而止,原本聚在一团的实习生们都毕恭毕敬的站了起来。

        “这是外科的盛主任,”范琳双笑眯眯的跟众人介绍,“这两天她太忙了,你们也没见到,今天正式认识一下吧。”

        “盛老师好……”

        “盛老师。”

        “没事,都坐吧,”盛安然摆了摆手,在站着的七个实习生身上挨个扫了一眼过去,最后目光落在为首的男孩身上,“你叫什么名字?”

        那男孩一身白大褂,皮肤很白,生的俊秀,栗棕色的头发一看就是精心打理过,左耳上嵌着的钻石耳钉闪闪发光,这放在医学院里面怎么也是个出挑的校草级人物。

        可惜,盛安然最不喜欢带这样的学生。

        “盛老师,我叫陆乘风,”男孩冲着盛安然笑的一脸自信大方。

        “来之前没看过实习手册么?戴这么大一颗耳钉,是要告诉我们你来实习只是来体验生活?”盛安然的语气不善,冷冰冰的一句话落下,办公室里鸦雀无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