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刘琦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血之筵宴

第十五章 血之筵宴

        苏代干瘪的身躯从黄忠的手中滑落,适才还是盛气凌人的长沙郡守,五宗族长之一的大人物,此刻竟然变成了一堆没有任何生气的死肉,瘫软在了地上,他一双眼睛瞪大着向往凸出,空洞的盯着那个将他头颅拧断的军汉,但仅仅只是盯着,其眸中已没了其他感情色彩。

        他至死都不敢相信,刘琦居然真的令人杀了他。

        “兄长!”苏代之弟苏焕悲痛的高呼。

        “汝安敢杀人!”

        一旁的许氏族长暴怒的站起身来,怒气冲冲的奔向黄忠。

        接着他看到黄忠突然从腰间抽出一柄短刃弯刀,接着他看到一阵白光划过,自己的头颅飞上了半空中,呈现一百八十度转角的浏览了一遍这个世界,接着……

        就没有接着了。

        一声闷响,许氏族长的人头亦已落地,鲜血在地上划成了一条长线。

        “杀人了!”

        “姓刘的小贼杀人了!”

        “汝、汝好大的狗胆!”

        在场的宗族首领们顷刻间乱成一团,适才还是颇显祥和花园氛围陡然改变,首领们纷纷起身,有一些携带兵刃的去摸藏在衣中的短兵械,要跟刘琦拼个死活。

        黄忠杀人,是一个信号!杀人会后,便见从院子的角落中,突然又冲出了十八个人,他们手中都攥着长剑,一脸冷然的冲进了以苏氏、张氏、贝氏等人为首的那些宗族席间,手中的兵械如毒蛇吐信,掀起一阵血雾,眨眼间又有数名宗族首领倒在了地上。

        蔡瑁和蒯良身后筵席的那些宗族首领也想起身,却见蔡,蒯二人突然站起身来,高声喝止他们。

        蔡瑁高声道:“今日之事,与尔等尽皆无干,若有附逆者——死!”

        蒯良脸上的表情有些沉痛,道:“愿随吾和伯珪拥护刘刺史者,日后还是蔡蒯两族之友,亦可成府君坐上之宾,公等当仔细揣摩,不可妄行。”

        这话说完之后,黄、习、向、刁等平日里与蔡、蒯两家交好的那些族长,又哪里不会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摆明了是蔡、蒯两家已经投靠了刘表了。

        再看看那边以张、苏、贝等家为首的宗族席间掀起的一阵阵刀光血幕,哪里还敢有人替他们出头?

        眼下这情况,出头怕也是死!

        这些宗族首领不约而同的慢慢坐下,有的甚至是哆哆嗦嗦的向远处避开,生怕被误当成了苏家,贝家等族的附庸,一并诛连。

        另外一边的席间,十八名手持利刃的军汉,犹如虎入群羊一般,他们虽然人少,但却占据上风,将那些贼首逐个击杀,毫不留情,哪怕是面前有哭嚎告饶之人,也是一剑杀!

        因为他们得到的军令,便是将这些人屠戮殆尽。

        眼看着身边的同僚一个个倒在了血泊中,贝羽,张方,苏焕等人陷入了疯狂的状态。

        贝羽一指不远处,站在台阶上的刘琦,嘶声裂肺地道:“小贼!汝好狠毒的心肠,老子与汝玉石俱焚!”

        贝羽的话激发起了一些宗贼的怒火,他们不管那些冲入席间的杀手,而是不管自身死活,疯了一样的向着刘琦冲去。

        但就在这个节骨眼,却见黄忠左手持着短刃,右手提着一面长案,挡在了刘琦和那些宗贼之间。

        刘琦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黄忠背影,瞳孔剧烈收缩,心脏仿佛都要停跳了一拍。

        正午的阳光,照出了一个顶天立地的影子。

        一夫当关!

        眼看着贝羽嘶吼着向刘琦冲来,黄忠岿然不动,猛然一脚踹出,踢在贝羽的胸口,直接将他踢的倒飞了出去。

        贝羽尚在半空中就‘哇’的喷出一口鲜血,落地时抽搐了两下,然后便不动弹了。

        竟是死了!

        刘琦深吸口气,心中惊诧于黄忠的能耐,当然又暗喜于这样猛将如今已在自己麾下。

        直到这个时候,刘琦才算是真正见识到了五虎将黄忠的勇武……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那些被屠戮的宗贼们已经失去了理智,他们要么拼命的向院外跑,要么就拼了命的奔着刘琦冲去。

        往院外跑的人,自然有黄忠手下的十八军汉进行屠杀,而冲向刘琦的人,皆被黄忠一人挡住。

        在贝羽之后,苏焕再度冲向了刘琦。

        黄忠挥动手中那张桌案,一个横击打在了苏焕的脸颊上,苏焕在奔跑中遭受到这重重一击,脑袋情不自禁的歪了下去,无声无息的跪倒在地——竟是被打的胫骨碎裂,气绝当场。

        黄忠手中不停,挥舞着和短刃,肆意展开杀戮,手下竟无一合之敌,随着涌过来的人越来越多,黄忠也渐渐地失去了开始的从容,取而代之的是……

        亢奋!

        黄忠手中的长案如同带着森森的死气,但凡冲到近前的无不当者立死!

        原本想奔着刘琦冲去杀他的那些宗贼,无不看的呆了。

        他们从未想过杀人竟然是这么简单,那军汉甚至连兵器都不需要——只是的狠狠将长案砸在人的身上就可以!

        简单、高效、致命!

        如同麻木的鬼神一样不停地重复着动作!

        血水延着台阶流下去,淌成小河,漫过人的脚面,

        鲜血、尸块、内脏的碎块溅得到处都是,地上、墙上、院中花间、甚至几案的盘盏之内。

        宗贼的人头被踢的在地上乱滚,犹自睁着不甘的眼睛。

        是的,他们不甘心也不服气!他们更是想不到,一个少年竟然敢在邀请他们的宴席上,一举将他们数十人全部杀掉

        所有的宾客全都呆住了,没被卷入其中的人瑟瑟发抖,有的甚至用长袖挡住眼帘,不忍直视。

        被杀的客人,占到了客人总数的一半以上,而且是势力最大的三批!

        这小掾史疯了!他要做什么?他会不会发疯起来,把大家全都杀了?

        看着那些红着眼睛的杀手,剩余的人全都呆若木鸡,除了被血腥气刺激的呕吐声外,院内再无其他声响。

        园内的血色恐怖终于镇住了宗贼,他们的意志崩溃了。

        在同伴不断死亡的威胁下,终于有人痛哭流涕的跪下来苦苦哀求。

        而随着一个人跪倒,跪在地上的人越来越多。

        “掾史大人饶命啊!”一名宗贼首领跪倒在地上,哭嚎道:“这一切与某无关呐!”

        “掾史饶命,掾史饶命!”

        “在荆州为恶者,皆贝氏与苏氏,求掾史放过我等吧!!

        “掾史,某愿意献上全部家资,以求保全!”

        看着这些人开始求饶,黄忠停下了手中杀人的动作,转头看向刘琦。

        “按计划全杀,只是留下张方。”刘琦淡淡言道。

        凭心而论,他不是嗜杀的人,他从文明社会穿越而来,就生长环境而言,他比这个时代每一个人都更看不惯鲜血和死人。

        但现如今的刘琦,已经站在了这个时代的风口浪尖,他虽然不喜杀戮,但他明白,从他来到荆州那一刻开始,他就必须要放弃脑中天真的想法,为了自己的信念,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驿舍园中的杀戮继续上演着。

        ……

        而另外一边,刘磐率领刘家的三百士卒,与蔡瑁之弟蔡中、蔡和来到了安置那些宗族随从所在之地。

        驿舍中的声音闹的很大,有些宗贼的手下已经起身,准备去救自家主人。

        然他们尚未行动,便见刘磐等人冲进了偏院。

        前排诸人张弓搭箭,瞄准了那些宗贼手下,并有百人手持长剑,护持在弓弩手的身边。

        这些宗族随从足有千人,一旦闹起来了,必然是巨大的隐患。

        但由于这些人中,有四成是亲近于蔡氏和蒯氏的,有蔡瑁之地蔡中和蔡和在,那些亲近于蔡氏和蒯氏的宗族手下便不会轻动。

        蔡中站将出来,冲着那些人喊道:“荆楚宗族,今日相助刘府君除贼,尔等族主现皆在席中相助,令尔等不可妄动,违令者皆死!”

        蔡中和蔡和身为蔡瑁之弟,多行走于诸族之中,自然很多人认的,场间有一半人的家主都与蔡家亲信,见他们两人在此,便不在疑虑,待在原地没动。

        而剩下的人,各自为政,面对刘磐所率领的三百虎狼全副武装,又用弓弩直对他们,这些人当中也没有领头人,并无统一调令,他们心中既惊且惧,即使听到不远处的驿馆中有喊杀之声,也不敢轻举妄动。

        而且蔡中的话说的很模糊,他说‘尔等族主除贼’,眼下这些随从心中忐忑,不知自家主子是被除的贼,还是协同除贼的。

        形势就这么僵持在这里。

        刘磐一边祈祷驿舍内的大事赶紧结束,一边盯紧眼前的这群宗族手下。

        “堂弟啊堂弟,今日便是鼎定大局之时啊!”刘磐在心中默默念叨道。