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564章 是我高估你了

第564章 是我高估你了

        这话一落下,那叫陆乘风的男孩脸上的笑意登时有些凝滞,却仍有些不甘,似乎是觉得失了面子,反驳道,“盛老师,我不觉得带耳钉跟我要当医生有什么冲突。”

        要是几年前盛安然刚开始带学生的时候,她一定会耐着性子说个所以然,但几年下来的沉稳冷静不是白练的。

        盛安然看了范琳双一眼,直截了当道,“这个学生我不带,其他的随便选一个跟着我就行。”

        医院的规定,副主任以上级别的医生每年至少要带一个实习生,要不是这个规定在,她压根一个都不想带。

        “盛老师,您这样以貌取人过分了吧?”陆乘风的声音叫住了盛安然离开的脚步,年轻人火气盛,一上来就咄咄逼人,“我不明白我错在哪儿了?”

        盛安然回头看了一眼,“范主任,我先走了。”

        这就是范琳双说的这批学生质量还不错?实习手册都没看明白,不错个鬼。

        “安然,你等等我,”范琳双从办公室里追了出来,“你这说话也太冲了,跟一帮不懂事的学生计较什么,咱们不都是这么过来的?”

        “少来,前两天你的实习生戴着订婚戒指上手术室,被你骂的哭晕过去这事儿不是你干的?”盛安然白了她一眼,“到我这儿就双标了?”

        “那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戴着这种容易脱落的首饰上手术台,一个不小心掉病人肚子里了谁负责?”盛安然抱着胳膊站定,“说吧,那小子什么来头。”

        要不是有点来头,范琳双怎么可能追出来跟她这么纠缠。

        话挑明了,范琳双只能坦白,两手一摊无奈道,“陆乘风是李院长夫人的侄子。”

        “所以呢?”

        每年都有这种关系户进来,盛安然也是见怪不怪了。

        “院长夫人的意思是,让你带他。”

        “我不带,”盛安然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那小子一看就是个花里胡哨的,就算是有点小聪明,想带出来也费事,与其费这个劲儿,她不如找个踏踏实实的跟着自己,就算最后没能培养出什么专家人才,起码不会祸害病人。

        像陆乘风这样的,还是趁早劝退了,回去干点别的最合适。

        “就当帮我一个忙行不行?”范琳双双手合十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算我欠你一个人情行不行?”

        “不是?你什么时候也吃这套了?”

        范琳双家里也是医学世家,自小有家里护着,专业素质又过硬,向来是刚正不阿,不事权贵的,何况她爷爷还是市医院的创始人之一,李院长见了都得礼让三分,院长夫人应该没这个本事让她折腰啊。

        说到这个,范琳双挠了挠头,尴尬道,“这不是……这不是前两天陪我爸去院长家喝酒,喝大了么?你也知道我这人,喝多了的话……”

        “你又随便承诺人家事儿了……”

        盛安然一脸恨铁不成钢,“喝酒闹出的事儿还少啊你?乔律师不是让你戒酒了么?”

        “那天他出差……”

        “那你卖你自己就算了,卖我?”

        “人家院长夫人知道你在心外的造诣比我高,指定了要你,不要我……”

        “我……”

        “要不你打我一顿,打完了解气。”

        看着范琳双垂着的脑袋,盛安然真想上去就是一个爆栗,半晌没好气道,“跟你家乔律师说,今年青檬的律师咨询费打六折。”

        “这……”

        “不行就算了。”

        “行行行,”范琳双一把拉住盛安然的胳膊,“六折就六折,我回去跟他说,只要你收下陆乘风就行。”

        “这可是你说的,”盛安然的脸上立马露出几分狡黠的笑意,从白大褂的衣兜里摸出手机晃了晃,“现在反悔也来不及了。”

        “你录音了?”范琳双瞪着眼,“我靠,无奸不商啊你,你的医者仁心呢?”

        “医者仁心也不妨碍日进斗金,正好这周末顾泽婚礼,到时候乔律师应该回来了,我会让秦波带着合约去的。”

        盛安然得意的收起手机揣进兜儿里,“我查房去了,你慢慢安排吧。”

        “喂——盛安然——”

        带个不成器的实习生而已,她该教的教,学不进去她也没办法,专业不行最后他也进不了临床的门,青檬那儿跟乔森的律所的律师费谈下来六折,血赚。

        另一边,郁家老宅。

        院子里摆着棋局,郁老爷子精神矍铄,正兴致高昂的和郁一一下棋。

        “少爷,”管家将郁南城迎进来,边走边说,“夫人早上还问呢,您和景希少爷什么时候回来,一家人一块儿吃饭。”

        “景希没回来,”郁南城应了一句,眼角的余光瞥见院子里郁一一的身影,问,“她什么时候学的下棋?”

        郁一一向来是个不学无术的,琴棋书画样样不通,她也没什么远大志向,乐得在郁家的庇佑下当个小米虫,天天就哄着老爷子高兴。

        “一一小姐现在长进了不少,棋下的很不错呢,偶尔还能赢老爷一盘。”

        “爷爷让着她的吧?”

        管家笑了笑,并不多话。

        那边郁一一下棋急眼了,“这不算,重来重来,我走错了。”

        郁老爷子一抬手,挡住郁一一要动棋盘的胳膊,“举棋无悔,你这丫头,我都让你多少次了,这次不行了。”

        “不行,您这样我可不跟您下了。”

        “这就是管家说的你长进了?”郁南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老爷子愣神的功夫,郁一一已经手快的将棋子倒了个个儿,得意道,“这下您没辙了,爸,我赢了。”

        “臭丫头棋品太差!”老爷子的语气里满是愤慨。

        “略略略,反正我赢了,”郁一一得意的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转头看向身后的郁南城,“什么叫我有点长进?说什么呢大侄子?”

        郁南城扫了棋盘上密密麻麻的黑白五子棋一眼,嘴角抽了抽,“的确,是我高估你了。”

        “今天怎么回来了?”郁老爷子苍老的声音打断了两个人的对话。

        “爷爷,”郁南城站的笔挺,毕恭毕敬的跟老爷子打了招呼,“刚从淮南回来,来看看您和妈。”

        “安然呢?来了吗?”老爷子的目光直接越过郁南城,往他身后望去。

        “她上班。”

        “那景希呢?”

        “景希在淮南。”

        “哦,”老爷子若有所思点点头,又问,“小星星和欢欢丫头……”

        “今天周三,她们上学。”

        问了一圈之后,老爷子的脸色登时淡了,万分嫌弃的丢下一句,“那你回来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