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八章 好面子的汉朝武人

第八章 好面子的汉朝武人

        黄忠让刘琦在校场稍作等候,然后他自去休息的士卒中,寻了一个年轻的兵勇来到了刘琦的面前。

        那年轻兵卒一身布甲,面黄肌瘦,外形颇显羸弱,看着跟刘琦一般年纪,都是十七八岁的样子。

        黄忠吩咐那小卒道:“还不见过掾史。”

        那小卒犹疑地看了刘琦一眼,拱手道:“黄叙见过掾史。”

        “黄叙?”刘琦念了一遍这名儿,看向黄忠:“这少年莫不是黄司马的……?”

        “正是犬儿,现在军中听用,他一身本领得老夫真传,若掾史不弃,可带在身边,翌日有吩咐黄某之事,可遣此子前来相告,他定能胜任!”

        刘琦的嘴角挂起了一丝笑容,他大概能够揣摩出黄忠的想法。

        黄忠确实是真心实意的想效忠刘表,可眼下他还没亲眼见过刘表本人,为了显示诚意,便将其子安置在自己身边,同时也想给他儿子谋个前程。

        可怜天下父母心,古今皆如此。

        刘琦问黄叙道:“黄叙,汝多大年纪,现居何职?”

        黄叙蜡黄的脸上隐隐泛起一丝潮红,低声道:“现任步弓手。”

        “噗!”

        刘磐笑了一声。

        刘琦皱眉看了看他:“注意礼数。”

        刘磐看向黄忠,大咧咧地问道:“黄司马,令郎连个伍长都不是?你就往我兄弟身边指派,是不是有点……”

        黄忠尴尬的笑了两声。

        一旁的黄叙不乐意了,道:“吾刚入营,尚未建功,又不曾借父之名,日后当全凭一身本领晋升,眼下地位不高有何奇哉?”

        刘磐嘿嘿笑了两声:“小子口气倒是不小,听汝言下之意,莫不是身怀万夫莫敌之能?”

        黄叙一脸漠然道:“匹敌万夫不敢言,但打阁下这样的,十个八个应不在话下。”

        武者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面子!

        黄叙要面子,刘磐更要!

        刘琦隐隐有一种错觉,他感觉身边的刘磐体温正在极速蹿升,好像是在聚气提升战斗力,周围空气中的水蒸气似乎都要被他的火气给蒸发掉了。

        这是要变身的节奏啊!

        刘磐捏了捏手掌的骨关节,发出“嘎嘣”的轻响。

        “行!好小子,有志气!那咱们便来过两手,如何?”

        黄忠见状急了,他虽不知道刘磐身份,但看这人的样子,似与刘琦极为亲密,应也是有一定身份。

        若两人当真动手,无论结果如何,大家面上都不好看。

        黄忠忙道:“掾史,这比试还是算了吧,叙儿虽年轻,但一身武艺却是得黄某真传,出手少有轻重……”

        刘琦闻言有些头疼。

        这些东汉的武人,情商真是忽高忽低!

        你这么说话,不是摆明了说刘磐打不过你儿子?劝架有这么劝的么?

        果然,刘磐火了!

        “黄司马的意思,是令郎武艺得汝之真传,足可纵横天下了?”

        黄忠闻言没吭声,居然特么默认了。

        刘磐一脸诧然地对刘琦道:“堂弟,你找的这父子俩,是不是有些太狂了?”

        刘琦轻咳一声,尴尬道:“人家父子真有本事的。”

        “有没有本事,不是嘴上说的!”

        刘琦见事已至此,决定索性顺水推舟让他们比划一下。

        毕竟他也想看看黄家父子的能耐。

        刘琦对黄叙道:“黄叙,汝稍后无需拘谨,尽管放手为之,吾堂兄虽好斗,却是坦荡之人,赢的起也输的起,他今日执意与你较量,绝无他意,就是手脚痒了,想找个人切磋切磋。”

        别看黄叙外貌瘦弱,却也年轻气盛,一身傲骨。

        他嘀咕道:“手脚痒了,也不至于找死啊。”

        刘琦:“……”

        真是有一个算一个!

        刘磐,黄忠,黄叙!东汉的武人一到了较技的场合,都这么能装牛逼么?

        他们知不知道‘谦让’二字怎么写?

        黄忠闻言吓了一跳,抬手推了黄叙的肩膀一把,差点没将他推个跟头。

        黄叙疑惑地转头看向他爹,却见黄忠板起面孔,严肃道:“稍后动起手来,如何打汝自己掂量着办!若再敢把人打残了,莫怪为父与汝翻脸!”

        刘琦不太想听他们说话了……

        几人来到一块空地上,刘磐便开始在原地上下蹲起,扭动身躯,活动着身体和手脚的各处关节。

        看着一脸淡然的黄氏父子,刘琦有点后悔答应他们比试。

        堂兄领着族中三百壮丁随自己来荆州,刚到地儿没几天若就被人打残……自己今后该如何面对他?又该如何面对大伯?

        他想了下,试着劝刘磐道:“堂兄,我看他父子话里话外,说的神乎其技,挺悬乎的,要不咱还是别比了?”

        刘磐一翻白眼:“吹嘘之言而已!有甚惧哉?真正有本领之人从不夸口,汝看看为兄,便从不吹嘘!”

        “要不我先回去给你预备些金疮药来?”刘琦关心他道。

        “用不着,汝闪开些,莫让我拳风刮伤了你!”

        刘琦:“……”

        这就是从来都不吹嘘的人?

        两人对立站定后,黄忠命人送来两柄宽木剑,木剑无法开刃,剑头也是圆的,并不锋利,两人用之交手倒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刘磐接过木剑,冲着黄叙比划道:“过来!看汝有多少斤两!”

        黄叙斜眼瞅了瞅一脸严肃的黄忠,想起父亲适才的威胁,心中忐忑,并不着急出手。

        刘磐见黄叙不动手,便自己跨步去用木剑去刺他。

        剑速颇快,划开空气直奔黄叙咽喉!

        黄叙向后退了一步,手腕一翻,用手中木剑将刘磐的剑轻轻向上挑开。

        “咦?”

        刘磐愣住了。

        适才那一剑他可是用了七分力道,且角度也颇刁钻,居然这么容易就被对方化解了?

        刘磐不再轻敌,又仗剑而上,手中木剑连续击出,时而用截、时而用削、时而用刺。

        剑乃百兵之首,几乎每一个世家武子都要接触,别说是刘磐了,便是刘琦也颇算精通剑道。

        但面对黄叙,刘磐手中的剑无论如何变化,都不能够破了他的防守。

        两个人在原地画圈似的交手,刘磐主攻,黄叙主守,不多时便往来对了二十多招。

        刘磐的剑术确实了得,截、削、刺等三式被他发挥的淋漓尽致,但却始终攻不破黄叙的防守。

        但黄叙只是躲闪防守,并不还击,因为事前被其父威胁,因而多少有些放不开。

        刘磐有些急了,他一边加快刺剑的速度快攻黄叙,一边喝道:“黄叙!汝只防不攻,是看吾不起?”

        黄叙阴沉着脸,依旧紧守门户,不吭一声。

        “赶紧出手!汝不还手,某便日日寻汝较技,那时你我不死不休!”

        此言一出,黄叙彻底怒了!

        他不再留手,挥舞木剑迅速反攻,速度奇快,招招向着刘磐无法着力之处的膝盖,胫骨,手腕等处攻去,剑峰所指,可谓极其刁钻。

        刘磐则是由进攻转为守式,被黄叙逼的左挪右腾,很是狼狈。

        但与适才的愤怒相比,此刻的刘磐明显多了几分兴奋,口中连连大呼过瘾。

        而出乎刘琦意料的是,黄叙骤然使出全力反攻,虽然逼的刘磐狼狈不堪,但刘磐却依旧可以守住门户,连挡黄叙二十多剑。

        而黄叙的脸上,竟也开始露出了钦佩之色!

        眼见刘磐快要支撑不住,刘琦觉得时候也差不多了,再打下去只怕会有问题,随对黄忠道:“汉升,可否能让他二人罢战?”

        黄忠回答一声:“可以。”

        他大步上前,踏入两人的战圈,一伸脚直接勾住了黄叙的一条腿,将他绊了一个蹡踉,然后伸手攥拳抓住黄叙握剑的手腕。

        “撤手。”黄忠淡淡道。

        黄叙诧然的看着黄忠,虽然知晓自己父亲的本事,但他委实没想到父亲居然能够在自己出快剑的时候,一招便将自己制住。

        黄忠道:“光看手中之刃,却不防下盘,若遇高人,两式之间便取汝性命!”

        黄叙急忙道:“儿受教了。”

        却见刘琦走了过来,对黄叙道:“黄叙,你果有好武艺,堂兄亦是一样……两位棋逢对手,将遇良才,适才看的某眼都花了,汝有这等本事,在这小县为卒确实屈才……万里山河、沙场烽烟之地才是男儿当纵横驰骋之地!”

        收揽黄叙这样的毛头小子,与收揽黄忠这样的中年人不同,要让他们感觉到激情,要让他们感受到澎湃,也要让他们感受到豪情。

        黄叙叹了口气,道:“我不过一步卒而已,如何能纵横万里?”

        刘琦微笑道:“如何不能?刘府君唯才是举,不论出身年齿,只要有本领,便一概接纳,你看我,年纪和你一般大小,不也是受任为掾史,身担千钧重任来荆州了么?”

        刘磐歇息够了,也走过来,拍着黄叙的肩膀道:“黄兄,适才是某出言无状,兄弟是个有本事的!跟我们走吧,你我一起干番大事!”

        黄叙脸色发红,对刘磐道:“适才黄某无礼过甚,请勿怪罪。”

        顿了顿,他又对刘琦道:“承蒙掾史这般看重,黄叙愿追随掾史同为刘府君效力。”

        刘琦闻言笑了:“勿称掾史,太生疏了!今后大家便是同僚,如蒙不弃,咱在场中人便结为兄弟,如何?”

        这一下子,不仅是黄叙,就连黄忠和刘磐都愣住了。

        刘磐凑到刘琦身边低声道:“堂弟,如此不妥吧?在场中人,黄氏两人乃父子也,如何结拜?这岂不弄乱人家辈分?”

        刘琦干巴巴地道:“我是要跟黄叙结拜,堂兄别咬文嚼字。”

        即使如此,刘磐也觉得有些不妥。

        就算是黄叙有本事,但毕竟只是一个步卒,刘琦身为刺史掾史,乃州佐官,如此岂不自降身价?

        刘琦自然是知道在这个阶级鲜明的社会,自己这般行径过于惊世骇俗。

        但他也知道,眼下跟黄叙结拜,是他收拢黄家父子最好的机会。

        黄忠和黄叙眼下效忠的,其实还是刘表,而不是他刘琦,刘琦只是刘表的代言人而已。

        要把他们父子绑在他刘琦的战车上,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结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